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55章 元婴修士的对峙

755章 元婴修士的对峙

  “可惜了。”陆小天看到那实力强大的妖鹰被那黑轮斩成两半,大量的精血自空中洒下时,心里别是一番滋味,自己如果能得到那些精血,估计又能多逃一段了。

  这玄魇鬼王当真是强得离谱,先斩了一个元婴期的绿袍老者,现在又击杀了一只十阶以上的妖禽,虽然趁着一点耽误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不过这点距离对于玄魇鬼王而言微不足道。

  时隔半年,数万里之遥对方都能找到他,更何况眼前这片刻的功夫。陆小天暗自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杀那玄荫了,这个家伙虽然可恨一些,但带来的麻烦太大了,杀了那家伙,除了获得一些用不到的鬼族之物,还有那神秘莫测的噬阴鬼轮,并没有多大好处。

  真正能派上用场的还是这蝠王法翼,当时杀那玄荫,更多的原因恐怕是出自于对方所带来的威胁。没想到现在招惹到更大一个。

  黑天山脉在脚下疾驰,陆小天隐隐在山头上看到一只立起的黑熊妖,熊头人身,两只眼睛冷漠地看过来,陆小天吓了一跳,稍微绕了一下,没敢从其领地过,身后的玄魇鬼王对于此妖似乎也有些忌惮,没有像之前那般张狂。

  可惜没打起来,陆小天撇了撇嘴,一路亡命的逃走。也不知飞了多久,远远的,一座看上去像是傲立于起伏青山中血狮一般的山岭,陆小天顿时大喜。

  血狮山,终于到了,当初云崖拍卖会便在此地举行。一如既往,血狮城中有不少侍卫,来回巡防,往来的有不少金丹和筑基修士,只是比起当初举行云崖拍卖会的时候,人数要少了很多。

  “咦,刚才有什么东西从这里经过。”一个身着灵甲的筑基青年修士感觉到一阵风吹过似的,隐隐带点血红色的淡光。转过身去,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不会吧,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胡秦,这段时间你老是借故偷懒,可不要太过份了。否则你二叔也保不了你。血狮岭可不要只会偷奸耍滑的人。”

  领头的老者目光严厉地扫过方才出声的筑基佬青年胡秦。

  胡秦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但却找不到话来反驳。

  陆小天收起双翼,眼神担忧地看了身后一眼,血狮城规模依旧,在这里的修士数以万计,那玄魇鬼王应该不敢来犯吧,蝠王法翼中的精血虽然还能再支撑一段时间,可一直这样逃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有要消耗完的时候,再这样下去,恐怕也只有逃到无伤城了。

  “咦,这位道友倒是面生得很,可是我血狮城的人?”一个摆摊的独臂汉子,诧异地打量着陆小天道。

  “呃,不是血狮城的,不过以前来过。”陆小天道。

  “噢,我这里有大量的妖兽材料,还有年份久远的灵草,灵木,各种炼制珍贵法器的矿石。道友可有需要?”独臂汉子忽然压低了声音道。

  “是吗?听说这段时间不太平,血狮城倒是个例外,不过也不知道血狮老祖是不是在这里,否则万一来了个厉害的妖修,咱们可真是逃都来不及逃呢。”陆小天蹲下,随意打量着摊位上的妖兽材料。他的注意力自然不在这些材料上,而是借机向对方套话。

  “你来这一带没有多久吧,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血狮老祖这些年一直都在修炼,血狮老祖之所以在此处建立仙城,便是因为此地得天独厚的条件,有利于血狮老祖的修炼,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是不会轻易离开的。”独臂汉子说道。

  “这血狮城除了血狮老祖之外,可还有其他厉害的元婴老祖?”陆小天又道。玄魇鬼王委实是凶焰滔天,寻常的元婴修士根本不是对手,如果血狮城能有数个金丹修士,自然把握要大增。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喂,东西你到底还要不要。”独臂汉子见陆小天只是问话,左看右看,也没表现出要东西的打算,当即面色不太好了。

  被看出来了,陆小天苦笑一声,准备放下东西走人,忽然陆小天身体一僵,一片阴云已经自远方飘至,所过之处,妖兽奔走,灵禽惊避。还有大量骇然抬头的修士。

  那些修为低的筑基修士,甚至一些炼气期修士直接被庞大的邪异压力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陆小天心里一阵紧张,准备随时祭出蝠王法翼再次跑路。看到那阴云越来越近,陆小天心里暗自着急,怎么这血狮老祖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是没在,或者是不敢出来吧。

  算了,还是一走了之,先去无伤城再说。眼瞅着阴云便要来到头顶,陆小天不敢再辽搁下去。正准备离开。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血狮城最为核心的区域响起。

  “何方鬼修,竟然如此大胆,擅闯老夫的血狮城。”

  苍老的声音中,一道血光冲天而起,血光之中,一名火红长发及肩,根根炸立如同狮毛的粗壮男子,看上只是中年人的面孔,显得比声音要年轻许多,其座下一只通体血红的巨狮,张牙舞爪。只不守在阴云面前,却显得颇多忌惮。

  又是一青一蓝,两道光芒闪动,一男一女,两名衣袂飘飘的白衣修士出现在血狮老祖身侧。

  是血狮老祖,看那座下的血狮气息,竟然至少也是一只十阶妖物。还有一对能直面玄魇鬼王的中年男女,陆小天心中大喜,一路逃到这里,总算是能喘口气了。

  “看样子不像是普通的鬼修,这气势,竟然像是正统的鬼族。黑天山脉,已经数百年没有见过鬼族出没了,没想到这次居然还来了一个厉害角色。”那白衣男子冷声说了一句。

  “废话少说,老夫这次兴师动众,只为追寻一个人族的小子而来,此刻对方便在你们这小城之中,让到一边,让老夫带走那小子,大家相安无事。”

  亩许大小的阴云停在距离血狮城不过十数里开外的半空之中,两只绿油油的眼睛从阴云中浮起,目光幽冷。

  陆小天心里一紧,悄然向后退了数步,若是这血狮老祖畏于对方的威势将自己交出去,可没地方哭去,此地不宜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