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17章 鹤音散人

817章 鹤音散人

  若非池劫修炼的功法非同一般,地幽谷在几大势力的排挤下几乎也无立锥之地。

  饶是如此,他的地幽谷也几经转移,到了蓝魔海域边缘地带的一处荒岛之上,虽是灵气充裕,毕竟也远离了蓝魔海域中心,总会碰到一些突如其来的危险与天灾,并非立派的上选之地。

  天可怜见,这个时候不仅给他送来了极品结婴丹这样珍贵的礼物,还有那炼丹的青年男子,绝对是他生平仅见最为厉害的炼丹大宗师。

  就连丹王城的大宗师都未必能比得过这个青年,否则极品结婴丹也不会百年难得一遇了。

  将这炼丹大宗师收入囊中,破阶丹一成,他已经被卡了一个甲子的瓶颈也将会被突破,到时候到了元婴中期,实力大涨,足以笑傲一方,至于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子女,只要灵材足够,想必也能把他们送到元婴境。

  “无双城的无双老儿,百年前当众羞辱于我,后又将我的地幽谷赶到蓝魔海域边荒之地,待我修行有成,再回来给你好好清算一下百年前的旧帐!”

  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将这青年收入地幽谷中,池劫老祖嘿然一笑,形势比人强,他倒是不担心对方会拒绝,好言相劝不成,便只有硬请了,相信这年轻人知道其中利害。

  池劫老祖心里大叫上苍待他不俗时,陆小天心里何尝不是天人交战。自从在望月修仙界便炼制了凝金丹之后,一百数十载始终被卡在高级炼丹师的门槛。心情抑郁之下,这才离开丹王城,想要寻些机缘。

  飘泊于各处海礁,荒岛,海面大半年之久,见识天地之间的伟岸,因为击杀那数以万计的金丹级妖物,陆小天体内杀意带来的隐患渐渐消弥,心境趋于平和完美。

  在这月夜之下,看海面潮起,与天地连成一线,心境纯和,陆小天突发炼丹的想法,没想到一直无法突破的壁障这次竟然是畅通无阻,并且一路高歌猛进。

  也许是厚积薄发的缘故,原本这一炉结婴丹可以出三颗结婴丹,只是炼到中途,那股想要一股作气直冲云霄的豪气却是未减半分,几乎没有多少犹豫,陆小天停止拉丹,动用卸灵术卸去部分药力,撤去灵竹炭火,换成焚罗灵火。

  原本已经有结丹迹象的灵液再次搅和在一起,不断地浓缩,而炼丹炉也承受不住这药力如此急剧的变化,陡然间炸裂,结婴丹也在这一刻成形,一飞冲天。

  一颗级品的结婴丹就此炼成。陆小天心里的激动和兴奋可想而知,极品结婴丹的速度不在他之下,当下便要动用蝠王法翼将这结婴丹收取,只是没想到半中杀出这么个拦路虎。

  眼下不仅是结婴丹落入对方手里,就连自己也无法走脱,当初他在丹王城,便是为了避免与其他势力牵牵绊绊,所以显露出来的实力始终只是中级炼丹师,不上不下。

  因为暴露的炼丹水平太高,势必无法在其他势力间如鱼得水,陆小天也无意于得庇于哪家势力。

  眼下自己的炼丹水平已经被这池劫老祖看个分明,怕是再难以幸免了。

  此时陆小天心里也唯有苦笑一声,遮遮掩掩了这么久,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终究还是被人窥视过去。普通的金丹修士也还罢了,偏生是这样一个元婴老祖。

  罗屏儿从后面飞掠过来,面色也是僵硬无比,原本一件天大的好事,却没想成了这样的结局。

  “夫君,好在此人也未曾想要害你性命,不妨先应承下来,待日后有机会了再想脱身之策。”罗习儿担心普通的传音会给元婴老祖听了去,于是用灵犀法螺给陆小天传音道。

  “暂时也别无他法了。”陆小天纵是心里再不情愿,也是没办法了。

  “哈哈,这天大的好事,如何少得了我鹤音散人一份。”

  只见一阵清灵的鹤鸣之声传来,一个须发皆长的秃头老者盘坐于一只翼展数丈的白身黑颈丹冠鹤之上。那灵鹤挥翼如风,目光似电。清鸣声便震得陆小天耳聋发馈,两耳嗡嗡作响,反观罗屏儿更显不支,身体微微一晃,陆小天斜跨一步,及时将罗屏儿扶住。

  “老夫这灵鹤闻到此地有异宝出世,特地驾鹤而来,刚好听到了一些话,劫池道友倒是好大的威风,抢夺小辈东西不说,还想强行把人掳到地幽谷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老夫半个方外之人也是看不下去了。”

  鹤音老怪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坐在那灵鹤之上,衣袂飘飘,须发随风而动,着实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范。

  “鹤音散人,别在本尊面前装一副高人的样子,数十年前,你偷了蓝冥城主的一块驭雷石,现在蓝冥城主的高额悬赏尚未被人得去,你便自暴行踪,当真不怕蓝冥城的报复吗?”

  池劫老祖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揭这鹤音散人的短。

  “无主宝物,有缘者居之,那驭雷石既然落入老夫手中,说明此物与蓝冥城主无缘,天授不取,反受其咎,老夫取了便是顺应天道。”鹤音散人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道。

  陆小天听得是一阵无语,不过能炼就元婴无不是活了几百年以上的老怪物,什么风浪没见过,脸皮厚一些实属正常。其他一些更加道貌岸然,实际上阴损奸诈的人陆小天也见过大把。

  “无耻之徒,这里的事与你无关,自行退去,老子跟你相安无事,也不把你的消息透露给蓝冥城,否则你等着蓝冥城的追杀吧!”池劫老者怒喝道。

  “看来劫池道友是想与老夫斗上一斗了,也好,老夫也想领教一下劫池道友的劫阴大法修炼到了何种地步。这位小友与贤妔丽稍退至十里开外便可,我那灵鹤会护住你二人不受海中妖兽所扰,万一被波及到,可就是老夫的罪过了。”

  鹤音散人语气平淡,身体自灵鹤的背上飘然而起。虚空踏步,衣袂飘飘。

  陆小天听得直想吐,这鹤音散人这老东西看来这一套是用惯了,明显是想要让那灵鹤挟持他二人,在其嘴里却好似在为他跟罗屏儿着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