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56章 鬼曜!

756章 鬼曜!


  “好大的口气,数百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威胁血狮城。”血狮老祖闻言大怒,“别说不知道你要找的人是否在血狮城,就算是知道,也不可能交给你一个鬼族。”

  陆小天稍稍松了口气,暗道自己恐怕是看到这玄魇鬼王接连诛杀了绿袍老者与实力十阶以上的妖鹰时,有些被吓到了,这血狮老祖终归是一个人族修士,此时又有两个臂助。

  下方还有成千上万的修士看着,如果任由玄魇鬼王在城中一阵搜刮,血狮老祖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桀桀,老夫也有数百年没有屠城过了。既然你们找死,老夫便成全你们。”玄魇鬼王一阵怪笑。

  “大言不惭!”那白衣男子性情暴烈,首先按捺不住,伸手一摊,一只方天金印狂涨。

  那方天金印对着远处的阴云一盖,金光暴现,仿佛天都要被压破一方。

  白衣女子祭出一件青色古筝,伸指一弹,古筝朝前飞出,与方天金印一左一右,古筝虚空而弹,筝弦自行拨动,一道道让人头昏耳胀的气劲自那古筝上发出。

  “血海狮域!”面对眼前的玄魇鬼王,血狮老祖显得要凝重不少,嘴里冷冷吐出数字,张嘴一吐,一只白净小瓶吐出,那白净小瓶倾倒,大量血液一般的液体从中倾泻而出,转眼间,便已经扩散至空中十数里的范围内,血浪翻滚。惊涛拍岸一般,直击半空之上的那团阴云。

  血狮老祖座下那血狮看到此景,仰首长嗷。

  陆小天同样捂着耳朵,但眼睛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空中元婴老祖同玄魇鬼王交手的这一幕。以他的地位,想要亲眼看到元婴修士交手可不容易。

  至于其他人,脸上或是露出些兴奋的神色,或是害怕不矣,唯恐被元婴老祖与鬼族之间的大战波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哪怕是被一小股杂乱的力量击中,也可能是形神俱灭的下场。尤其是那些筑基修士,还有炼气期的修士。一旦受到波及,几乎是必死无疑。

  血狮老祖几人出手声势滔天,远超陆小天的想象,可是看到对面那不动如山般的阴云,陆小天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鬼曜!”果然,陆小天的猜测没有持续多久,那翻滚的阴云冷冷吐出两个字。

  拳头大小,绿油油的眸子阴冷得便像万年寒潭一般。

  阴云一阵卷动,里面一只黑色不过尺许方圆的圆形小球从阴云中缓缓离开,然后逐渐上升。

  陆小天远远看去,仿佛一轮黑日在空中升起,那黑色小球看上去不大,可占地宽广的血狮城在那黑球的照映之下,都显得极其渺小。

  一道道丝线照下,仿佛黑日所发出的光线。

  滋滋,翻腾,惊涛怒拍的血海狮域在这黑日的照映下,开始以肉眼呆见的速度蒸腾。化作一股股白气消失不见。

  而那方天金印与青色古筝,似乎也经不起黑日的暴晒,言天金印的金光被黑色丝线不断地残食。青色古筝在空中所发出的尖利之声此时似乎变成了一道道呜咽。

  “什么?”血狮老祖,白衣男女齐齐色变,似乎有些难以接受眼前的这一幕。各自胀红着脸,滔天的法力激荡开来,似乎要在这黑日的照映下另外撑起一片天域,金光大作,古筝狂奏。血海翻滚,狂狮怒号。

  阳光般的黑色丝线似乎有所消退,只不过很快,又被重新笼罩起来。

  看着那黑日逐渐爬升,无穷的黑暗笼罩过来,转眼间要罩住整个血狮城,陆小天面沉似水。身后淡红色的光芒闪过,双翼微动,人便已经迅速蹿出了血狮城,他有一个感觉,如果待那黑日罩住整个血狮城,锁定住他,他便是想逃都逃不了了。

  仓促之间,陆小天回望一眼,大量的炼气修士被那黑日照映,鬼气遮天。数以千计的炼气期修士身体竟然开始如同冰雪般融化。

  凄厉的惨叫声连成一片。这些被融化的炼气修士,变成一丝丝阴森的鬼气,偶尔也会有几个修士由于修为更高,只有血肉融化,变成一具半残,或者是完整的白骨,眼中微弱的磷火满是错鄂。似乎成了一具灵识极其低下的骷髅。

  远空之中,黑日照映之下,血狮城已经完全笼罩在阴森鬼气之中。而那半空的血狮老祖,白衣男女。此时如同沐浴在黑色如墨的阳光中,体表都多了一层黑色,已经看不清楚具体的长相,只是从其剧烈变化的动作,可以看出几人在极其痛苦的挣扎。

  陆小天心里一片前所未有的惊悸,整个血狮城,那些还残存的金丹修士亡命奔逃,也有不少见机得早,从城内逃出的,这些人四面八方逃散开来,唯恐在血狮城内再多留一瞬。

  荒山野岭,妖禽惊飞,妖兽奔走。四周的灵树,灵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失去生命力。原本郁郁葱葱的血狮城以及周围方圆数百里的地域,都变得一片荒凉。

  原本生机勃勃的城池,此时如同炼狱。来不及逃走的修士,都在黑日之下神形俱灭,或是变成半残不残的骷髅。

  鬼王后期之威,竟至如斯!陆小天心里不的荒凉,便是此时的自己,在对方的凶威之下,亦如草芥。

  半空中,血狮老祖与他的灵兽血狮,还有白衣男女,身体已经开始消融,只剩下腰身以下的脚还在挣扎。

  陆小天身后的蝠王法翼猛扇。再无丝毫侥幸的心理,只想有多远逃多远,离这可怕的玄魇鬼王越远越好。

  “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玄魇鬼王的声音自后方传来,飘乎异常。

  陆小天背后一阵凉馊馊的,心里却是一阵冷笑,你虽然厉害,但也绝非没人治得了,莫非真把自己当成了化神修士不成,人族之中也有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未必镇压不了你这鬼族。

  山川在脚下以惊人的速度后退,无伤城已经越来越近,被这玄魇鬼王追得几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时除了无伤城,陆小天当真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那噬阴鬼轮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值得玄魇鬼王如此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