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78章 食心虫

778章 食心虫


  “看来你还没认清楚现在的处境。”陆小天左手微微用力,手里的银色夺魂钉彼此挤在一起发出一阵哀鸣声。

  噗!丹元法器受损,蒋姓女子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

  “公子且慢。”罗屏儿急忙叫停,这黑面青年的实力太过可怕,方才一个照面,便将她跟蒋忆桐压制住。徒手收了蒋忆桐的法器不说,连自己的寒晶剑都不敌,哪里是一般的金丹后期修士可比的。

  罗屏儿也见识过不少金丹后期的强者,甚至包括那极乐岛主,都没有眼前这黑面青年来得可怕。万一撕破脸真动起手来,她虽然还有些手段,但多半也是敌不过这黑面青年。

  这些年经过一番经营,灵鹫坊势力今非昔比,罗屏儿培养出了几个金丹修士。只是连她都不是对手,把其它几个金丹手下招过来,也于事无补。眼前这黑面青年不是多几个人便能应付的。恐怕也唯有实力与其相当,或者是相差不远的修士合力围攻才有希望。

  罗屏儿面色发苦地道,“公子既然知道我们灵鹫坊,应该知道清楚灵鹫以打探消息为主,我也是刚收到关于青书铁卷的消息便赶过到极乐岛,那极乐岛主尚且要快妾身一步,此物多半已经落在了极乐岛主的手里。关于青书铁卷上的内容,我未曾亲眼所见,也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未必便能当真。”

  “有什么传闻?”陆小天逼问道。

  “公子自己也猜到了,极乐岛主作为金丹后期中的绝顶强者,能让其感兴趣的除了女色,便只有与结婴相关的灵物或者法门了。那青书铁卷上面便记载了数种灵物的炼制之法。有助于渡过元婴大劫。至于具体内容,我没有亲眼所见,也是爱莫能助。”罗屏儿一五一十地道。

  陆小天伸指弹出一道气劲,打在那邹姓青年身上。

  邹姓青年痛哼一声,悠然转醒,看到旁边面色难看的蒋姓女子顿时大怒,“贱人,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毒?”

  叭!蒋姓女子眉目含煞,直接甩出一巴掌打在邹姓青年脸上,她对陆小天无可奈何,但这个暂时已经无法控制法力的邹姓青年竟然也敢在她面前狂吠,真是不知死活,这一巴掌打得极狠,似乎将从陆小天身上受到的怨气都发泄到了邹姓青年身上。一巴掌下去,那还算英俊的脸顿时肿得老高。

  邹姓青年痛叫一声,捂着脸惊惧地看扫了四周一眼,待看到戴斗蓬的罗屏儿,还有陆小天,顿时眼珠子一瞪,“是你!”

  “青书铁卷在哪里?”陆小天冷声问道。

  “我说出来,你们是不是会放了我?”邹姓青年感觉到陆小天眼中的杀意,禁不住脖子一缩。不知道这黑面青年怎么会出现在此处,恐怕是与那蒋姓女子勾结到了一起。

  “如果后面我能拿到青书铁卷,可以留你一命,所以你最好说实话,并且祈祷我能拿到想要的东西。”

  “我说,我说,二十多天前,有几个筑基小辈猎杀一妖鲤,分解妖鲤时,自妖鲤腹中取出了一块青书铁卷,上面记录了一些关于结婴的秘术和灵物。这件事我还是听一个筑基小辈醉酒时说的。”

  “当时我便想着据为己有,岂知还有另外两个金丹修士也得知了这件消息,抢先一步去寻另外几名可能拿到青书铁卷的筑基修士。为此我还跟他们起了一番争斗,力战不敌下,还受了伤,刚好我又碰到了极乐岛主。”

  “自知凭自己的能力无法取得青书铁卷的情况下,便将此事告知了极乐岛主。”

  “所以青书铁卷落在了极乐岛主的身上?”罗屏儿问道。

  “这我便不太清楚了,不过我猜多半是如此,极乐岛主性好渔色,但岛上美女如云,也足够他取乐,只是前些时日回来之后,极乐岛主便让我帮他物色完璧之身的女修,而且要求是金丹期的女修,岛上还有几人,也接到了跟我一般的命令。想来是与青书铁卷上的内容有关了。”

  “你把我招到这岛上来竟然是别有用心。”蒋姓女子闻言大怒。

  “这,一切都是极乐岛主的主意,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邹姓青年连忙说道。

  陆小天心里盘算一阵,这极乐岛主竟然在物色完璧之身的女修,莫非是五青书铁卷上记载的邪术?看来这极乐岛说不得要再走一遭了,只要拿到青书铁卷,一切的疑惑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不管是不是邪术,只要对结婴有帮助,总得试上一试,自己结婴的难度远超寻常修士,自然得尽可能多做准备。

  想到这里,陆小天眼神飘乎不定地扫了蒋姓女子与罗屏儿一眼。

  “这位公子若是有意,咱们或可一起探一探这极乐岛,青书铁卷上记载的秘术,可能需要极其罕见的灵物,刚好我灵鹫坊在这方面有着远超常人的积累。而且那极乐岛主法力高深莫测不说,身边还有几个好手,公子虽然实力超群,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咱们不妨联手,先从极乐老祖手里夺来青书铁卷,再一起参详上面的秘术,公子觉得如何?”

  罗屏儿心头一跳,还以为陆小天避免消息外泄动了杀心,连忙说道。

  “此人如何处理?”陆小天看了邹姓青年一眼。旁人不知道罗屏儿的底细,他却是知晓几分,罗屏儿身上应该还有罗中庭给的一只金丹级傀儡,实力不明。以灵鹫坊这么多年的积蓄,很可能有其他的防身异宝也说不定。自己真动了杀心,未必就能百分之百留得住此人。默认了罗屏儿的看法,眼下青书铁卷还没有着落,便先跟罗屏儿火并一场,他可没这分闲功夫。

  “这个简单。”罗屏儿心里一松,取出一只黑色小木盒,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条灰黑色寸许长,长头尖角的小虫。

  “若是不想遭受那心脏被食之苦,最好配合我们。”罗屏儿玉白的手掌轻轻一托,那灰黑食心虫尖叫一声,化作一道流光向邹姓青年扑去。

  “食心虫!不,不要!”邹姓青年恐惧地连连后退。

  蒋忆桐并指成剑,对着邹姓青年虚空一点。一道剑气打在邹姓青年肩甲骨处,邹姓青年痛叫出声。嘴巴张开之迹,食心虫没入其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