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18章 斗法
  只不过那鹤音散人的灵鹤竟已经是一头十阶灵禽,振翅之下,速度比起他那蝠王法翼也慢不了多少,陆小天暗自心头一跳,不愧是灵禽一族,在速度上先天便要占据不少优势。

  那灵鹤破空而来,丹冠红光闪烁,隐隐一股极其强大的火灵气似要扑面而来,灵兽袋内的小火鸦又是有些躁动,对此陆小天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这鹤音散人的灵鹤已经是绝强的助力,自己养的这只小火鸦算起来也有一百几十年了,吞食的兽灵丸难以计数,越养这嘴巴便越叼,非九品的兽灵丸不吃。

  前些年月还养成了生啖火灵石的毛病,而且通常还只对上品火灵石感兴趣,中品火灵石偶尔饿极才会尝上几颗,至于下品火灵石更是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换作其他只要天赋不是太差的灵兽,用兽灵丸堆这么长时间至少也能堆到八阶或者是九阶妖兽的地步,可这小火鸦除了胃口和脾气大涨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涨。胃口一大,没吃饱,脾气自然也大。

  别人养灵兽是养了个帮手,自己养了这么个大爷偏生还被折腾得没脾气,陆小天心里除了郁闷也是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好歹小火鸦救过他几次命,就冲这点,一直养着这小家伙也是没所谓了。

  此地终归是鹤音散人与池劫老祖直接暴发冲突的地方,不宜久留,陆小天带着罗屏儿向后暴退,而那十阶灵鹤翅膀轻轻一挥,便轻巧的中在陆小天身后。

  那边鹤音散人存心想要给池劫老祖一点厉害瞧瞧,踏步之间,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火光,如同慧星扫月,便是隔着十数里,陆小天也能感觉到那股燥热感袭体而来,奇热难耐,陆小天连忙带着罗屏儿又后退了一些。看着那数十丈下方的海面,竟然开始沸腾一般。随着那抹红光扩大,连天空都被烧出一片火红。

  陆小天心中骇然,哪怕是目睹玄魇鬼王与血狮老祖等人动手,也只是远远一观,他自己已经逃遁,并未能真切感觉,此时距离稍近之下,此时自己的感知又更上一层楼,自能更清晰的感觉得到。

  这火系的元婴修士动起手来,那扑天盖地的炎炎红光,竟有焚天煮海之能。

  转眼之间,海面上竟蒸起了丝丝白色的水汽。

  “你竟然一只脚踏入了火之真意的门槛!”池劫老祖怪叫一声,身形暴退,惊疑不定地看着鹤音散人道。

  “老夫醉心此道数百年,直至十余年前,方才悟得这一丝大道之真髓,今日借你这把刀来磨炼老夫这一丝真意,也算不枉老夫苦心修道多年。”

  鹤音散人大袖一挥,里面一柄数寸长短的古朴小刀如流光火影,向池劫老祖斩来。

  “装腔作势,你若是真修得火之真意,便是后期大修士也奈何你不得,有此通天实力,岂会跟本尊费这诸多口舌。”

  很快池劫老祖冷冷一笑,方才出声也只是试探对方,若在寻常时分,便是这鹤音散人虚张声势,他也不愿意留下来与鹤音散人硬碰硬,凭白消耗了自己的法力。可那小子是炼丹大宗师,其价值之大,远甚于他所见过的诸多天材地宝,而自己所需的破阶丹,也多半要靠此人来完成。

  便是这鹤音散人实力不俗,少不得也要捊一捊对方的虎须。

  池劫老祖手中幽光一闪,一根尺许短棍出现在手中,那短棍幽光流转,阴气森重。

  池劫老祖一棍打下,竟隐隐有阴涧淌水之声,听在耳中,如那千载不见天日的阴泉之中,深入骨髓的泉水幽暗泉水流淌。

  截阴大法运转之下,阴幽棍黑影重重,朝那红色流光般的小刀打去。

  轰地一声,炸裂出大量的火光,池劫老祖身体往后飘飞出一截,脏腑之间一阵不适。

  鹤音散人也是微微晃了一晃,那火红流光倒卷入手心,鹤音散人左掌一托,法力注入火红小刀之内,这才将小刀的那股颤动消除掉,鹤音散人讶然看向池劫老祖。

  “你那幽涧棍何来如此大的威力?”

  他与这池劫老祖也不算陌生了,池截老祖凝结元婴的时间比起他尚且要早二十年,只是进入元婴境之后,修炼速度却是不快,反而落在了他的后面,现在鹤音散人已经是元婴中期。而对方卡在元婴初期巅峰已经有一甲子。

  单在修为上,鹤音散人已经能稳压对方一头,因此才会这般信步闲庭,泰然自若。

  “老匹夫,莫非你真以为修为能夺过本尊一头便能稳吃本尊了,本尊修为虽是稍弱于你,但这些年的光阴又岂是虚度,本尊几乎走遍了大半个蓝魔海域,寻得数千载寒幽潭,浸泡于寒幽之中百年,又以秘法祭炼,便是你阳火之气再重,拥有焚天煮海之能,本尊这一棒下去,也要给你破得干干净净。”

  池劫老祖嘿然一笑道,“漫说你才踏入元婴中期不久,便是法力再精深一些,本尊也是不惧。当然,你若真悟得火之真意,本尊调头便走,也省却了这许多麻烦。”

  “老夫若是真修得火之真意,早就一把真火烧得你形神俱灭,哪里会跟你这般废话。”

  鹤音散人心里暗骂一声,自己那炎乌黑羽中倒是蕴含一丝火之真意,只可惜天地之间的本源道意岂是这么好领悟的。自己也不过是借这炎乌黑羽狐假虎威一把罢了,这池劫老祖一双招子倒是锃亮,一眼便瞧破他是在虚张声势。

  “好,上次跟你动手还是百年之前了,老夫就看看你这百年究竟有多少长劲。”鹤音散人面色一沉,手心处一只拳头大小的炎乌虚影乍现,与那火红小刀一阵交缠,火红小刀轻啸阵阵,隐隐有炎乌啼叫之声。

  小刀再次化成流光火影,至上面下虚空劈斩,直指池劫老祖眉心,其速之快,便是远处观战的陆小天也只觉得眼前一花。这池劫老祖端地是厉害,换作他来,也不知能否接下这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