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71章 偶遇打斗

771章 偶遇打斗


  还有丹王城传承了数以万年计的护城大阵,就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都不敢在此处闹事。一个寒冥老祖,哪怕知道他就在丹王城中,也拿他无可奈何。

  而另外一个吸引陆小天的除了丹王城炼丹的便利外,此地灵气异常充裕,也是极佳的修炼之地,否则也不会聚集如此多的元婴修士。陆小天自身修炼对于灵气是否充裕并不是太看重,只不过灵气越是充裕的地方,相对周围海域的妖兽也会多一些,特别是丹王城上万年以来,不断地有大量炼丹师在此处炼丹,使得丹王城周边的海域都散发着一股灵丹气息,让很多妖兽也是趋之若鹜。

  而丹王城坐落的位置,在四周上百万里的海域内,坐落着上百计的门派,寻常的妖修想根本无法深处蓝魔海域修士如此核心的区域,偶尔有些个漏网之鱼,也会遭到丹王城元婴老祖的联手绞杀。那些妖修也是灵智极高之辈,并不会深入到这种地方来冒险。

  丹王城的炼丹师也需要修炼,,与妖兽厮杀,对于妖修以下的各类妖兽,这些元婴老祖大多采取争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陆小天本身修炼吞魂**,自从发现《吞魂**》加大对妖兽元神精魄吞噬的数量,能提升肉身的修为之后,对于妖兽精魄的消耗比起以前也大了不少。后面少不得要多与妖兽打交道,眼下陆小天已经没有特别要急着去办的事。因此去丹王城是他的不二选择。

  “咦?有人来了。”陆小天正要离岛,陡然间感觉到几股强弱不一的法力波动相继传来。陆小天身形一动,没入之前被阴璃冰雾冻死的枯木林之中。

  只见一对鹤发童颜的老丈和老妇,追着前面一个面容秀丽,身材玲珑浮凸的白衣妙龄女子而来。

  那妙龄女子陆小天依稀觉得有几分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也许只是以前在哪个地方匆匆一瞥吧。

  “小贱人,你逃不了了,勾引老身孙儿在先,实则另有所图,竟然还敢害老身孙儿性命,今天不将你挫骨扬灰,难消老身心头之恨。”

  那老妇人手中乌黑铁杖沉重无比,愤怒之下往地上一放,地面都颤了几颤,陆小天心里有些惊异,这老妇人看上去老弱,力道可是不小。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秀丽女子银牙一咬,嘴唇轻启,里面一口柳叶刀飞出。

  嗡地一声,柳叶刀一化为三,刀身锃亮耀眼,散发着刺眼的强光,让人不敢直视。陆小天远远地看了一眼,便觉得有几分目眩神迷。暗道这秀丽女子有些门道。

  “呔!”老妇人手中的乌黑铁杖往地上重重一磕,整个地面再次晃动起来,那乌黑铁杖的粗大圆头上,出现一只圆溜溜,拳头大小的眼睛,眼睛一眨之下,一片黑光从里面放出,向三柄柳叶刀射来。

  而那白发老者默不作声,身体开始变淡,隐入那眼睛射出的黑光之中。

  黑光之中,叮叮叮柳叶刀似乎在与某件法器进行激烈的交锋。陆小天放目远眺,竟也看不清里面的虚实,这几人修为算不得高,只有金丹中期,不过手段倒是着实不弱。

  陆小天暗道,也许是离得有些远的缘故,而且自己也不想卷入到这种私人恩怨的争斗中去,两方说不上谁对谁错,跟他也没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柳叶刀与黑雾中的法器拼斗似乎有些吃力,秀丽女子以一敌二,没过多久,额头上便浮起了一层细汗。秀丽女子一咬牙,手往储物袋上轻轻拂过,一只尺许长,手掌宽的青色令牌出现在手中。

  秀丽女子右手拇指甲在食指上轻轻一划,上面血珠沁出,秀丽女子伸出食指在令牌上疾书了个古怪的篆体字符。上面留下一道道浅浅的血痕,不过很快被令牌吸收不见。

  转眼间,那令牌青光大作,一个数丈大的封字从令牌中飘出来。那封字在空中一阵扭曲,化作几道青色的鞭索,钻入黑光之中。

  黑光内,一阵激烈的纠缠,一道痛叫声,噗地一个重物坠地,竟然是一只七阶的猿灵兽被捆住在地上奋力的挣扎。

  “不对!”秀丽女子意识到上当了,只见一道人影自黑光中迅速冲出,手中的乌黑铁杖向秀丽女子当头打来。

  秀丽女子面色煞白,急忙再次在青色令牌上奋指疾书,只不过那老妇却是冷笑一声,没有再给秀丽女子机会,手中乌黑铁杖一抛,凶悍地将柳叶刀撞到一边。

  秀丽女子吃不住劲,连忙加**力的输入,只不过此时先机已失,顾此失彼下,老丈乌黑铁杖已经一杖锤打在其胸口。

  秀丽女子惨叫一声,胸口被锤出一个巨大的血洞,青色令牌掉落在地,人也倒飞出数十丈摔落在地气息奄奄。

  “早就防着你这一招,你这恶毒的女子,还我孙儿命来!”老妇厉叫着飞身上前,一杖敲碎了秀丽女子的脑袋。

  “也算是给钥儿报了仇,唉。”老者拄着乌黑铁杖,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双手抱拳,向前拱手,“不知岛上的是哪位道友,这女子与老朽有杀孙之仇,她身上的法器一应物什,老朽也是不想要了,道友若是有兴趣,还请取去便是。”

  “你们能发现我?”陆小天有些诧异,从枯林中走了出来。伸手朝地上一抓,既然有便宜拣,他自然是不会客气。

  “道友说笑了,你的法力如此高深莫测,老身两人哪里能察觉得到。只是老身两人对这一带的海岛原本就颇为熟悉,再加上这次为了给孙儿报仇雪恨,又作了一番布置,老身有只水系的灵兽,刚好察觉到了此岛的变化,又没有看到有人离去,因此才有这种判断。原本还担心会横生波折,不过道友既然能作壁上观,老身两人对这小贱人的东西也是厌恶不堪,担心触景生情,想起我那可怜的孙儿,道友如果能看得上,也算是物尽其用了。”老妇人重重地叹了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