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99章 失控
  不知不觉间,罗屏儿都没意识倒,自己脑子里不知何时已经种下了那魔神不可一世的影子。

  “你干嘛这样看着人家,怪吓人的。”心里对陆小天那满是杀决的眼神有些发忤,罗屏儿拍着前面嗔怪地道。

  在杀戮中时,那股杀意简直无法控制,直到对手完全击杀,陆小天反而好受了一点,毕竟体内的杀意前段时间已经消磨了不少,陆小天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没想到罗屏儿却不安份了。

  “咯咯,你的眼神看上去像是要吃人似的,不会是真想把人家吃了吧。”看到陆小天那满似杀意的眼神有所转变,逐渐又带着之前的那种充满侵略的邪性。罗屏儿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对于这种狼一般的眼神她见得再多不过了,虽说对方有着不怎么好的心思,杀意却总算是消停下去了。

  只是很快,罗屏儿发现自己是在玩火,而且这团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

  人影一闪,一股狂野的气息欺近过来,罗屏儿还未反应过来,身上的衣裙哧地少了一大块。

  罗屏儿惊呼一声…………..

  蓝天,白云,一片方圆不过几丈岛礁之上,陆小天怔怔地看着那湛蓝如洗的天空。连自己也没能想到会发生如此戏剧性的事。竟然在失控的情况下把罗屏儿给强了,整个过程有些乱,陆小天此时回想起来,也是多半记不得了,也许是受之前的杀意影响。

  陆小天的思绪回到前一段时间,与罗屏儿合为一体时,原本狂躁的他,忽然感到一股冰凉纯净的气息自罗屏儿体内流转到自己体内。

  那原本狂暴的杀意却是逐渐消停了下来,他需要花费好些时间才能勉强控制的杀意,竟然就这样沙弥了。真是意外之外。

  罗屏儿抱着陆小天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一脸慵懒,回想起之前,罗屏儿脸上满是红晕这家伙也真能折腾。

  此时对方那脸上原本黑色的伪装已经褪去,露出一张略显清秀,且平静的脸。果然,正是当初那个帮自己击杀了刘镜川的金丹修士,罗屏儿早在对方还是筑基期时,便见识过对方,如非亲眼所见,罗屏儿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修士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面达到现在这种惊人的地步,不仅仅是修为站在了金丹修士的顶端,一身实力更是笑傲同阶对手。

  “你倒是瞒得我好苦,在极乐岛时为何对我那般冷淡?”罗屏儿看着对方游离的眼神,跷着红润的小嘴问道。

  “当初刘镜川想霸占你的灵鹫坊,你手里有只傀儡可以轻易对付刘镜川,却偏要拿我当枪使,这也便罢了,还诱使我进入飘渺殿去见你父亲,若非我运气好,早就沦为一堆枯骨,当初没给你个好看,已经算是不错了,你还指望我能对你有多少好脸色。”

  陆小天一笑道,虽说两人之间没有多少感情基础,但终归是有了那层关系,没想到罗屏儿的处子之身一直保留到现在,错非那独阴之体,否则自己怕是麻烦不小。怎么来说也算是受了罗屏儿的好处,此时两人的关系亲密了不少,自然也不用再像以前那般刻意敬而远之了。

  “你真是从飘渺殿出来的?”罗屏儿美眸圆睁,紧盯着陆小天道。

  “骗你能有什么好处。”陆小天哂然一笑。

  “飘渺秘境中都有什么?”罗屏儿脸上露出强烈的好奇之意。

  “大理的禁制,妖兽。凭你现在的实力,最好不要去打飘渺殿的主意。真遇到危险,十个你也不够看的。”陆小天回想起当初在飘渺殿的险境,仍然心有余悸,哪怕便是现在的他,进飘渺殿,也不敢说有多安全。

  能否活下去全凭运气。这还是飘渺尊者遗留下来的剑胎对他没有杀意的情况下。哪怕是其他的元婴老祖碰到飘渺剑胎也是必死无疑。

  “我?我可不敢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罗屏儿吐了吐舌头,拍了拍仍然袒露的胸口道,不过很快,罗屏儿眼波又流转到陆小天的身上,“当然,如果有你这么强横的夫君陪着,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这实力去飘渺殿能否活下去也要看运气。”陆小天摇了摇头,他不是习惯说大话的人。

  “不会吧,飘渺殿竟然那般凶险,那你是怎么出来的?”罗屏儿吃惊地道。

  “自然是运气好,不管是进去,还是出来,都需要看运气。运气不好,就是元婴老祖,也得栽在里面。”陆小天耸肩道。

  罗屏儿顿时掩住了小嘴,“那我爹,你有没有看到我爹?”

  “碰到了,后来失去联络,现在是死是活,看他自己的造化。”

  陆小天双眼望着天上,格外的深遂。被玄魇鬼王追杀,走投无路重新逃回飘渺殿,他在附近找过一阵,并没有看到浮屠行僧当初的身躯。也就是说罗中庭极有可能还活着。只是他确实也无法肯定,暂时心里也只是存在一丝猜测。

  “唉,但愿他能吉人天相吧。”罗屏儿幽幽一叹。

  从占据铁尸鞘身体的那一刻起,他早就已经不能称之为人族了。陆小天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却是没有跟罗屏儿说起更多。

  “对了,以前你离开时,让我收集的灵物,我都有筹集,希望后面你能炼制出结婴丹。”罗屏儿取出几只储物袋,交给陆小天。

  陆小天用神识扫了一下储物袋中的灵物,眼中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不愧是灵鹫坊,这么多年,收集的东西果然数量惊人,虽然没有结婴果,但其他辅助类的灵物却是陆小天正缺的。这次回去,想必肖黑豹又收集了不少,后面可以开炉炼制结婴丹了。

  “对了,你现在炼丹的水平到了什么地步?”罗屏儿此时才想起陆小天还是一个炼丹师,脑子里更是有几分凌乱了,对方似乎还是个极为厉害的阵法师。整个蓝魔修仙界,极少有修士跨过这种天堑般的类别,可眼前这怪胎竟然同时在丹道,阵道,炼体上同时拥有极高的造诣,而且还法体双修。

  “还没有达到炼丹宗师的境界。”陆小天摇了摇头打消了罗屏儿的奢望。

  “可惜,不过也已经很厉害了,不仅修为惊人,在丹道上的成就也足以让那些炼丹师汗颜了。”罗屏儿崇拜地看着陆小天,咬着红润的嘴唇道,白晰的脖子上出现少许玫瑰色,眼睛媚得快滴出水来。

  这女人拥有独阴之体,倒是媚得很,此时虽是恢复了正常,那杂念也是止不住,两人此时还是袒承相对,陆小天呼吸一浊,两人又靠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