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13章 罗屏儿的思绪

813章 罗屏儿的思绪

  一前来丹王城外海,罗屏儿遭到洞玄七子的追杀,连后遇到数波敌人,无力缠斗,又被陆小天爽约。当时罗屏儿将这家伙心里恨了个半死。

  后来碰到这家伙,罗屏儿喜出望外,刚开始,罗屏儿还以为这家伙是在故意戏弄于她,然后在她必经的路上侯着她,再袭杀追敌。可事后回想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当时只怕是这家伙修炼的功法出了问题,心智失守。自己碰到他,也完全是侥幸。

  想起来罗屏儿便觉得有几分后怕,现在对陆小天这家伙还有几分幽怨。当初侥幸碰到陆小天时,这家伙还未完全丧失理智,若不是自己运气好,这家伙只怕多半是不愿意管自己了。

  只是后来与那洞玄七子还有其他人动起手来之后,这家伙才完全失控。

  罗屏儿想到自己被对方身上的滔天杀意,还有击杀洞玄七子等人凌厉的手段所震住。

  这家伙杀尽了这批人之后,身上的血光几乎能冲破天际,罗屏儿也是看得心惊胆颤,担心对方失控下突然给自己来那么一下,连洞玄七子,还有另外几个金丹好手在陆小天手里尚且逃都逃不掉,全部被灭杀。这家伙真要对自己不利,自己可撑不过一两招。

  心里怕得要死的罗屏儿自知无法力敌,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方眼中的疯狂杀意算是稍稍退去。眼神带着无法言寓的邪意。自己当时还大为松了口气,语气里也多有媚惑之意,只求能躲过一劫,没曾想却是玩火自焚。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已经欺近咫尺之内,后面的事罗屏儿回味起来晶莹的脸上仍然一阵面红耳赤。这家伙发起疯来完全不似平时那般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镇静与淡漠,也不顾她初尝人事,完全像是一头野兽一般。错非她是独阴之体,又习得媚术,换作一般金丹女修,绝计承受不住。

  从初见的智珠在握,到后来抬手间来掉刘镜川时的冷酷,到极乐岛相遇时视作路人的淡漠,再到诛杀洞玄七子时的杀气冲天,狂野不可一世。到岛礁上的疯狂,到丹王城中,青云洞府中每过一段时间的相聚,到陆小天在战仙塔内横扫丹王城的一众天才修士的孤傲。

  再到眼前,这道飘然出尘的背影,罗屏儿迷离的眼神中带着几许醉意,如此多的形象融合在一起,构成了眼前这独一无二的家伙,矛盾而又自然。

  也许他大多数时候宁愿泯然于众人,可一旦被触发,便是石破天惊。那些惊才绝艳,自命不凡的仙家子弟相比之下也只能黯然失色。

  不知不觉,竟与对方相处了数十年之久。从刚开始被对方占据,初时心里的复杂,罗屏儿陡然间回想起来,才发现那银色长发,略显削瘦的身影,还有那能洞察人心的深遂眼神不知不觉中已经刻画在心底深处,竟然如同最深刻的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也许眼前的他才是最真实的,如月华流水,不染纤尘。”

  罗屏儿喃喃低语,看到徜徉在月华下,心静如水,如同婴儿一般露出享受神情的那家伙,罗屏儿感觉到自己最柔软的那根心弦被触动了。

  击杀洞玄七子的惊人杀意,横扫丹王城金丹级尖高手的孤傲,还有其他时候的淡漠,似乎都成了一种掩盖,只为守护眼下这颗质纯的心灵。一个嗜杀的魔头,一个内心真正孤傲的人,不会有眼前的这一面。

  罗屏儿一步踏入那月华之中,看到陆小天神色平静,没有丝毫反应,心头不由一喜,以这家伙的惊人修为,不可能感应不到她,之所以这般全无动作,也许是接纳了她的存在,罗屏儿纤足一点,身体飘然来到陆小天身后,双手环住陆小天的腰,脸颊贴在那坚实的背部。一起徜徉在这月华之下。

  “不打算回丹王城了?”在这样静谧的月色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罗屏儿才出声问道。

  “不知道,想回的时候便回,不想回的时候便到处走走。”陆小天一笑道,与天地间溶为一体的那一刻,似乎身上的负面情绪都散发了出去。

  那击杀了数以万计的金丹级妖物,杀意沉于体内,混杂进剑胚,剑珠之中,虽是提升了剑胚的杀伤力,却也使得陆小天无形中多了几许负面情绪。直到现在,陆小天才有了一种浑身一轻的感觉。

  “你是不是因为练丹未成离开了丹王城,其实你也不用担心,结婴丹我身上便有,很早就有了。”罗屏儿轻声说道。

  “是不是后来你父亲又从飘渺殿里送出来的?”陆小天嘴角一跷道。

  “你怎么知道?”罗屏儿明媚的双眸顿时瞪得大大的,张着小嘴紧盯着陆小天,按她父亲传过来的话,这件事绝对只有她父亲跟她两个人知道。陆小天如何能知晓?罗屏儿忽然紧紧抓住陆小天的手臂道,“快说,你出来之前,是不是在飘渺殿见过我父亲?”

  “没有。”陆小天摇头道。

  “那你如何能知晓,不要卖关子。”罗屏儿以往也有几分欣赏陆小天这种智珠在握的样子,现在却忽然有几分气恼起来。

  “以前刚进飘渺殿时,我被一个金丹后期的家伙诓到你父亲所在的山洞里去,那个家伙跟你父亲勾心斗角,出现了些变故,我知道了结婴丹藏在那山洞里。后来机缘巧合下,我经过一个传送阵去了其他地方,跟你在极乐岛相遇时,被传送出来没几天。”

  “出飘渺殿前,我重新去了趟山洞,发现里面的禁制已经被破坏,结婴丹已经被取走。知道那里有结婴丹的人不多,当然,我也只是个猜测,没想到你父亲还真活着,看来他的造化也是不小。”

  陆小天此时心里极为震动,浮屠行僧的肉身有多可怕,他也曾亲眼目睹过。

  便是强横如玄魇鬼王,鬼王后期的强者,在飘渺剑胎的攻击之下,尚且没有多少抵抗之力,差点殒落在飘渺殿,另外几个元婴修士更是不堪。甚至连抵挡都做不到便殒落了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