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37章 传送离开

837章 传送离开


  后来遇到了些变故,帝坤衔着他躲到了相对隐蔽的地方,现在帝坤又被留在了巨石族内,所以陆小天对于传送阵具体所在的位置也是不清楚。

  当然,陶俑傀儡当初能从寂星湖赶到这血葫岛来,想必不会跟他是一样的遭遇,如果陶俑傀儡肯配合,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严格说起来,此时双方也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陆小天自忖这陶俑傀儡应该不会为难于他。

  “不知阁下从何得得知这传送阵一事?可还有其他人知晓?”为首的陶俑傀儡夫星沉吟了片刻之后问道。

  “我是从一处叫灵鹫坊的地方得知,至于是否还有其他人知道传送阵的存在,就不知情了。两位,不要耽搁时间,若是不引我去那传送阵的地方,我便自己去找了,便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传送阵。到时候可不会顾忌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

  见这两具陶俑傀儡还没拿定主意,陆小天面色一沉,提步便欲走。

  “且慢,看来阁下确实只是想要用传送阵离开了,也罢,便带阁下前去。”夫星叹了口气说道。

  “多谢。”陆小天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总算是同意了,也省却了他一番麻烦。

  虽然心里对这两个陶俑傀儡一直警惕,不过看到陶俑傀儡带他前往的地方,正是当初他醒来之后的那片区域,陆小天心里的怀疑稍有减轻。

  此时夫星已经重新将鬼面具戴上。三人破空而行。

  “恭迎老祖!”那些挖矿的矿奴,还有监工看到两个黑袍鬼面人,面带敬畏之色,纷纷跪伏于地。同时对于陶俑傀儡身后的这青年人也好奇不已,只是以他们的身份自然是不敢多问。

  陶俑傀儡一言未发,只是带着陆小天一路疾飞。

  约摸半个时辰之后,众人来到一片低凹的山谷内,谷内隐隐的血雾缭绕。陆小天面色一动,这血雾为阵法所禁锢,除了这低凹的山谷内,其他地方却是未见分毫。

  陶俑傀儡宽大的衣袖一挥,血雾散开,露出里面一道血色的光罩,而光罩之内,正是一座古朴祭坛般的法阵。陆小天本身是阵法师,传送阵更是用过好些次,自然识得眼前这便是传送阵无疑,看来这次这两个陶俑傀儡倒是没有跟他耍心思。

  “多谢了,你们这神识附身于傀儡这上的手段也确实是神异之极,而炼制的陶俑身躯之巧妙,也是我生平仅见,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陆小天对着陶俑傀儡一拱手,说了句客气话,不管如何,对方终归是将他带到了传送阵这里来。

  “这是自然,修仙界之大,阁下没有见识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便是这蓝魔海域,怕也无人能识得我二人这种手段。”手持青铜枪的陶俑傀儡夫鼎冷冷地说道。

  “虽是独特了一些,倒也并非特例,我就曾在一次拍卖会上,看到过一次傀儡炼制之术,同样也是陶俑傀儡,核心似乎以阵法凝练,只是我对傀儡之道并不感兴趣,未曾拍得此物,具体的介绍也记得不大清楚了。”

  陆小天想到手上从肖黑豹手里得来的傀儡卷轴,想必与这两具陶俑傀儡有什么关联,此时传送阵已经找到,倒也不急着马上离开,好奇之下,用言语诈道。陆小天自然不会说这傀儡卷轴便在自己手里。

  “什么?你见过炼制傀儡的卷轴?”陶俑傀儡一听,顿时浑身一颤,两个家伙眼睛死死的盯着陆小天。

  那傀儡卷轴果然与这两个陶俑傀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陆小天心里暗自一笑,自己不过是诈了这两个家伙一下,只说了傀儡炼制之术,却没有说是卷轴还是其他什么东西,这两个家伙立即说出是傀儡卷轴。

  “拍卖会上见过一次,不过我不是傀儡师,对这玩意也不感兴趣。”陆小天摇头道,“怎么,那卷轴对于两位有什么用处吗?”

  “傀儡卷轴事关我二人祖上传承,还请阁下不吝告之,在下感激不尽。”陶俑傀儡向陆小天俯身一服道。

  “这两位可就有些为难我了,拍卖会上人多眼杂,而且那拍下傀儡卷轴之人,又跟两位一般,并未以真面目示人,我又如何能知道那人的身份。”

  陆小天爱莫能助的摇头道。知晓这傀儡卷轴对这两个家伙如此重要,更不能轻易示人了,这两个家伙跟自己非亲非故,双方暗中还在彼此提防,便算是给些好处,也绝不会将傀儡卷轴交给他们。方才陆小天也只是试探一下双方是否有联系罢了。

  “不过这蓝魔海域虽大,但精通傀儡制作之人应该也不多,两位或可从此方面着手。”陆小天心里带着几分恶趣味地道。

  “多谢阁下提醒。”夫星点头道。

  “好了,我还有事,就不在此叨扰二位了,后会有期!”陆小天一拱手,伸手弹出灵石进入那凹槽之内,传送阵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后会有期!”夫星,夫鼎还了一礼道,心里暗念着以后还是不要见的为好,这岛上有传送阵,若是传出去,恐怕不知道有多少好事之徒要来这岛上。

  “先祖的傀儡制作卷轴竟然也出现在蓝魔海域?是否当初也有族中之人流落到了此处?”阵光闪过,陆小天消失不见之后,夫鼎一脸沉凝之色地问道。

  “应该不至于,也许是通过其他通道来此也说不定。此人在你我面前装腔作势,未必有咱们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只是没想到才一百几十年的功夫,当初的筑基小辈便成长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夫星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传送阵,眼神一片思索之色。

  “什么?你说此人是当初跟咱们一起取了血葫孽徒的叱血葫那银发小子?”夫鼎一听,顿时怔住了。然后语气阴森地道,“既是如此,方才你为何不告诉我,此人明显言语中颇多蹊跷,是利诱,以威逼,哪怕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问出那傀儡卷轴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