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08章 看不到的赌局

808章 看不到的赌局


  一(另外感谢书友一池红莲,美妞请留步的多次打赏,先加这一更吧,以后有时间尽量再加一更。如果订阅能上得来,锤子更新其实也是能提上来的,能订阅的书友,尽量订阅一下吧,万谢。)

  “来来来,下注啦,下注啦,神秘修士对战金丹后期顶级高手鹰岩老怪。十年难得一见。”

  此时一个肥头大脸的中年修士,一副员外打扮,正大声张罗着。只见其取出一张桌子,一张大布往上面一铺,竟然上面便写好了赔率,只是将这神秘修士与鹰岩老怪的名头添上去便可。

  “邵胖子,这里可不是你们裕丰行的地盘,竟然敢在老子的地界摆盘口,你是不是想挑战我们德云堂?”又一个黑面汉子指着那肥头大脸的中年怒斥道。

  “嘿嘿,不义之财,见者有份,这里聚集的人不少,事发突然,你们德云堂现在一口也吃不下去,再说了,这战仙塔附近,也没谁规定是你们德云堂一家的位置。”邵姓肥胖修士呵呵笑道。

  “你,走着瞧。”德云堂的黑面汉子瞪了对方一眼。

  肥头大脸的中年不以为意,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继续大声吆喝道,“一个是神秘无比的新进金丹修士,一个是成名多年,实力足够排进丹王城金丹修士前二十名的鹰岩老怪,赔率三赔一,买定离手,下注,下注,机会难得啊。”

  德云堂的人喝骂了几声,见众人都往那胖子那边挤,德云堂的黑面汉子顿时急了,不管不管,也摆出张桌子,就地开了赌盘。

  “那神秘的家伙虽是厉害,但鹰老怪可是能吓退段无量的猛人,进入金丹后期也有百年之久,能独自上鹰岩崖,岂是那小辈能抗衡的,我押鹰岩老怪,十万下品灵古!”

  “那新来的家伙虽然看上去年轻,不过如此短的时间里,便接连击败了好几名金丹后期的好手,岂是易与之辈,鹰岩老怪虽是厉害,多半也是停留在传闻之中,并没有人实际见到,我押那新来的家伙,三万下品灵石!”

  另外一个刀疤脸老者眼珠子一转,扔了袋灵石在肥胖中年的桌子上。

  “古公子,依你看胜负会如何?”阮碧如有心进去观看一番,只是她尚且不知道那叫东方白的家伙在何处,而方才丢了脸的聂边城也没有丝毫透露的意思,此时也只能停留在猜测之中。

  “尚且不好猜测,两人实力均是神秘莫测,非亲眼所见,哪里能下结论,倒是那盘口定得颇有意思,阮仙子要不要也押一注?”

  古檀剑来了些兴越,事实上他对于盘口的兴趣不大,只是想促自己下一个判断。

  “古公子自去下注吧。”阮碧如摇了摇头,一对美眸紧盯着战仙塔的方向。

  由于肥胖中年与德云堂的人一吆喝,战仙塔附近的广场上原本人便不少,此时更是聚集起来,一打听,这才知道战仙塔内很可能在进行着一场罕见的大战,不由捶胸顿足,恨不能亲自过去一饱眼福。

  便是负责维持秩序的那几个侍卫,此时也是瞪大了眼睛,紧盯着战仙塔的动静。

  阮碧如不经意间扫了四周一眼,顿时吓了一跳,这才过了这么小片刻,四周竟然便围了好几千人,甚至连不少筑基修士都赶过来看这份热闹。

  之前聂边城带着几个跟班气势汹汹地杀进去,想要寻那东方白的晦气,只是也就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这些个人便被一一杀了出来,各自身上带着不轻不重伤势。尤其是宗越,脸肿得老高,无一不是灰头土脸。

  这次鹰岩才老祖名声在外,实力在传闻中是出奇的强悍,进了战仙塔之后,已经过了近一柱香的时间,尚且没有分出胜负,战侧塔内虽不时有人被传送出来,却是些个不相干的人。看得四周的人急得直上火。

  几个呼吸过后,一个胡子邋遢的壮汉从里面摔飞出来。

  众人一颗心顿时提起,然后又再次松弛,甚至有人恼火的叫骂道,“他娘的,什么玩意,早不进战仙塔,迟不见战仙塔,偏偏这个时候,吊得大爷胃口。”

  那胡子邋遢的壮汉被这喝骂声吓了一跳,再看到战仙塔附近数千号人,饶是他平时如何胆大,在这种情形下也被吓得闷中吭声,暗自揣测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个份量,一下子得罪了几千人了,这场面可真是闹大发了。

  “各位道友,在下平时也是谨小慎威,可是得罪了哪个大人物,还请您大人大量,放小的一马。”那胡子邋遢的大汉一脸悲愤,向四周作揖,就算自己不长眼开罪了哪个,也不用出动几千人来围堵自己吧?

  “滚你妈的蛋!”四周那些下了赌注的人听得白眼一翻,此时他们心系赌局,又不时被这些无关的人传送出塔来搅了兴致,自然不会有多耐烦。听到这里更是喝骂出声。

  看着那胡子邋遢的大汉夹着尾巴一脸狼狈地逃进人群中,阮碧如原本冰冷的脸上却是忍不住咯咯一笑。这家伙也真是倒了血霉,平白遭了一顿训斥还没处说理去。

  “也不知道里面的战局到底怎么样了,真是愁死个人了。”有个下了重注的汉子来回踱着步子道。

  “看样子只怕是势均力敌,那鹰岩老怪进去的时间不短,如果那新来的家伙支撑不住,恐怕早就被杀出塔了。”

  众人一个个头头是道的分析着,于是众人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那名不见经传,没有任何来历的修士,竟然能与实力排进丹王城前二十的鹰岩老者杀个难解难分!

  时间越是往后推移,阮碧如,古檀剑等人也是一脸凝重,前所未有的关注着眼前这看不到的战局。

  直到片刻之后,一道灰色人影从里面跌出,对方的须发竟然被削去了一截,嘴角逸血,右臂打摆子一般的颤抖。

  “什么!”众人几乎难以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胜负以分,但结果却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宗越更是面如死灰,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都有些颤抖起来,被杀出塔的豁然便是那鹰岩老怪!一个实力能稳进丹王城金丹修士前二十的绝顶强者。

  聂边城眼神更是阴郁得快滴出水来。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强到了如此地步,这次是踢到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