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25章 异变再起

825章 异变再起

  绝不能让这种情形出现,陆小天面色一凝,哪怕是炼废,也绝不能同时炼制出三颗破阶丹来。

  砰砰!陆小天拍出的掌劲接连打在炼丹炉之上,下面的灵竹炭被一扫而空,梵罗灵火喷勃而出,丹炉内大量的药香味通过卸灵术被释放出来,弥漫在这天地之间。

  海面上一阵暗流涌动,池劫老祖面色大变,这破阶丹引起的动静竟然不在那极品的结婴丹之下。万一被鹤音散人察觉到不妥赶来,这可如何是好!该死,这小子不会打的这主意吧。

  池劫老者心中一急,只是他发现自己哪怕是个元婴老祖,此时竟然只能坐视事态的发展。让他这个关头让陆小天停止炼丹,他是没这个胆子的,行百里者半九十,万一对方因为最后一步打了岔炼成废丹,他担不起这个风险。

  只是如此下去,池劫老者眼神寒凉,也许这小子便是想要他跟鹤音散人争斗起来。倒是好厉害的心思,可惜自己却是只能坐等着。不过真要是破阶丹炼出来,便是跟鹤音散人翻脸也在所不惜,只要破阶丹到手,哪里管得到了许多。

  池劫老祖心里这般作想,双眼紧盯着那炼丹炉,而神识却是悄然外放了出去。警惕着四周可能出现的变故。

  丹炉内的灵力再次急剧变化,砰!一颗拳头大小,通体莹白,光华流转的灵丹破炉而出。这破阶丹并不比极品结婴丹,结婴丹由飞婴果炼制,极品丹药业已通灵,有飞行之能。眼下这颗破阶丹,乃是陆小天利用丹炉内的力量刻意而为,直接使得那破阶丹飞出,远离自己。否则万一被元婴老怪争抢波及到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破阶丹,还是中品破阶丹!”

  饶是池劫老祖心里早有准备,此时看到这灵丹出世的一瞬,顿时心花怒放,原本他也做好了一定的思想准备,毕竟炼丹不可能一炉就能炼制出来。丹术大宗师也没这个把握,可谁知这年轻人不仅给他把破阶丹炼制出来了,而且还是中品。对于他而言,其价值远超那颗极品的结婴丹。此人之丹术,怕是独步蓝魔海域了!

  带着这样的感慨,池劫老祖身形如电,暴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向那丹药伸手摄去。

  “池劫道友,何故如此心急,既有异丹出世,何不请我这个老友前来一观,也好一饱眼福。”便在池劫老祖伸手抓向丹药时,另外一道声音骤然想起,不是鹤音散人还有谁来?

  只见那十阶灵鹤化作白光,风驰电掣向破阶丹疾飞而去,鹤音散人伸手一挥,一把雷影火罡砂二话不说,直接打向池劫老祖背部,企图逼得池劫老祖不得不回身自救,让其无暇夺取灵丹。

  池劫老祖也不见多余的动作,他筹集灵材多年,此前对于鹤音散人已经暗暗起了警惕之心,岂会毫无准备。只见其身上的衣襟一鼓,一只石磨凭空而现,那灰色的石磨旋转,陡然间变成方圆近丈大小。

  鹤音散人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池劫老祖还有这一手,上次与他斗法时,也未曾见得池劫老祖动用此护身之物,看来这次为了破阶丹是准备拼命了。这诡异的石磨出现得太过突然,此时想要控制雷影火罡砂改变方向却是来不及了。“也好试试你这宝物的防御。”鹤音散人眉毛一挑,对于雷影火罡砂的杀伤力极有信心。

  轰轰....雷影火罡砂打在那石磨之上,一阵阵激烈的爆炸声响起,夹杂着大量的火光,石磨被炸出大量的石块,鹤音散人脸上一阵肉痛,这雷影火罡砂可是费了他好大的功夫才炼制出来的,用一些少一些。

  “竖子,等老夫取了破阶丹之后,再将你抽魂炼魄!”鹤音散人心里暗骂一声。

  陆小天炼制完破阶丹之后,面色一阵苍白,显然是神识消耗过度所致。旁边罗屏儿连忙上来帮忙搀扶着,整个炼丹的过程,她看在眼里,如此长时间的炼丹,又是等级如此高的丹药,所消耗的神识足以让一个金丹后期大耗本元,恐怕至少得十天半月才能养得回来。

  “尔等好生看着这位炼丹师,待老夫与池劫老怪分个明白,回来之后再作计较。”

  追击着池劫老祖的同时,鹤音散人不忘回头吩咐了一句,在鹤音散人的眼里,陆小天这个丹术大宗师的价值简直无可估量,开炉第一炉丹便成功出丹,所出的破阶丹竟然还是中品,若非亲眼所见,实难相信有人的丹术达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便是他手下所有的弟子加起来,怕也抵不得此炼丹师的皮毛。

  池劫老祖心里决不轻松,身后那石磨因为挡了雷影火罡砂被炸得残破不堪,怕是就此报废了。

  不过只要能拿得破阶丹,一切便都值得。此时池劫老祖也传音给池天峰还有另外的大儿子,让其好生看管陆小天,毕竟他这次与鹤音散人一战,在所难免,就此战败,自然是一了百了。

  不过他准备日久,鹤音散人想要拿下他却也绝非易事,他现在不过是元婴初期巅峰,鹤音散人也才能勉强压过他一头,真等到他突破到元婴中期,回过头再来收拾这鹤音散人也不迟!总之,成功脱身,多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借着石磨挡住雷影火罡砂的这一瞬,池劫老祖速度再增,伸手向前抓去,眼看着破阶丹不过数十丈之遥,这点距离对于一个元婴老祖而言,触手可及。

  池劫老祖心中一喜,费尽百载心机,便为了这一刻,便在池劫老祖欣喜若狂的同时,此时异变再起。那看似无物的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一点亮光,看上去像是一只透明的小环。上面散发着一阵若有若无的妖力,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破阶丹的下方。透明小圆环一闪,便托住了破阶丹。

  池劫老祖伸手一抓,竟然抓了个空,这一惊顿时非同小可,在他全神提防着鹤音散人的时间,没想到还有其他威胁窥视在侧,而且全然没有被他与鹤音散人发觉。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动本老祖的灵丹,莫非是想与本老祖拼个你死我活不成!”池劫老祖勃然大怒,声音震荡天地,在海面上刮起一阵无形的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