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66章 冰鞭

  (不管是主站某点,还是创**世,书**城那边的书友,支持一下正版吧,你们十几秒能看完的一章,对于锤子来说,至少要花两个小时才能码出来,以这本书扑街的成绩,锤子能坚持到现在真的不容易。每天的订阅量锤子现在甚至都懒得去看了。锤子也想没有任何牵挂的写书,写自己想写的,但现实确实不允许,锤子想有个好的结尾,但确实需要书友们的支持。)

  不过这阴螭冰雾虽然厉害,却伤不到自己,陆小天心思一动,体内梵罗灵火的运转下,这些原本沿着毛孔想要往身体里直钻的阴璃冰雾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

  将这冷气袭人的冰雾挡在体外,陆小天稍稍松了口气,终究只是替身,尚且无法发挥其真正的实力,若是寒螭老祖亲至,想要挡住这种冰雾的攻击,恐怕绝非易事。

  吖,一声痛苦的惊叫声中,陆小天闻声望去只见富姣姣被大量的冰雾包裹,转眼间,眉毛与头发都爬满了一层冰霜。脸上浮现出乌青之色,显然此时已经支撑到了极点。

  便是法力深厚的周浅儿,在冰雾中,也是行动迟缓,速度大受影响,起初还能顾及到富姣姣,此时从颤抖的嘴唇也能看出,周浅儿在这种寒雾的侵袭之下,法力不断地消耗,尚且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拯救富姣姣了。

  那边独臂道姑与其护住的那名金丹少女情形也差不多。至于此前摆下阵法的两名青衣修士,此时失去了阵法的庇护,表现比起富姣姣强一些,但也是在苦苦坚持。

  方圆数十里之内,阴风怒号,海面冰封。笼罩在这片的冰雾浓稠不散,如同海面上飘浮的一只恶鬼。试图将雾气内的数名修士全部吞噬。

  寒螭老祖自身也觉得有几分不适,眉头微皱,身后向后飘飞,左手托着浩阴壶。这阴螭冰雾厉害无比,元婴期以下的修士难以与其抗衡,本尊现在在闭关修炼玄功,现在来的也不过是一具替身,无法发挥出阴螭冰雾的真正威力,而替身也无法在冰雾中久持。只能依靠浩阴壶才能将其控制住。

  寒螭老祖的双瞳中一阵灵光闪动,穿透那冰雾的阻挠,看清楚里面的情形,很快,寒螭老祖忍不住轻咦一声。

  “咦,你这个阵法师倒是着实出人意料,不仅破了那两个废物的阵法,毁其阵旗,竟然连阴螭冰雾的奇寒之力也能抵挡。”

  “还有更让你吃惊的。”陆小天原本可以直接孤身离去,不过想到此前富姣姣也算是帮了他一把,此时抽身而退未免有些不厚道,而且眼前只是元婴老祖的一具替身,尚且还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并非完全不能抵抗。

  陆小天话音未落,一个小黑点自陆小天手里射往空中,化作一尊宝塔自空中陡然间落下,那宝塔被大量青色火焰团团笼罩。

  滋滋……

  被祭出来的梵罗灵火与阴螭冰气接触,两者产生着剧烈的冲突。

  “梵罗灵火!”寒螭老祖看到眼前的青色火焰,禁不住惊叫一声,满脸吃惊的神色,此种灵火竟然能被一个金丹修士所收服,真是不可思议。

  梵罗灵火的品阶甚至还在他的阴螭冰雾之上,当初他收集阴螭冰雾时,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炼制如今,已经成为他的杀手钳之一,同阶修士中,少有能与他匹敌的。可眼前这银发修士竟然能会出了如此厉害的灵火。

  怪不得竟然能挡住自己阴螭冰雾的奇寒之力,原来如此。不过终究是修为太差了一些,拥有如此灵火却不知控火之法,简直是暴殓天物。可惜与自己修炼的功法不合,否则将此火据为己有,便是比自己高一个层次的后期大修士也得对他礼让三分。

  陆小天祭出镇妖塔的速度奇快,起初寒螭老祖也未能料到有这种变故发生,镇妖塔也不是凡物,在阴螭冰雾中尚且能够灵活自如,丝毫不受寒气影响。

  寒螭老祖急忙伸手一抛,将控制阴螭冰雾的浩阴葫转到一边,同时伸手虚空拍出一掌,巨大的掌劲将镇妖塔震得倒飞刮向半空。

  也不过如此,寒螭老祖稍稍松懈几分,瞳孔陡然间放大,只见另外一个方向,又是一座浑身上下都布满梵罗灵火的镇妖塔砸向浩阴葫。

  陆小天处心积虑之下,这次浩阴葫被砸了个正着。

  轰地一声,浩阴葫在空中翻了几圈,被浩阴葫暂时控制的阴螭冰雾失去控制般向四周散开,不再像之前那般聚集在一起。受寒螭老祖的控制,对独臂道姑等人进行侵袭。

  “岂有此理!”看到自己竟然被一个金丹小辈算计了,寒螭老祖顿时大怒,大嘴一张,一条粗逾儿臂的尺许长的短鞭,在空中一分为二,分别打向陆小天祭出的两只镇妖塔。

  锵锵….

  短鞭速度迅疾,陆小天也无意闪躲,也想借机看看这寒螭老祖的替身厉害到了什么程度,寻常状态下,他根本不敢与元婴修士对阵,毕竟实力天差地无。不过眼下这种情形,寒螭老祖因为动用的是替身,一身本事一成也发挥不出来,借机感受一下元婴修士的冰山一角,也是一种弥足珍贵的经验。只有切身体会到元婴修士的可怕,才能对元婴期多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认知。

  而这种认知是无法从普通的切磋中感悟到的。

  冰晶一般的短鞭在空中与镇妖塔短兵相接,上面的梵罗灵火在撞击下溅散得四处都是。

  未及片刻,陆小天身体一震,一口血箭自嘴里吐出。

  只见那高大的镇妖塔此时竟然哀鸣着倒卷而回,上面灵光大减。

  “不过一件丹元法器也想与本座的通灵法器相抗衡。真是不自量力。你这小塔倒是不错,可惜还未成长起来便要被扼杀了,既然都拿出来了,也不必再收回去。”寒螭老祖阴冷一笑,两道冰鞭分别砸向陆小天控制的镇妖塔。

  陆小天心头一跳,祭出的这两座镇妖塔与对方一阵硬碰,已经是山穷水尽,附着在上面的神识能清晰地感觉到镇妖塔所遭受的重创,若再被这寒螭老祖来几下,非得被彻底震散架不可,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才能重新祭炼回来,要知道他从在赤渊大陆就开始祭炼镇妖塔,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也不过才炼制出三座。若是被其重创,少说又要多花个一二十年的时间才能重新祭炼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