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36章 一明一暗

836章 一明一暗

  “莫非阁下以为凭着自己九阶的体修修为便可在我这岛上横行不成,真是笑话。”黑衣鬼面人沙哑一笑,表现出与自身黑衣下庞大体形不相称的迅猛,却又带着几许轻灵之意,身形一晃,便来到了陆小天的身前。

  手如翻天印一般自陆小天头顶盖下。

  陆小天眼神一阵诧异,知道他是九阶体修爆发力不可以寻常的金丹后期修士思之,还敢采用这种以大压小的打法,不得不说,这俑陶傀儡心里的底气还真不是一般的足。

  看来这些年陶俑傀儡也是涨劲不小,陆小天微哼一声,元婴期以下,敢在他面前这般托大的,在丹王城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最终的结果都是被他狠狠的收拾了一番,连续数战之后,丹王城的金丹修士再也兴不起进战仙塔挑战他的勇气。

  也罢,就看看这陶俑傀儡提升到了何种地步。

  对着那盖下来的大手,陆小天左手向上,如托塔之势。向上迎击。

  入手处一股巨大的力道压下来,确实非同一般,不过却也还在陆小天的接受范围之内。

  很快,陆小天脸上泛起一丝冷意,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是打的这个主意。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眼前这黑袍鬼面的家伙趁着牵制他的功夫,陆小天的背后劲风却是一闪。一只尖利无比的青铜枪向陆小天的背后扎了过来。

  同时前面这黑袍鬼面的家伙身形一动,整个人到了陆小天的头顶,自上而下,如泰山压顶之势,奋起全身力量,压制住陆小天,不给陆小天过大腾挪的空间,竭力为后面袭击的那人创造机会。

  陆小天手略微一抽,却是抽之不及,后方的青铜枪,锋锐的枪芒如同要撕裂陆小天的身体一般。

  陆小天吞服下一只九阶的妖蝎元神精魄,背后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一手托着头顶上的黑袍鬼面人,如天王托塔之势。同时右足支地,左足如蝎尾一般跷起猛地一甩,甩在青铜枪的枪杆上。

  背后那青铜枪被这股巨力抽得直接甩飞出去。头顶上的黑袍鬼面的家伙意识到不妙,手中掌劲一吐,身体腾空,重新恢复正常,想要撤退。

  “现在想走,不觉晚了一些吗?”不过陆小天却是不肯让对方如意,伸手隔着数尺虚空一抓,一道道韧性十足的气劲自陆小天的五指之中延伸而出,如同长绳一般,缠住黑袍鬼右的脚脖子,用力一扯。

  “不好!”黑袍鬼面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力扯住,比起之前跟陆小天交手时,力道大了近倍,陆小天本就已经是九阶体修,此时又动用吞魂大法下,哪怕是同阶的体修,实力也远远不及。

  陆小天手再往前一探,抓住那黑袍鬼在的脚踝,以这家伙为武器,拎着此人狂猛无比地砸向那再次刺过来的青铜枪。

  手持青铜枪的那人惊叫一声,连忙收枪,只是却是没能完全收得及时,仍然扎进去了少许。

  被陆小天拽住的家伙惨叫出声,陆小天扯着其再次向偷袭之人猛砸。

  “且慢,道友实力强绝,但也不要逼得我二人与道友来个两败俱伤!”

  被陆小天捏住的那家伙惊慌下,面具被挑飞,露出里面的陶俑脸。此时这家伙语气连连说道。

  如果是寻常的金丹修士,陆小天才不会管对方说什么,只是这陶俑傀儡委实太过诡异,陆小天却是不敢太冒险,以对方眼下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也没什么好忌惮的,杀了这两个家伙,却也没什么好处,他要的只是经传送阵离开这里,跟这两个家伙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至于那傀儡卷轴中的东西,结阵倒是威力无穷,若是以前,陆小天羽翼未丰之时,定会非常感兴趣。

  可此一时,彼一时对于他一个快要结婴的人,实则帮助也并不是很大。陆小天以前在丹王城收集傀儡,也只是在不测之时,备不时之需。

  而这陶俑傀儡,实力虽然不俗,却也还只停留在金丹后期的水准,放出去还是一方高手,在自己眼前,只要对方未动用底牌,再将其拿下,却也不费多大的功夫。

  既然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陆小天自然是不会去做。

  “想不到道友竟然能将元神附身在这傀儡里面,这份秘法当世少见。”陆小天松开了陶俑傀儡,微微一笑。

  听到陆小天这般说,陶俑傀儡那僵化的脸上竟然出现一丝警惕之色,陆小天心里大是感叹,此傀儡之术也不知是何人所创,竟然能神妙到如此地步。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对于你们身上的秘密,我没什么兴趣,只要两位后面不再干涉我的行动,咱们便相安无事。当然,如果后面两位再耍什么心思,我这份耐性也是有限度的。”

  陆小天警告地说道,心里对这两具神秘的家伙有所忌惮,陆小天还不想逼得对方跟他拼命,当然,如果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又是另外一说了。

  “阁下可是真的要找那虚无飘渺的灵兽?还请阁下据实相告,否则我们也无法对阁下完全放心。阁下虽然实力超卓,但我兄弟二人如果倾力一搏,只要不是元婴修士亲至,鹿死谁手也尚未可知。”被陆小天掀下面巾的陶俑傀儡说道。

  “看来道友真是明白人,也罢,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实际上我是想借助此地的传送阵一用。”陆小天打了个哈哈道。

  “什么?传送阵?这小岛之上,方圆不过数千里,如何会有那许多大型仙城都不曾有的传送阵?”另外那手持青铜枪的陶俑傀儡惊声道。

  “既然要我说实话,自己却是不坦白,看来咱们是没办法正常的交流了,这传送阵我是一定要用的,你们若是知晓,但直接让我传送走了事,否则别怪我把这岛掀个底朝天。”

  陆小天怒意稍起,这两个家伙,还真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当初他被周通追杀,逃入地宫中的传送阵,因为身受重伤,传送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昏死过去。

  “阁下请息怒,阁下要走这传送阵离开也可以,只是希望阁下能告知是从何得得知此地有传送阵一事,是否还有其他人知晓?”为首那陶俑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