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97章 绝望与希望

797章 绝望与希望

  虽是被对方骂了一句,陆小天自知理亏,却也没有回应罗屏儿,眼下自己自身难保,哪里还有余力去控制浩阴葫杀敌。用什么法器杀敌,都遏制不住再次暴发的杀意。

  便是被罗屏儿骂几句,也是没办法了。

  陆小天不顾灵犀法螺中的动静,仍然自顾自的继续压制体内的杀意。

  罗屏儿养尊处优,也绝难像世俗市井之徒那般骂出什么难听的话来。骂了几句,对方毫无回应,罗屏儿一边逃遁,又转过来用哀求的语气跟陆小天说起好话。

  只是无论罗屏儿骂也好,哀求也罢,陆小天那边总是没有回应。

  罗屏儿心里都快绝望了,万一被那两波人追上便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只是求生的本能让罗屏儿也不会就此放弃,仍然竭尽全力的逃遁着,又全力飞了数百里之后,便是罗屏儿,也有几分力竭感,心里惶急,连头上的斗蓬被风刮掉也是顾不得了。

  又逃了一阵,罗屏儿陡然看到远处的一块岛礁之上,盘坐着一个黑面青年,绝望的罗屏儿心里一片狂喜,那种绝处逢生的感觉简直让她心里止不住的一阵颤动,看起来这家伙也未必是真绝情。

  “东方公子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原来早已经在我前面等着了,害得我这一颗心吓得七上八下的。”

  罗屏儿只以为陆小天因为灵犀法螺主螺的权限,能判定她的位置,此时喜笑颜开,说话时,声音媚到了骨子里。

  陆小天心里一突,一片强烈的躁动自心底深处涌起,罗屏儿肌肤晶莹无比,体态丰盈,原本便是万中无一的女子,这般刻意地讨好下,胸口的规模似乎都在剧烈的呼吸中颤动,陆小天豁然抬起头来,双目血红,喷火般地扫视着罗屏儿动人的娇躯。

  罗屏儿被陆小天的眼神骇了一跳,不过看到对方眼中毫不掩饰的杂念,罗屏儿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喜意。原本这自称东方的家伙对她不假辞色,罗屏儿都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

  现在看来,这家伙多半对自己也还是有些想法的,表面上衣冠楚楚,此时本性暴露出来,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只浑身散发着邪气的野兽。

  “东方公子干嘛这样看着人家?”罗屏儿声音暖暖地道,一副十分柔弱的样子。

  陆小天呼吸有些粗重,长长的吸了口气,人有七情六欲。陆小天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又是个十分理性的家伙,寻常时分,理性能占绝对上风,并不会轻易为外物所动,但却又不得不承认罗屏儿是他少有见到手绝色之一,天生媚体,自有一番另外的吸引力。

  陆小天此时体内杀意作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压制体内的杀意上,此时他便是那个平时健康的人,平时看上去一切正常,那些普通的隐患只是处在正常的水平线以下。现在杀意打破了这种平衡,其他的杂念自然也便喷勃而出。再加上罗屏儿的魅惑之力,陆小天也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之感。看向罗屏儿的眼神分外的邪性。

  “兀那小子,识相的快点给本大爷滚蛋,否则定将你抽筋扒皮,将你的魂魄活活的炼死!”此时洞玄七子已啊飞掠而来。那老大声若炸雷一般吼道。

  “何需恫吓,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小子,本大爷一巴掌能拍死几个。”

  另外一队的头领,一个皮肤古铜,铁塔一般的汉子速度却是一点不慢,看到罗屏儿绝美的脸蛋,摄人心魄的勾人眼神之后,更是失态的大叫,手中一杆紫金大枪穿破长空,向陆小天脑袋扎来。

  硕大的枪芒如同绽开的一朵盛世妖莲,幽冷诡异而欲噬人性命。

  这枪芒的杀意,如同一根导火索,瞬间将陆小天体内尚且在苦苦压制的杀意引爆。双眼中的血红之色,越发浓重,陆小天仰天长啸一声,杀机冲天,如同一阵漩风般刮得那游走的云层四分五裂,天空中数只路过的妖禽惊叫扑腾着翅膀逃遁。

  陆小天身形一动,迎着铁塔汉子的枪芒而上。

  嗖!飘渺飞剑一如既往的飘逸,只是飘逸中带着一丝黑光,多了往日不曾有过,凌厉,有若实质的冰冷杀意。

  飘渺飞剑一闪,便划破了那幽冷的枪芒,陆小天的身躯不顾残破,杀伤力仍然惊人的枪芒,迎头而上。飘渺飞剑却是已经先行一步,斩向那铁塔汉了的胸口,速度之快,攻击之凌厉,犹胜往昔。

  罗屏儿吃惊的看着那残破枪芒击打在陆小天的身体上,便是因为那飞剑威力大减,也绝非修士能用肉体抗衡的。莫非这家伙疯了不成,那飞剑似乎也发生了些变化,只是威力明显更强了。

  锵!罗屏儿勾人的一对美眸顿时圆睁,被劈开的枪芒直接击中那家伙的身体,青衣碎裂,露出里面明显比起黑脸要白上不少的皮肤,枪芒打在身体上,竟然连道浅浅的印记都没有留下。

  纵然枪芒已经威力大减,这肉身得强悍到什么程度?罗屏儿可是清晰的知道对方主修剑道,尤其是那柄飘逸难以捕捉踪迹的飞剑,攻击犀利,让人防不胜防。对方的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便是那厉害之极的极乐岛主,在这东方白的飞剑之下,也是灰头土脸,只能落荒而逃。

  这自称东方白的家伙看上去年纪也绝然不大,单从法力修为上来看,这种人已经是天纵之材。怎么可能还是个体修!

  可就算是罗屏儿再不愿意相信,眼前枪芒斩在对方身上,如同斩中一片坚不可摧的金石之上,甚至罗屏儿看不到对方丝毫受伤的迹象。有没有动用宝物,也是一目了然,不是体修,又如何解释眼前的现象?

  看来与极乐岛主的那一战,便是其显露的剑术已经超常绝伦,但也不过这家伙实力的冰山一角。罗屏儿心里五味陈杂,走神间,那铁塔般的壮汉已经惨叫一声,胸口的护身法器被一剑斩破,里面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铁塔汉子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之意,身形暴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