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69章 劫无悔的惊怒

869章 劫无悔的惊怒


  “这些丹药拿去分了,看来今天得多忙碌一些,你们这些人得多尽些力。回灵霄宫大营之后,再各自论功行赏。”

  陆小天又弹了十数个丹瓶出去,都是筑基修士用来回复法力的回天丹。

  “是,前辈。”苗若琳等人咧嘴一笑。

  “我身上的回天丹就这些了,之前给你的先拿出来应争,等后面安顿下来,再还给你。”

  陆小天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他炼丹的速度够快,眼下也不是炼丹的时候。现在他们还身处战月盟的地盘,必须尽快离开才成。这控制灵炮也不是轻松的活。按陆小天的估计,后面估计还有些阵仗,夺了船竟然也没足够的人手可用,这局面还真有够尴尬的。

  至于凝金丹的赏格,看似大方,实际上到目光为止,除了给罗康和答应苗若琳的,也不过才赏出去了两颗。相比起收获,特别是这飞天战船的价值,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也许飞天战船对于有的门派而言,这么多年的战争打下来,已经不堪使用,负担不起这沉重的消耗,不过对于陆小天,暂时还算不得多大的负担。

  “前辈,到时候有没有利息?”苗若琳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刘惊雷等人正兴高采烈的跑去控制那些灵炮,听到苗若琳的话,顿时吓得腿一软,差点没仆倒在地。回过头来,看到陆小天青气隐现的一张脸,连忙又转过头去。

  “开玩笑,开玩笑。”苗若琳干笑了一声,开始帮着秋如山兄妹控制船上其他的筑基修士。

  刘惊雷等人步履又是一阵不稳,连金丹修士的玩笑都敢开,特别还是这新晋的灵霄宫宫主,其手段简直是通天,虽是相处不久,刘惊雷等人却是将陆小天敬若天人,苗若琳竟然还敢开他的玩笑,不愧是大当家,刘惊雷暗地里替苗若琳抹了把冷汗。

  “陆道友,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陆小天瞪了苗若琳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一眼,元敏那边用灵炮先后灭掉了谷中劫生教的飞天战船和飞鸢战船,这时已经传音过来。

  “跟着我的船走,去劫生教的营地。随我端了劫生教的大营。”

  陆小天眼中厉色闪过,离开望月修侧界一百几十年,却发生了这么多事,苏晴的殒落让陆小天心里也分外难过。

  毕竟是当时的同门,炼气期的时候虽是小有摩擦,可到后面却是处处了同门之谊,这次截获了两艘飞天战船,而截生教又在返回灵霄宫营寨的路上,正好拿这截生教来开刀。

  “好!”此时元敏也是豪气顿生,陆小天已经带着她们屡屡创造了奇迹,一日之间斩杀敌方金丹修士十数,夺飞天战船两艘,灵草无算,毁敌飞天战船,飞鸢战船各一艘。

  这样的战绩,便是那些金丹修士两百年来加起来,在陆小天这一日的作为下,也是相形失色。元敏在这场混战中颠沛流离这么久,这次却是幸运无比地追随陆小天左右,两艘飞天战船在手,又是突袭之下,这战月盟便是再强,仓促之下岂能拦得住他们。

  劫生教的营地,杀气森重,一杆劫云旗耸立半空,营地四周,修士戒备森严无比。

  此时劫生教的教尊劫无悔正端坐在上首,手里拿着最新的战报玉简,扫视着交战修士呈上来的最新战报。

  “教尊,玄冰门,还有虚天门的那些俘虏已经押到,该如何处置?”一名筑基修士大步走上前来,向劫无悔行礼道。

  “有多少俘虏?”劫无悔放下手中的玉简问道。

  “金丹初期修士两名,筑基修士一百七十一名,炼气修士五百余人,另外那些凡夫俗子已经交给专人去打理。”筑基中年回道。

  “将其押入地牢,通知副教尊。”

  劫无悔沉吟了片刻后说道,他的大哥劫无涯,一身法力高深莫测,实力尚在他之上,若非劫无涯不喜被俗务所扰,这掌教也轮不到他来做。

  劫无涯是他在教内最为有力的臂助,此时又在祭炼玄功恢复伤势,正需要大量修士来祭炼,那些炼气修士聊胜于无,不过金丹和筑基修士倒还不错。

  单靠劫生教本身,自然一时间也抓不到这么多俘虏,这些俘虏一部分是教内弟子抓来,还有一部分却是他用了些手段,向附近南荒与星宿的几个门派交换过来的。只要劫无涯的伤势恢复,玄功大成,这劫生教的战力,还得再往上涨一涨,劫无涯也有足够的实力比肩战月盟战力前十的金丹修士。

  “教尊,教尊,不好了!”此时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失魂落魄的自大营之外御剑而来,落在大厅内直接失声痛呼道。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劫无悔眉头一皱,菲不是今天的战事不利?今天派出去的教众也非主力,便是吃了亏,只要不是全军覆没,也无关痛痒。

  不对,这顾坤山不是被派到飞天战船去了吗?

  劫无悔豁然站起,难不成是飞天战船出事了?虽然因为灵石不够,飞天战船一个月能出动的次数也没几次,但在关键时刻发挥出的作用却也是不可或缺的,飞天战船一出,足够使得那些顶尖的金丹后期高手胆寒。劫生教以前也只有飞鸢战船,后来还是咬牙请大量的炼器师炼制打造出了一艘飞天战船,若是飞天战船有事,眼前这顾坤山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抵这损失的冰山一角。

  “教尊,完了,全完了,教内的飞天战船,飞鸢战船全完了。那星月魔宗的飞天战船突然对我教战船发动突袭,教内弟子十不存一,两艘战船皆毁。”

  顾坤山号淘大哭,仅管他对那些死去的同门并无多少感情,但在这教尊面前,毕竟蒙受了如此惨重的损失,难以想象教尊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该是如何的暴怒。

  轰!劫无悔身前乌楠灵木打造的桌子在他一掌之下顿时化作齑粉。

  “什么?飞鸢战船和飞天战船都毁了,星月魔宗偷袭我截生教,怎么可能!”劫无悔脑子顿时有些凌乱了,甚至没能搞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