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07章 鹰岩老怪

807章 鹰岩老怪


  (诸葛武侯1第二次万赏加更,呃,走的特殊渠道,也算。无广告。)

  数块魂牌碎裂,几道人影自战仙塔内吐血抛飞而出。

  “看,有人出来了,没想到还挺快的。”古檀剑很快便注意到了头顶上的异动。

  “咦,那不是聂边城身边的几个狗腿子吗?怎么就出来了?”高瘦青脸面色一变,想到某种可能性,暗觉有些不可思议。

  “几人跟着聂边城去寻东方白的晦气,该不会是被东方白打出来的吧。”另外有人面色一变道。

  “不可能吧,那东方白虽是金丹后期,但还是个中级炼丹师,就算靠丹药免费冲到了金丹后期,战力也应该高不到哪里去,这几个家伙出塔的时间差不多,总不至于以多打少,还败得这么快吧。”另外有人说道。

  几人正说着,战仙塔上又是两个小黑点放大,只见那宗越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而聂边城,胸口的衣服破开了一道大口子,说是袒胸露乳也不为过了。

  “哈哈”看到两人狼狈的模样,四周顿时响起一阵暴笑声。

  古剑檀与阮碧如两人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震惊。聂边城也算是金丹后期里面罕见的高手,居然也这么快被赶出了塔,瞧那胸口的破口,明显是刀剑之类的法器斩出来的,这些人都寻那东方白而去,却是如此快的便被赶出了战仙塔。

  “难道那东方白还有其他的帮手,中了东方白的埋伏不成?”高瘦青年猜测道。

  “有可能,以东方白一己之力,就算实力再强,想要击败这么多人,估计也要些时间。”古檀剑倒是认同地道。

  在众人的暴笑声中,聂边城面色铁青,连忙又套了件衣服在身上,回头看了一眼战仙塔,眼里除了恨意之外,却也带着浓重的惧意,自进入金丹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对同阶的修士起畏惧之心。

  只是看到其他修士的嘲笑,聂边城眼神凌厉扫过去,这些人纷纷避让,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藏不住。

  “谁能将那东方白从战仙塔内赶出来,我出两百万下品灵石!”

  聂边城一咬牙,再次将之前的赏格翻了一倍,见识了对方的手段,聂边城也不想再妄自上前试探。可恨族中长老不能赐下他一件威力绝伦的宝物,根本防不住对方那剑气的攻击,犀利无比,连绵不绝。如果能挡住那剑气,或可一战。

  “聂公子,此话当真?”此时一名身着灰衣,眉目如鹰的老者从人群中钻出来道。

  “鹰岩老怪!”四周的金丹修士惊呼一声。

  “怎么是这个家伙来了?”古檀剑面色一惊。

  “这鹰岩老怪很厉害?”阮碧如诧异地道。

  “不清楚,此人在一百多年前便已经是金丹后期,相传在六十多年前,他孤身闯黑鹰岩,击杀了数只戮天妖鹰,取其羽翼,炼制成了一套戮天鹰羽法衣,速度奇快绝伦,元婴修士以下,难以攻击到此人。见识过他出手的人不多,若非数年前,段无量在凤离岛被此人吓退,这鹰岩老怪知晓的人恐怕也没几个。”古檀剑面色凝重无比地道。

  “什么?连段无量都不是这鹰岩老怪的对手?”阮碧如等人齐齐色变。

  段无量的大名,早在数十年前便名动整个丹王城,原本也是丹王城的翩翩公子之一,手下一杆翠云枪少有敌手,在丹王城的金丹高手中,排在第十七位。别小看这第十七位,整个丹王城的金丹修士数以万计。

  能排进前三十,都是强者中的强者。若是分摊到各个修仙世家,闹派,往往好些个修仙世家,或者是修仙门派,也难有一个金丹修士能排进这前三十之内。

  可数年前一次外出,便似受了刺激,回来之后性情大变,闭关苦修,看来古剑檀所说的多半是真的了。

  “也许是,当初还有不少人在场,争夺一块千年鲸香玉。此玉之功效,相信你们都清楚,段无量原本对那块千年鲸香玉志在必得,不过在鹰岩老怪出现之后,段无量却是直接退走了。”

  古檀剑将这段陈年往事翻出来,惊得在场的人直抽冷气。

  “自然当真。”聂边城面色一沉道。

  “也好,那便请聂公子立下字据,白纸黑字,童叟无欺。”鹰岩老怪煞有其事的取出一张白纸。

  聂边城脸上青气隐现,换作常人,他早就训斥出声,可对方无论实力,还是名声都远在他之上。真要是出了丹王城,他的面子可没有对方好使,把对方得罪了,日后出海被对方敲了闷棍暗算,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过能碰到这样的高手也算是运气。聂边城一咬牙,也就跟鹰岩老怪签了协议。

  “这种级别的斗法倒是少有看到,十年难得一遇,便是出个几万灵石买个魂牌能看上一场也是完全值了。”

  战仙塔附近,有几个金丹修士眼睛一亮,想着去看这场龙争虎斗。

  便是阮碧如,古檀剑等人也未尝没有心动。

  “想看白戏,打的倒是好主意,我鹰老怪的戏岂是这么好看的。到时候被杀出来,可别怪老朽言之不预!”鹰岩老怪那对狭长深邃的眼睛中一道慑人心魄的寒芒闪过。

  “好重的杀气!”站得近的几名金丹修士骇然,被那森冷近乎实质的杀气迫退了好几步。

  鹰岩老怪重重地哼了一声,买了张魂牌之后,身形一闪,没入那战仙塔内。

  其他金丹修士感受到鹰岩老怪的气势之后,虽是心中不岔,但更多的却是畏惧,各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也没有再跟上前去。

  眼下这是在丹王城内,鹰岩老怪暂时还拿他们没办法,真要是出了丹王城,谁能保证自己就没有这个晦气的时候?便是那聂边城都不敢在鹰岩老怪面前造次,更何况这些普通修士?

  真惹恼了对方,日后出了城碰到,当真是死路一条,虽说这一战对于金丹修士而言十年难得一遇,可若是要冒这巨大的风险,未免也太不值得了。

  “可惜,一场如此精彩的打斗,居然无法直接观看。”古檀剑重重地叹了口气,遗憾的心情言于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