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64章 逼近战船

864章 逼近战船

  “无妨,你们先撤,我自有主意。”陆小天摇了摇头。断喝一声,“退!”

  所有筑基修士纷纷用法器载着炼气修士暴退离开飞鸢战船,便在此时,十数里开外的那飞天战船好几门灵炮再次对准了飞鸢战船,来了一次齐射。

  轰!飞鸢战船在刺眼难以直视的灵光中,炸作漫天飞屑,防御灵罩失去作用后,此时众人才深切感受到灵炮的威力。

  便是陆小天已经提前一步示警,靠得近的几个筑基修士仍然被巨大的冲击波在空中掀得抛飞出去,眼前一黑便已经晕死过去,至于上面的炼气修士,更是直接被灵炮的翻滚的焰浪震死,便是陆小天,元敏一时间也无法顾全所有。

  陆小天面无表情,既是生在这乱世之中,有此劫难也是天定。自己一人,也袒护不过来。不过终究也算是救下了大部分。

  看着远处那耀武扬威的飞天战船,陆小天眼中厉色一闪,身体不退反进,越过那尚有些余波的灵光,这点波动,哪怕是不刻意运转法力,也难以伤其分毫。

  “灵霄宫的杂碎,本宗的灵炮可还厉害?”鹰钩鼻男子放声大笑,虽是消耗不小,让他心疼无比,但终究消灭了对方一艘飞鸢战船,算是大功一件。

  “威力不错,不过你毁了我的飞鸢战船,现在我已经没有了飞法法器,勉强就拿你这艘飞天战船来抵吧。”

  陆小天淡然一笑,脚踏虚空,看着眼前那靠近过来的庞然巨物,甚至对侧弦的十二门灵炮也视若无睹,方才一通船战,陆小天也算是摸清楚了这灵炮的威力,十二门灵炮齐发的威力确实不俗,便是他要挡下来,估计也得付出些代价。但还不至于直接至死。

  换个金丹后期修士,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便是陆小天多挨几次,也会十分危险,当然,陆小天并不会站在那里挨打,而且通过方才与飞天战船的一番缠斗,陆小天也试探出来,对方的灵石储备也不是很足,方才一番追逐船战,灵炮,开启防御灵罩,还有将飞天战船激发到更高的速度,消耗应该是在一百几十万下品灵石左右。

  这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也许大多数修士并没有直接的观念,但这么多灵石,在以往已经足够买两颗凝金丹还有多。可想而知这一次船战的巨大消耗。

  便是那些修仙大宗,飞天战船,飞鸢战船,大多数时候是充场面作威慑用。极少用于实战,一是飞鸢战船,飞天战船炼制极其不易,动则须耗数十上百年之功,集门派之力,方有所成。

  而且动用的成本太高,一次作战,轻易打掉一到几颗凝金丹,多来个几次,这样的代价,哪个门派能受得了。当然,这些奢侈品也并非全无用处,普通的金丹修士五六百年寿元耗尽便会殒落,身死道消,但飞天战船与飞鸢战船,除非被击毁,可永镇山门。也算是各有优势。

  陆小天估摸着方才这一场大战,对面的灵石消耗应该也差不多了,打到后面,对方动用的灵炮齐射的规模也明显减少。只要不是十多门灵炮一起齐射,对于陆小天而言,虽是麻烦,但也并非无法应对。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在有蝠王法翼与十阶的妖兽精魄在,陆小天翻手间可灭了这飞天战船上的敌修。进可攻,退可守,自然也就夷然不惧了。

  “凭你要抢我星月魔宗的飞天战船?”鹰钩鼻男子先是一怔,紧接着便放声大笑,其他司徒劲风等人闻言也相继是轻笑不已。只把陆小天当成是个笑话。

  “也罢,那便让某来会一会你这个狂妄的家伙。”方才船战已经获胜,鹰钩鼻男子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哪里舍得再轻易浪费灵炮,若是再趁机击杀这银发修士,这次的功劳大头他便拿定了。

  鹰钩鼻男子衣袍一展,整个人自那飞天战船上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向陆小天暴射,一道莹光灿灿的黄尺向陆小天打来。那黄尺一颤,影影有火光吞吐。

  “且尝尝我这碧磷玄火星斗尺的厉害!”

  这黄尺的威势倒是不小,陆小天看了一眼那灵罩未曾散去的飞天战船一眼,飞天战船与飞鸢战船一般,防御灵罩是通过防御法阵所激发。

  投入灵石之后,法阵一经激发并不会停下,战船上之人凭借阵引,可以自由出入,而外人却无法进入,须得打破飞天战船防御灵罩才可进入。这防御灵罩之强,便是陆小天一击也难以轻易破入。若是给得对方灵炮齐发的机会,更是麻烦。

  能够不动用蝠王法翼与十阶妖兽精魄,还是不动用的好。且靠近了再试一试。

  陆小天心里带着这样的念头,祭出裂地刀,金光闪铄,与鹰钩鼻男子的碧磷玄火星斗尺一阵激斗,裂地刀已经在蕴灵葫中蕴养不少年月,昼夜不停,威力比起那些条件差些的金丹修士蕴养数百年之功效也丝毫不差。

  毕竟寻常的金丹修士没有陆小天这种蕴养丹元法器的宝物,平时要分心修炼,外出历练心境,亦或是伏杀妖兽,占用大把的时间。

  便是裂地刀,威力也不在这鹰钩鼻男子的碧磷玄火星斗尺威力之下。

  陆小天与这鹰钩鼻男子边打边走,元敏等人看得一阵心惊,按元敏的想法,趁着飞鸢战船被对方击毁,早些逃之夭夭便是,飞天战船之威,非元婴修士不能对付。这句箴言在修仙界几乎是公认。

  “不对!”很快,元敏又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以那鹰钩鼻男子的实力,虽是不凡,但比起今日袭击灵霄宫山门的那个阿木桑尚且不如,哪里会是陆小天的对手,不应该在陆小天手下坚持这么久才对。

  陆小天是在拖延!元敏醒悟过来时,陆小天已经接近了那飞天战船的防御灵罩。陡然间,与陆小天对战的鹰钩鼻男子只觉方才还厉害无比,但尚在可以接受范围内的金刀上涌来一阵难以抵挡的力道,整个人被震得与他的碧磷玄火星斗尺倒飞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