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27章 形势混乱

827章 形势混乱


  “到时候一试便知,呆在这里,无论是那池劫老怪还是鹤音散人,都不可能给咱们结婴的机会。”陆小天暗自摇头道。

  便是罗屏儿,到现在便已经达到金丹中期,修炼天赋也绝计不差,也许到金丹后期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若是一直被两个元婴老怪压着,岂不是要错失机会。眼下这种局面,可不是想有就有。

  原本陆小天还觉得事情可能弄砸了,只是现在的情形看来,似乎比预料中的还要好上几分,那蓝虾妖修实力绝强,在空中以一敌二尚且不落下风,时而遁水,时而飞天,一对虾螯便敌住了鹤音散人的火红小刀,以及池劫老祖的幽涧棍。

  时不时那虾妖修身上蓝光闪动,还会隐匿形迹一般,凭空在空中消失,虽然不是真的消失,不过这种神异的法门却也让陆小天看得心惊肉跳,这种元婴修士的手段可是远超他的想象,面对这虾妖修,他便是有蝠王法翼,也极有可能落在对方的手上。

  不过好在鹤音散人与池劫老祖都不是易予之辈,每次妖妖修隐形时,鹤音散人便会打出大量的雷影火罡砂,而池劫老祖那锦色小袋口子大张,里面大量的黑钉打出,如狂风骤雨,用不了多久,虾妖修受到攻击便会被迫现出原形。

  而此时自海中杀出的这群虾兵蟹将一路横冲直撞过来。速度极快。而且攻击之中自成章法。

  陆小天暗自心惊,看来古人云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果然没有错。

  寻常的金丹妖物绝不至于会有这份灵智,陆小天以往在丹王城外海击杀的金丹级妖物数以万计。但灵智却罕有能与眼前这群虾兵蟹将相提并论的。大多数的金丹妖物都处于蒙昧期,灵智未开。

  而修炼有成的元婴级妖物,除了极个别智力低下的异种,大多数灵智已经不在正常人族之下。这些虾兵蟹将论及战力,也许还不如陆小天当初在丹王城外海碰到的一些九阶妖物。

  但因为那虾妖修得道,开了灵智,这群虾兵蟹将跟着那虾妖修,耳濡目染下,也受到了一定的感化。灵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这些虾妖蟹妖配合起来,战力极强。

  啊!为首的那只九阶妖蟹战力颇高,普通的丹元法器甚至无法攻破其外壳,只能留下一点白色的印记。那青色的妖蟹速度又快,粗长的蟹脚一摆便到了数十丈开外,有一个离池天峰不远的金丹修士甚至还没来得及飞腾至空中,便被那妖蟹直接用巨大的前螯拦腰夹成两截。

  还有一人便是飞到了半空,有一只九阶的妖虾也直接从地面弹跳而起,夹断了那人的双腿。

  这些海底的妖物毕竟还是有不足之处,虽然攻击强大,不如人族修士的手段来得诡异多变,而且大多数金丹级的海妖兽也无法飞至空中。

  “这群畜牲!也有够不到的时候。”池天峰等人飞至空中之后,后怕地骂了几句,此时增摇还未过来,方才猝不及防下,差点吃了大亏,便算是如此,也是两死一伤。下面的妖虾和妖蟹太多了。

  陆小天与罗屏儿撤得最快,早就已经飞腾到了半空中,并没有跟这些虾妖,蟹妖接上阵仗。

  他的注意力也一直两个元婴老怪与虾妖修的身上,这些金丹级妖物与池天峰,朱纤雨等人的激斗吸引不了他的注意。

  只不过那虾妖修在空中几近隐身的功夫倒是让陆小天生起了一阵警惕,这种手段倒是有些类似以往他在混元道藏中碰到的那种虾妖,只是两者的实力不可同日而语,根本没有可比性。

  忽然间,脸上有些湿凉之意,天空中竟然飘起了一阵细雨,陆小天的神识原本就放得极远,此时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悸,似乎有大股妖气袭来,而袭击的方向并非他们这一波,而是增援过来的那地幽谷的修士。

  不对,既然以这些虾妖与蟹妖的灵智,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的妖物,必然能想到人族修士能飞天遁地,而他们作为海妖兽,并无御器行空的本领。既然如此又如何会气势汹汹的杀来,却扑个空?

  这些妖物还另有伏兵!陆小天心头一凛之下,立即跟罗屏儿传音,果然,陆小天话音刚落,罗屏儿心里正有些惊疑未定,一眼看去。

  那增援过来的人族修士中忽然一片人仰马翻,十数名金丹修士还未反应过来,便血洒空中,只见一群背上带着双翼的虾妖在攻击之后现出原形,却已经冲入到增援过来的金丹修士中。

  “好厉害的妖物!”罗屏儿指的自然是这些妖物的心机,竟然还在这里打了个埋伏。

  此时虾妖修与池劫老祖,鹤音真人已经打得沸反盈天。

  便是动用灵目术,也只能看到一只深蓝色,身长达数十丈的巨大虾妖本体在空中一阵颤,与池劫老祖两人从天上打到海里,又打到天上。便是离这里已经有数十里之遥,因为三个元婴级老怪动手,激起的海浪仍然如同海啸一般,朝着海岛疯涌过来!

  再一眼看去,那三个元婴级老怪的身影已经在百里开外,那虾妖修倒是好本事,以一敌二尚且不落下风,人妖大防,比起直接让鹤音散人与池劫老祖相争效果好了太多,眼下岛上的局势又被这些虾兵蟹将搅得天翻地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走!”陆小天对着罗屏儿轻喝一声,便要往斜里冲出,只不过人影一晃,一个人已经挡在了两人面前,正是池天峰,此时正一脸冷笑的紧盯着他,“早就知道你要捣鬼了,识相的滚回去,别逼老子收拾你。”

  池天峰嘴上虽是这般说,心里却是巴不得陆小天冲动一些,他好名正言顺的下手,否则没有足够的理由,真把这炼丹师怎么样了,他父亲估计也不会放过他。

  “道友既是家师请来的贵客,不如等家师回来之后,向家师辞行,想必家师也不会不允,若是这样不辞而别,家师怪罪下来,妾身可是吃罪不起呢。”朱纤雨也挡住了两人另外一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