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65章 阴螭寒雾

765章 阴螭寒雾


  “你现在来的也不过一具替身,能奈何得了我们这么多人?”独臂道姑冷叱一声道。

  “寒广,寒竞,起阵!”寒螭老祖懒得再说废话,直接下令道。

  “是,老祖!”那两名青衣男子身上寒气大作,一丝丝雾气萦绕在脸上,看不出真实的面容。

  两人各自祭出四只阵旗,那阵旗之上各有一只弯勾形,通体晶莹的奇形兵刃。

  随着两人挥出阵旗,阵旗在法力的激发下迎风而涨,将众人罩入其中。

  旌旗列列,迎着海风卷动。

  两个青衣男子,各自盘坐于一面阵旗之下,手上不断地变幻着各种法诀。

  原本潮湿的海风此时寒气凉冽,吹在人身上如同刀割一般,便是修士也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

  一只只冰晶般的弯勾形兵刃在阵旗卷动中飞出,转眼间便已经多达数十上百只,每只攻击力虽然不大,但胜在数量够多。

  从每一杆阵旗中涌出来,四面八方。

  叮叮....

  周浅儿等人各自祭出丹元法器阻挡这些弯勾形兵刃,空中一片撞击声不绝于耳。虽然一时间还能抵挡得住,但这些弯勾形兵刃被击开只是在阵形中打了个弯,便又重新绕了回来,力道不减。

  一道惨叫声响起,光头兄弟中的一人惨叫一声,被弯勾形兵刃斩中,削下了一只耳朵,险些脑袋都削成了两片。不过耳朵被削下来的地方,上面已经结了小片的冰块。光头汉子感觉脑袋被寒气侵袭,都麻木了小半边。

  动作略一迟顿,另外几只弯勾形兵刃便从其后背处掩杀过来,光头壮汉身体如遭雷击,转瞬间,便破了几个窟窿,血流如柱。光头汉子的身体失去了主宰,径直向海面坠去。

  “大哥!”另外一名光头汉子悲痛不已,但此时在阵法的攻击之下,却只能勉强自保。

  “陆道友,有没有办法破阵?否则大家都得交待在这里。”周浅儿护着富姣姣焦急地看向陆小天道。

  “想要出阵,帮我挡阵法的攻击。”陆小天同时给周浅儿与独臂道姑传音道。

  两人相继点头,哪怕独臂道姑以前与陆小天有过节,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独臂道姑手中的拂尘一挥,无数道银丝如同细长但却十分坚韧的银针一般,密不透风的打在那弯勾形冰刃上。

  这奇门法阵着实厉害,陆小天自忖以自己的实力,想要破除这两人同时控制的阵法绝不容易,费时良久,而且对方也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陆小天飞到阵落的一角,靠近靠北面的阵旗。一拍灵兽袋,黑乎乎的一截小虫从里面飞出。

  破界虫兴奋地扭动着身体,无视阵旗处凛冽的寒风。张嘴大咬。

  两个主持阵法的青衣修士身体一震,感觉到整个法阵都在颤动,眼神落在黑乎乎的破界虫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死!”这套法阵是他们两人在修仙界中安身立命之本,岂能被毁。两人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气,从阵长上涌出大量的弯勾形兵刃,向破界虫斩杀过来。

  陆小天冷哼一声,破界虫是他的心头肉,岂会让这两人轻易得手,伸手一托,镇妖塔随意而动,在空中急剧放大,对着破界早一罩,巨大的宝塔将破界虫护在中间。

  大量的弯勾形兵刃斩在镇妖塔上,陆小天的面色也是一白,这样硬撑阵法的攻击,哪怕是以他此时的境界修为,也无法扛住多久的时间。

  两人看到自己同时控制的阵法之力竟然为陆小天一人所挡,心里涌起一丝恐惧,不过来不及担心多久。被破界虫啃噬的那面阵旗忽然间冒起一阵青烟,灵气大减。

  整个阵法如同一个铁桶突然出现了一个窟窿。陆小天伸手一招,将破界虫与镇妖塔同时收回。

  独臂道姑等人面色大喜,与陆小天先后逃出阵外。

  “寒螭老祖,请恕我等无能,未能将这些人悉数击杀!”两名青衣修士满脸肉痛地收回剩下的阵旗,一脸愤懑,且羞愧地向面冷如铁,一直闭目养神的寒螭老祖弯腰道。

  “废物,连阵法都被毁了,既然如此,留着你们两个也没什么用了,跟着一起上路吧。”寒螭老祖双目陡增,那瞳孔深处,似有雪花飘藩。

  寒螭老祖衣袖一卷,那袖口中飞出一只葫芦,葫芦嘴一开,海面之上,大风呼啸,波涛再起。

  数十里方圆内的汹涌的浪涛拍打空中,却在汹涌中凝固,海面变成一片晶白的冰川,大量白濛濛的寒气自寒螭老祖的大袖中的葫芦里翻涌而出。

  “阴螭冰雾!”独臂道姑看到那翻滚的白濛濛雾气,禁不住面色大变。

  寒雾在大风中呼啸,却是凝而不散,倾刻间便萦绕在方圆数十里的范围之内。

  光头汉子等人惊叫一声,牙关有些发擅的一阵阵磕动,哪怕是撑起护身灵罩,身体仍然被惊人的奇寒侵袭得一阵阵打摆子。

  光头汉子面色乌青,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作僵硬,速度渐慢。

  那两史此前布置阵法的青衣修士,在阴螭寒雾的侵袭之下,作为阵法师,本不以法力见长,反应跟光头汉子也差不多,竭力运转法力抵挡,却在几乎没有穷尽的阴螭寒雾之下,法力渐渐枯竭。

  “你们以为本座的真身不至,便收拾不了你们?这具替身是极大的约束了本座的实力,根本无法容纳本座修炼出来的阴螭冰雾,只能用这浩阴葫装一部分,哪怕是威力大减,想来对付你们这些金丹小辈是足够了。”

  寒螭老祖阴森一笑。立于呼啸的寒风之中,丝毫未受到影响。

  片刻间,剩下的一名光头修士法力不继,无法再抵挡白雾中的奇寒。眼皮子越来越重,转瞬间,被阴螭冰雾侵入体内,光头修士体内的血液,甚至连神识都被凝固,此前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此时被冻成了一个冰陀子飘浮在半空之中,如同一个人形冰雕。

  陆小天眼皮子抽动了几下,好厉害的冰雾,比之一些灵火也已经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这寒螭老祖尚未亲至,便已经如此厉害,其手段比起以前的鬼尊者与熊熬可都要强了一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