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55章 团灭
  “撤!”阿木桑此时连自身都难保,哪里还顾得上那些筑基小辈。

  大叫一声之后,阿木桑祭出一张灵符,一层绿色木甲凭空而现,透明的小剑不停扎在上面,一时间却破不开其防御。

  “这木甲灵符倒是厉害。”陆小天收起火蛟弓箭,眼前这阿木桑的实力最强,等闲手段一时间也难以奈何得了他。陆小天如何会让这阿木桑逃走。

  尚且还有三名金丹修士,如果动用飞剑全力攻杀阿木桑倒也做得到,只是其他人却可能要跑掉一两人。

  陆小天眉头微皱,火蛟弓箭一收,再次取出通灵金鞭,除了这件以特殊手段祭炼过的通灵法器之外,暂时也没有其他立午见影的手段,当然,十阶的妖兽精魄与蝠王法翼并不在此列。

  浩阴葫倒是也可以,不过波及范围不小,灵霄宫不少筑基修士在此,非金丹修士,极易造成误伤,浩阴葫也并非自己的通灵法器,陆小天现在也尚不能达到控制入微的地步。

  哧---陆小天一鞭接连抽出,两道金影再次撕裂长空,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向那逃遁得最快的阿木桑抽击过去。

  阿木桑大叫一声,脸上尽是恐惧的神色,这金鞭已经远远超过了丹元法器的范畴。

  阿木桑手中的狼牙棒里面一只黑色的魂影钻出,仰首咆哮,朝着通灵金鞭张牙舞爪。只是金鞭没有丝毫停顿时的一鞭打散了这虚影,直接抽击在阿木桑的绿色木灵甲上。

  蓬!这连陆小天也不敢直接硬扛的一鞭直接落在了阿木桑的身上。阿木桑惨叫着,身上的木灵甲灵力大耗,灵光消退了一大半。身体在空中暴退,拖也一串长长的残影,只是第二道金影诡异飘来,那数以十计的残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溃灭,穿过了残影,再次落在阿木桑的身上。

  这次阿木桑连惨叫都未发出,身体便在空中被打成了一团血雾,只不过阿木桑实力到底远非之前那黑衣壮汉可比,元神趁机慌乱地逃逸了出来,破空而去,速度之快,竟是陆小天也来不及再行击杀。

  阿木桑的肉身被击溃,另外两名金丹中期,此时在剑雨中也坚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特别是阿木桑的逃走,陆小天再度祭出金鞭,打爆了阿木桑的身体。而原本用于攻击阿木桑的剑雨便分摊到了剩下的三名金丹修士身上。

  再加上这帮人已经不似战斗刚爆发的时候,此时战心全无,一身战力十去六七,两个金丹中期的修士首先支撑不住,数十上百道剑气破了两人的防御之后,直接斩在两人身上,顿时方才还是两具完好无损的身体,此时被切成了不下百块,自空中洒落。

  剩下一个中年妇人,虽是金丹后期,实力不俗,但独自一人承担陆小天的攻击,如何能抵挡得住,这妇人也算决绝,见毫无希望,身体如充气一般,陡然间胀得滚圆,轰地一声自爆开来,将四周绵密的剑气都炸得溃散,待其他的剑气纷纷杀奔而至时,中年妇人的元神已经借着这分功夫逃逸开去。

  倒是那数百筑基修士,被陆小天的剑阵笼罩住之后,没有金丹修士的手段,此时死伤过半,哪里还能支撑得住。

  元敏等人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罗潜起初也是目瞪口呆,也不这些年他这师兄到底有什么迹遇,竟然有这般通天的手段,便是以前仙宫老祖还是金丹期时,怕也远远不如。罗潜悄然打开了黑色令牌上的禁制,另外一缕强大的元神分神也看到了这场摧枯拉朽的斗法。

  “陆师兄,且慢动手,我灵霄宫弟子两百年大战,折扣不少,尚需留些人手日后重建仙宫,这些长地修士虽是敌对势力,倒也不妨日后充作重建仙宫的苦力。”罗潜连忙叫住陆小天道。灵霄宫的外在没有受到什么破坏,但灵物,修士折损极其严重。这摆出箭阵的数百筑基修士已经被陆小天屠了过半,剩下一百几十人留下来也能作些用处。

  杀这些筑基修士也没什么意思,陆小天正不好处理这些人,听到罗潜的声音,自是停了下来,陆小天冷冷地扫了这残存的百余筑基敌修一眼,“降,或者死!”

  那百余筑基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周充斥着密密麻麻的剑气,连金丹修士都挡不住,更何况他们这些筑基小辈,再加上刚才亲眼见识了这银发修士的可怕之处,这些人哪里还提得起丝毫反抗的信心。

  筑基修士也有三百年左右的寿元,眼下非是他们不战,实在是没有一丁点希望。

  “我等愿降!”很快,这百余筑基修士纷纷交出法器与储物袋投诚。

  倒也免了一场杀孽。陆小天伸手一挥,那萦绕在这些筑基修士身侧剑气陡然间散于无形,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战事刚一结束,一道黑气,忽然自罗潜的黑色令牌中冒出。只见黑气在空中一阵蠕动,转眼间,化作一我黑衣老者的身象,这老者须发皆白,脸上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恭迎老祖!”

  罗潜,罗康这些灵霄宫的修士纷纷躬身行礼。

  “恭迎老祖。”陆小天微微一怔之后,也是俯下头,心里暗道原来灵霄宫的元婴老祖是这样的,以前倒是一直未曾见过。

  “灵霄宫弟子陆小天何在?”白须老者喝道。

  “弟子在!”陆小天心里呐闷,不知这老祖是何意。

  “宫主卫立天今日战死,现本尊决定,由陆小天继任现任宫主,着陆小天,率本宫剩下弟子,即刻奔赴天剑山,卫我望月修仙界之道统!”

  陆小天眉头一皱,让他收拾一些敌对修士自是不会推辞,只不过自己并不喜欢为俗事所累,更何况管理一个规模不小的门派,在这种修仙界的混战之中,尤其事务繁多。陆小天正待拒绝,那白须老者的身影已经变淡,竟是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既是如此,后面等面见了灵霄宫的元婴老祖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