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86章 丹王城

786章 丹王城

  一阵天悬地转,肖黑豹出传送阵人都软了,以他的元神强度,根本承受不了如此长途的传送。

  陆小天施展了一个流风术,将其托起带了出来。

  “让前辈见笑了!”肖黑豹面色一红,心里却是暗自得意,以后回去也有本钱跟飞云城那几个家伙吹嘘了,老子连到丹王城的传送阵都坐过,而且还一个子都没花之类的云云。

  “这丹王城的灵气可真是闻所未闻啊!”很快,肖黑豹陶醉在四周浓郁的灵气中,脸上一副震惊状。

  “确实不错。”陆小天点头,这丹王城不仅灵气浓郁,而且还散发着一阵丹药的香味,不愧是蓝魔海域声名最为卓著的丹王城,竟然有这种丹药异香,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代的累积,才能达到如此地步。

  陆小天行走修仙界多年,也算是闯荡了不少地方,也只有飘渺殿内的灵气能压这里一头,便是赤渊大陆,也要逊色几分。

  不过整体上,赤渊大陆的灵所还是较蓝魔海域要更胜一筹,也许赤渊大陆也有类似丹王城这样的修炼圣地存在。

  “大哥!”此时一名个子娇小,肤色白晰,鼻子两边带点雀斑,看上去小家碧玉,衣着朴素的青衣少女高兴的迎了上来。

  “妹子,扶我一把,这传送阵可真不是人坐的。哎哟,瞧我这张嘴,真不会说话。”肖黑豹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前辈,这是我的妹妹肖芸。”

  “肖芸见过前辈。”肖芸小心地打量了陆小天一眼,恭敬地行礼道。

  “在这丹王城可要注意什么?”陆小天直接问道。

  “跟其他仙城的规矩大体上差不多,城内禁止私斗,只要不扰乱丹王城的秩序便成。另外在丹王城,对于炼丹的修士要以礼相待,若是得罪了炼丹师,对方可能会向丹王宗申请将前辈驱除出城。”

  “另外丹王城跟蓝魔海域的部分仙城一样,设有斗仙台,若是与前辈有仇怨之人,向丹王城出不菲的灵石之后,可以向前辈发起挑战,一决生死。前辈可以避战,但也不得再呆在丹王城内。或者击败对手,前辈可以继续呆在丹王城。”

  “当然,如果前辈达到了初级炼丹师的水平,可以不受此规定约束,总之,在丹王城,炼丹师享受相当程度的特权。”

  “另外除了斗仙台之外,丹王城还有上古修士遗留下来的高阶战仙塔,金丹修士交纳一定的灵石,可以进入其中,磨炼战技,精纯法力。对于修炼法力有着莫大的帮助,战仙塔内虽有妖兽,却并不致命。一旦不敌,直接激发战仙塔派发的魂牌,便可传送出来。”

  “这丹王城倒是厉害,通过对炼丹师的优待,将炼丹师拉拢,通过战仙塔,训练修士,网罗金丹期的高手。如此反复,势力可保长盛不衰。”

  陆小天听到肖芸的介绍之后,赞叹出声道。吸引炼丹师的入驻,可以保证丹王城在丹药上的稳定供应,有了丹药,再加上此地浓郁的灵气,再择天赋上佳的修士予以培养,一代代的修士传承下来,足以使得丹王城的势力得以长盛不衰。听到有这战仙塔的存在,陆小天更觉得此行不虚。倒是一处修炼的好去处。

  “前辈慧眼如炬,丹王城的灵气如此浓郁,修炼起来也事半功倍。普通的修士丹王城根本看不上,也唯有那些天才修士,才能入得丹王城法眼。丹王城传承了这么多年,实力在整个蓝魔海域已经是首屈一指。”

  丹王城规模之宏大,实属陆小天生平仅见,远处的天空中,不时有大型的飞天战船往返于丹王城。整个蓝魔海域,相当一部分炼制丹药的灵草灵木都往这里送,炼出的丹药也要运出去,往来的飞天战船自是络绎不绝。

  肖芸热情地带着陆小天与肖黑豹做登记,跟其他仙城一般,丹王城也力求将所有进入仙城的修士纳入掌控之中,至少让这些人犯事的时候心有忌惮。

  “金丹后期修士!”

  那负责登记的老者惊讶地看了一眼陆小天,虽然修仙者从表面看上去并不能判断出实际年龄,但陆小天身上却没有丝毫的岁月沧桑感,怎么也不像那些动则修炼了几百年的家伙。

  茫茫修仙界中,顶端的修士毕竟只是少数,不少金丹修士由于资质,或者是丹药的供应有限,终身只能停留在金丹中期,甚至初期的情况也绝不少见,像陆小天这般,并没有修炼多少年便能达到金丹后期的,哪怕是在丹王城,也绝对是少数。

  这样的修士要么是天资卓绝,或者是有莫大的机缘,以及充足的灵物供应,总之,达到金丹后期的时间越早,便拥有更多的时间去冲击元婴大道。除了那些厉害的炼丹师,还有城内的元婴老祖,便数陆小天这金丹修士中的强者最受人尊重了。

  “前辈请将东西保管好,万一丢失再补会比较麻烦。”负责登记的老者只是筑基期,好心地告诫道。

  陆小天点头,帮肖黑豹兄妹两人的灵石也一起交纳。老者对陆小天的态度更显恭敬,出手如此阔绰,看来至少也是哪个修仙世家出身了,否则不会带两个筑基小辈一起入城,带两个累赘花销不小不说,也帮不上多大的忙。

  “哟,这不是叫肖芸的小妮子吗?怎么,又回头来了,是不是舍不得本公子?”

  灵石刚交付完,几人正待入城,一个脸上削瘦,有几分浮白的青年,锦衣华服,手里拿着把梅花折扇,看上去如同一翩翩公子,嘴里调佩着肖芸。

  在锦衣华服身边,还跟着一个同样是筑基期的红衣女修,红衣女修看锦衣青年的眼神明显有几分不正常,带着几许狂热和钦慕。陆小天一眼便瞧出这红衣女子的神识受损严重,本元大丧,若不及时补充,恐怕命不久矣。

  “又是这个纨绔公子。”此时几名年轻修士簇拥着一个衣着朴素的青衣女子向城门处走来,那为首的青衣少女如同画中走出的绝色丽人,却是脸色冰冷,让人生出难以亲近之感,青衣女子扫向锦衣青年时,眼中带着几分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