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12章 月色

  一(书友单灵玉万赏加更,谢谢支持。)

  虽然陆小天交给肖黑豹的那些妖兽身上的材料还有不少,但在肖氏商会已经过了蹒跚学步的新生期,能靠自己的实力正常运转,每月都有大量的节余。

  肖黑豹在充足的丹药供应下,拖到现在才渡劫成就金丹,一方面是肖黑豹本身资质有限,另外一方面也是肖黑豹展现出了一定的经商天赋,将肖氏商会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完成自身运转的同时,还肩负着替陆小天收集灵物的重要任务。

  肖黑豹成为肖氏商会的会长之后,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消息闭塞的人,丹王城这四十年来,拍卖会上也出现过几次结婴丹,不是落入那些修仙世家手中,便是被神秘人拍走,肖黑豹甚至怀疑陆小天已经出手拍得结婴丹。

  眼前这公子的实力已经到了金丹修士所能达到的巅峰,必然要冲击元婴,肖黑豹倒是没有奢望自己也能有冲击元婴的时候。

  只是如果自己这主子能一举凝结元婴,他作为一个下人,岂不是也跟着一飞冲天?跟在陆小天身边这么多年,肖黑豹深知这公子的凛性看似淡漠,但却是极好相处的人。否则他们兄妹岂能都得到结丹的造化?跟着眼前这位公子,甚至比起那些修仙世家公子的日子还要好过。

  至于肖芸心里更是复杂,难以割舍,只是她没有再劝,这些年大哥在外负责采买灵物,外销妖兽材料,她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呆在陆小天洞府外的小院里修炼。偶尔也会跟着陆小天去战仙塔。她比大哥肖黑豹更清楚公子是什么样的人,并不会被丹王城羁绊住。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不出意外,我来丹王城的次数也会极为有限。你们自己珍重,该收集的灵物一切照旧,也许哪天我得了空便回来了。商行的收益分出三成,供你们自己的修炼所需。”

  最后一句话飘乎地传来,陆小天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是,公子!”肖氏兄妹府身拜伏,再抬起头来,仍然是一脸的不舍与迷惘。

  “走吧,小妹。”肖黑豹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仍然有些怔怔出神的肖芸。

  “嗯。”肖芸点头,与大哥一起向丹王城破空而去。

  自从肖黑豹兄妹回丹王城之后,战仙塔前时不时聚集的人山人海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散去,偶尔肖芸去战仙塔内试炼,也仍然能听到关于公子留下的传奇在其他修士嘴里口口相传。

  对此肖芸也只是莞尔一笑,闪身进入战仙塔,虽然那排名第一的金丹修士未曾与公子交手,但很多人都相信,便是那第一的修士前来,区别恐怕也只是坚持的时间是一柱香之内,还是一柱香之外。

  总之,伴随着公子的离去,肖芸相信这段足以让其他修士瞠目结舌的传奇战绩会一直保留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如此惊才绝艳的人再次完成超越。

  夜幕下的潮水在海面上涌去,远远看去如同一条线,一轮满月自海平线上缓缓伸起。

  一道削瘦的身影立于虚空之中,束手而立,衣袂随着海风飘飞,长发亦迎风而动。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陆小天低语了几句,看着那皎洁的明月,心境如那一尘不染的月色一般,随波流淌,不染纤尘。

  此时的陆小天流转于海上已经有半年之外,并刻意的去击杀妖兽,镇妖塔炼制完成之后,也不用再费尽心思去炼制丹元法器。

  在陆小天身后十数里处,一道曼妙的身影踏风而来,如凌波仙子,却在不远处悄然止住。

  罗屏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陆小天,看着陆小天身上那股飘逸出尘的气质,一对妩媚的美眸中闪过一丝迷离。追求她的男子数不胜数,天资卓著,身份显赫者亦如过江之鲫。却从未有像眼前这男子一般闯入到她的内心。

  初见此人时,此人还只是富东明的一介客卿,代富东明出战。面对拥有丹元法器流风扇的吴远,此人智珠在握,以一套小地煞刀阵轻易便挫败了对方。此时的陆小天表现虽然出彩,却也未进入罗屏儿的眼界。

  后在蓝冥城外的小岛上再次遇见,此人已经是金丹修士。知晓陆小天在阵法上的造诣,再加上刘镜川想要图谋灵鹫坊,罗屏儿心里对陆小天有些印象,谁知此人竟然能挡住她的媚功。

  心志坚毅着实出乎罗屏儿的意料。只是便是陆小天灭了刘镜川,实际上罗屏儿手上有一只九阶傀儡,对于他表面上百般讨好,实际上罗屏儿在内心深处,仍然是用一种俯视的目光在看陆小天。

  便是罗屏儿大多数时候以纱蒙面,以罗屏儿的倾城之姿,也吸引了不少狂蜂浪蝶,在刘镜川之前,便已经有数名金丹修士为罗屏儿用九阶傀儡所灭。

  只不过陆小天实力在罗屏儿看来也许算不得多强,但却是个守信之人,这点让罗屏儿颇为意外。于是便有了后来陆小天进入飘渺殿的事。罗屏儿压根也没想过陆小天竟然还能活着从飘渺殿出来。

  后来在丹王城的外海,罗屏儿前去见陆小天,被陆小天爽约时,遭到强敌追杀,罗屏儿尚且不知道黑面青年的真实身份。待侥幸撞破这黑面青年便是以前不曾多放在眼里的银发青年时。

  罗屏儿心里的惊骇已经无法形容。回味起这家伙在极乐岛轻易挫败于她,后更是轻易击杀实力惊人的极乐岛主,与那数十条金丹级妖蟒,这般手段,已经远远超出了金丹修士的想象。

  更让罗屏儿恨得牙痒痒的是这家伙竟然数次无视自己,明明早就相识,在极乐岛时还把自己当成一个路人。

  罗屏儿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有所下降了,若不是因为那青书铁卷上的灵物,需要依靠灵鹫坊打探消息,也许这家伙真的会把自己当成一个路人吧,估计后面也没什么交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