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00章 夺天稼息玄功

800章 夺天稼息玄功


  一陆小天与罗屏儿在这片小岛礁之上又呆了数日,这才联袂飞往丹王城。此时陆小天又重新易容成黑面青年的样子。

  罗屏儿抿嘴看着陆小天一笑道,“还是你原来的样子看着顺眼一些,现在看上去,跟块黑炭差不多。不过你得罪了那寒螭老祖,可要小心一些。”

  “你知晓了此事?”陆小天一愣道。

  “如何能不知,别忘了我们灵鹫坊是做什么的,虽然事情极为隐秘,却也知道了个大概,天心阁的两个修士回去以后,便向上凛报了寒螭老祖劫杀她们的事。现在蓝魔海域的冒险修士都在找你的下落,只是找到你,便值个上千万下品灵石。几道消息结合起来,自然知道是你了。你到底把寒螭老祖怎么了?”罗屏儿说道。

  “也没什么,不过是灭了寒螭老祖的替身,夺了他的通灵法器而已。”陆小天淡声说道,没想到寒螭老祖竟然还在下大代价找他,千万下品灵石,对于元婴老祖也不是小数目。

  “什么,你竟然斩了寒螭老祖的替身!”罗屏儿小张顿时失声。

  见陆小天点头,罗屏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连元婴中期的老祖也敢往死里得罪。不过回头一想,怕也多半是迫不得已。

  元婴老祖实力也有强弱,哪怕是普通的元婴初期,其替身的实力也罕有金丹后期修士能够企及。还有通灵法器,简直强得离谱了。通灵法器在手,根本没有丹元法器能正面与之交锋,撑不过几个回合,估计丹元法器便要被毁了。

  若是寻常的金丹后期高手说自己击杀了哪个元婴老祖的替身,罗屏儿绝计是不会相信的。只是眼前的陆小天却是不能以常理揣度,其实力早就超过了金丹修士的范筹,做到这些倒也并非不可能。

  “对了,那寒螭老祖好像是冰系修士,他的通灵法器是什么?”罗屏儿忽然眼睛又是一亮。

  “一只冰鞭,确实非常厉害,你能用得着?”陆小天征询地看向罗屏儿道。

  “我倒是会种秘术,夺天稼息玄功!使用此法,可以对通灵法器加以炼制,迷惑通灵法器的灵识,可以发挥出通灵法器相当部分的威力。当然,此法也有些缺陷,通灵法器的灵识被迷惑,若是长此以往,通灵法器动用到了一定的次数之后,灵识将彻底丧失,沦为普通的丹元法器。”罗屏儿说道。

  “哦?竟然还有这种秘术?”陆小天眼中精光一闪,他手里的通灵法器可是还有好几柄,都是被飘渺剑胎击杀的元婴修士手里得来的。左右也是无用,若是能炼制一翻,可以派上用场,倒也不错,至于以后,等他成了元婴修士,还愁没有通灵法器用不成?

  “既是如此,这冰鞭便给你了。”陆小天伸手一探,将冰鞭自结界内取出,递给罗屏儿道,陆小天另外又给了罗屏儿三只傀儡娃娃。

  罗屏儿接过冰鞭,顿时大喜,她的实力大多在那只蜘蛛傀儡上,本身修为不过金丹中期,虽也有几件宝物,碰到金丹修士也可以周旋一二,但时间一长,难免会露败象。若是多了这支冰鞭,便是金丹后期修士中的顶级强者,用不借助蜘蛛傀儡,她也敢斗上一斗了。

  “这三只小木娃娃是干什么用的?”罗屏儿注意力很快又转到傀儡娃娃上。

  “这是傀儡娃娃,一次只能炼化一只,稍后我传你口诀,关键时刻,可以代你承受一次致命的攻击。”说完,陆小天将炼化傀儡娃娃的口诀又传给了罗屏儿。

  “这么贵重,给我了你怎么办?”罗屏儿一愣道,这三只傀儡娃娃,等于在关键时刻多了三条命,其价值之大,根本无法用灵石估量,灵鹫坊纳八方消息,也没有听说过此物。

  “我自己还有。”陆小天说道,这东西在罗屏儿看来价值连城,对他而言,也只是消耗些灵石罢了,毕竟苍云木可以在结界内源源不断地催熟。给罗屏儿也只是使用傀儡娃娃的部分口诀,至于从头到尾的炼制手法,给罗屏儿也没用,估计除了他,也没有几个能在体内催熟苍云木。

  “多谢夫君!”罗屏儿眼波流转,娇润的红唇在陆小天脸上印了一下。同时,罗屏儿将夺天稼息玄功也传给了陆小天。

  陆小天将此玄功牢记,按罗屏儿的介绍说,此玄功是得自一名古修士的玉简中,被一个筑基修士所得,那筑基修用来跟灵鹫坊交换了一道凝金果的消息。

  陆小天暗道修仙界之大,奇能异士果然不知凡己,竟然连这种夺天地之造化的玄功也能摸索出来。

  至于罗屏儿称呼他为夫君,陆小天心里也是颇有几分复杂,原本他跟罗屏儿之间只是相互利用,阴差阳错之下,有了肌肤之亲。

  此时他不禁想起东方仪和骆清,东方仪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女子,只是两人相识的时候,身份天差地远,东方仪也有跟他划清界线之意,陆小天虽是性情淡漠,却也是内心孤傲之人,并不会因此去奢求对方的青睐。后来被飞骑部落围剿,救了东方仪一次,算是还了东方仪当初在山洞内袒护之情。

  与飞骑部落一战,陆小天身负重伤,花了好些时间才养回来。回到望月修仙界时,方才得知骆清为了给他复仇,四处寻找飞骑部落的人,因此落入那钱大礼与荀修的圈套。骆清的情谊让他心底有几分悸动。只是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也不知道骆清如何了。

  再就是现在的罗屏儿,现在如同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在他身侧。只是两人委实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充其量只能算是认识。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陆小天心里一叹,他虽是活了这么多年,在感情上实际也空白得很,既然有些不知所措,索性顺其自然,想得再多也是无用。

  再说,罗屏儿现在跟他关系亲密,倒也并非袒白了所有的事,只是罗屏儿并没没有说的意思,陆小天也不会去问。

  带着这些复杂的想法,陆小天一路返回丹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