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51章 世事两茫茫

851章 世事两茫茫


  �[tr�8

  而一经出门,必定会有罗潜在侧的傲娇苏晴,却已作古。一别经年久,世事两茫茫!

  “罗师弟。”看到昔日骄狂,后来又日趋沉稳大气的罗潜这般垂垂老矣,陆小天幽幽一叹。

  “这么多年未见,陆师兄依旧是那般渊亭岳峙,更胜往昔。”罗潜布满皱纹的脸上绽放出几许见到故人的笑意,“苏师妹若是泉下知晓陆师兄安然无恙,想必也会开心之极。

  “苏师妹出了什么事?”

  陆小天心里的惆怅顿时作化冰冷狂暴的杀机,山域之内顿时百鸟惊飞,野兽惊慌而走。早年在丹王城外海那击杀了数以万计金丹级妖物的庞大杀气虽因为心境的提升被陆小天成功化解,但毕竟杀伐太重,又岂是完全能撇得清的。

  只是因为心境的提升,陆小天现在业已不受那滔天的杀气影响,反而将其中一部化为己用,此时触景生情之下,那乍现出来的杀气,有如怒海惊涛,在这思晴崖内翻滚,直冲天迹。

  “师兄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罗潜满脸惊色,当年的陆小天虽是惊才绝艳,力压群雄,但毕竟只是筑基期,进入金丹期之后,与筑基期完全是两个概念,罗潜只以为陆小天已经凝结金丹,却未曾想过陆小天法力雄浑竟然远甚金丹后期的他。

  “好好,苏师妹之仇,终于有望得报。陆师兄,师弟无能,苏师妹惨死贼修之手,师弟却一直未能报此大仇,反而只能拖着这残破之躯孤守山谷。”

  罗潜连道数声好后,忽然号淘大哭,看上去头发花白的老者此时竟然如同孩童一般。

  陆小天感慨一声,罗潜也算是天赋之资,结丹时间怕也不下于他多少,现在也已经到了金丹后期,同阶修士中哪怕不是最为顶尖的存在,却也绝对是上层。如此人物,却用情至深,苏晴的死对罗潜的打击竟是如此之大。

  通过罗潜所述,陆小天方知当初他们这一批筑基修士中,一甲子之前,吴妍冲击金丹境,在雷劫中香消玉殒。朱玲,冷巧玉几人已作人妇。彭大用生死不知,大半应该是殒落在了敌阵之中。

  而在这场持续了已经两百年的仙修界混战中,不少金丹修士在乱战中殒落,雷万天伤重未愈,但也只有四五十载寿元了。

  至于苏晴,便是因为望月城一战,与苏洪畴被南荒劫生教的数名金丹修士围攻,相继殒落,苏晴更是连尸骨都未能带回,望月城一战,太过惨烈,连活人都顾不了,更何况是殒落之人,也许尸是被妖兽叨走,亦或者是尸骨无存。这一切使得罗潜几乎发狂。

  后罗潜为了给苏晴报仇,寻到机会与劫生教的劫无涯激斗数百回合,这一战惨烈无比,罗潜毁掉了劫无涯一半肉身,但罗潜本身也被劫无涯的劫生蛊所伤,寿元大耗,自那一战之后,劫生蛊便寄生在罗潜体内,劫生蛊本身无毒,也不会攻击受体,只是罗潜后面一旦再与人斗法,消耗的便不仅仅是法力,而是生命本源,也就是寿元。

  那一战之后,罗潜尚属于最为巅峰的状态,可后面回到灵霄宫,又经历了两战之后,寿元大耗,便已经垂垂老矣,看罗潜现在状态,恐怕再与人斗个几次,便寿元尽丧,回天乏力了。

  “宫门老祖尚且无计可施?”陆小天听到了罗潜的现状之后,出声问道,罗潜资质非同寻常,如此年纪便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在整个灵霄宫中,必定会是被重点培养的人物,灵霄宫作为望月修仙界排名中上的势力,自然不缺元婴老祖这种稳定一个门派的基石。

  陆小天不信罗潜这种极有可能冲击元婴的修士,元婴老祖会不加以重视,尤其是在这战乱年代,多一个元婴老祖,虽是不能直接参加修仙界的混战,但对于人心的稳定上,却远不是金丹修士能比的。

  “已经看过了,劫生蛊,便是元婴老祖,也奈何不得,也许也是老祖不愿意花这份力气。”罗潜无奈一笑,脸上带着几分洒脱之意,“不过也没关系,多活一天,我可以守着苏师妹的坟,便是死了,也可以去九泉之下找苏师妹。”

  陆小天听得一阵默然,用情至深,罗潜是他见过的第一人。

  “陆师兄这些年去哪里了?”罗潜问道,他很在意这个问题,甚至罗潜心里带着一些想法,以陆小天的本事,如果当初望月城一战之中,如果陆小天在,是不是会是不一样的结果?

  “说来话长,当初自战月台一战后,我准备回望月城,路上碰到了望月界金丹修士周通的追杀。侥幸逃得性命,却是阴差阳错,从传送阵传送到了另外一个修仙界,也经历了不少事,直到这两日,才又碾转回到望月山脉,然后便直接赶回灵霄宫了,却是未曾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陆小天感喟道。

  “这该死的杂碎!”罗潜顿时满头花白的头发飞扬,虽是未曾亲眼所见,但罗潜完全能想得到,陆小天不过一个筑基修士,该是如何艰险,才能从一个金丹修士手里逃得性命,这其中的艰难,换作自身。

  罗潜甚至想都不敢去想。若是陆小天在,以陆小天笑傲同阶,甚至能越阶而战的战力,苏晴绝不至于早年惨死。不止是陆小天的遭遇,更因为苏晴,罗潜连周通也一起恨上了。

  “制怒!”陆小天感觉到罗潜身上气势上扬之后,身体的机能似乎又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低声喝道。

  罗潜摆了摆手,气势尽敛,故去的终究已经故去,苏晴却是再也无法挽回了,“陆师兄不必替我担心,我这副残躯,也拖不了多少年了,多活一日,少活一日,对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倒是苏师妹的仇,只能指望陆师兄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