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92章 战线稍稳

892章 战线稍稳


  “谁敢上前一战!”空中变化多端,来去无痕的透明巨剑轰然而散,化作点点剑意重新没入陆小天的体内。轻拉了一下弓弦,弦声轻颤,陆小天俯瞰脚下望月修仙界上千金丹修士,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波动。

  此时无论是战月盟的金丹顶尖强者,帝耀,还是银甲女子,亦或是星月魔宗宗主,其他掌门,背上都一阵阵感到凉意,被对方于双方交战之地搦战。

  他们有心想要应战,将此人斩于刀下,但看到方才那死去的几名同道,心里寒凉得实在提不起丝毫战意。

  顷刻之间,四个金丹后期高手身手异处,连对方的皮毛都没能捞到,这不是在战月台,而是围攻!星月魔宗这次更是损失惨重,两艘飞天战船被对方所俘,连副宗主也被斩杀。

  至于黄风派,更是耻辱,头顶上也有一艘飞天战船被对方所俘不说,方才这小片刻,门主,副门主,还有那实力不弱的老妇,竟然全灭!先前才击杀了对方的前任宫主,现在报应便来得如此之快!

  银甲女子还好,之前在望月山脉之中已经与陆小天激斗过一场,帝耀心里却一片发苦,自从进入金丹后期之后,无论是战月盟,还是望月修仙界,能与他对战而不落下风的,不过一掌之数。帝耀满心以为,一百多年前,在战月台,他不敢应战的那银发青年再现,必定要与对方比个高低。

  可此时对方站到自己身前之后,帝耀才发现自己依然没有与对方过招的底气。银发青年那略显削瘦的身影,仍然如同巍峨山岳一般,横亘在心头,三步杀一人,依旧如在战月台时那平静的表情,依旧让他只能仰望。

  帝耀有自己的骄傲,输了就是输了,让他合众人之力斗他,也便是输了。

  “宫主!”

  “宫主!”

  “宫主!”

  此时那飞天战船之上,元敏对陆小天的实力早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但其他人仍然忍不住从骨子里的一阵颤抖。有的如星月魔宗的俘虏,是后怕,幸亏向此人投诚了,还有的像彭大用这些灵霄宫的修士,则是歇斯底里的大吼出声。

  飞天战船之上,空中与对方交手的灵霄宫修士,更远一些的那些地面的炼气修士,看到那空中代表着灵霄宫,扫荡敌群的银发青年,脸上一片狂热,没有什么时候能比现在能让他们戮力同心,没有谁能如眼前这人一般,能有着这样的统御力。

  敌人的畏惧,望月修仙界内古剑宗,玄冰门,万兽宗,还有其他大小数以百计门派的修士,则是一脸羡艳的看着灵霄宫的弟子,有什么比在战场上有一个这样的一门之主更让人提气?

  尤其是在前任宫主卫立天临阵殒落之后,因为灵石的缺乏,飞鸢战船也被调时调派到后方,又接连阵亡了数名金丹修士,灵霄宫的士气之低落,可想而知。

  可偏偏这个时候老天又将那消失了一百几十年的同门送回来了,送回了这样一个所向无敌的宫主。俘获了敌人五艘战船,现在除了灵霄宫,有谁能拉出这样的阵容?

  一举击杀黄风派,星月魔宗掌门,副宗主在内的四名金丹后期高手,头顶之上此起彼伏的数十道灵炮光柱打得那尸鹫凄叫连连,砥柱中流,一举拉住了即将失控的战局,除了灵霄宫,此刻有谁能办得到?

  “谁敢上前一战?”灵霄宫的宫主,从筑基期,一路打遍,再到现在上千金丹敌修,谁敢应战?

  “哈哈,这小子,对我的胃口!”

  狂风刀啸天南看到空中那平静而狂放不羁的陆小天,笑声激扬,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色,浑然忘记了之前因为这小子抗命气得暴跳如雷,因为这小子没能按时赶来,直想一掌拍杀了这小辈。

  “确实难能可贵,从筑基期到金丹期,此子可谓是打服了四大修仙界。横跨前后两百年,跟此子比起来,这份气魄,我们这把老骨头是真的老了。”

  文长云作为古剑宗的大修士,此时也不禁喟然长叹,“鹤年道友,你们灵霄宫当真是出了个了不得的弟子,此子不仅实力强绝,智慧更是惊人,有这陆小天在,你们灵霄宫大兴有望!”

  旁边万兽宗,玄冰门的无婴老怪也是交口称赞,陆小天一连举动,看似狂傲无比,但此时对于已经落入颓势的望月修仙界而言,临阵斩杀对方数名强者,而无敢应战之人,这对于败迹已露,士气低颓的望月修仙界是何等的提气。

  士气,可不仅仅是对于凡夫俗子之间的战争而言,对于修士之间的大战,同样至关重要,方才战月盟接连出动数百炼尸,尸鹫大军,而望月修仙界数十名金丹后期强者以性命组成的八方风雷荡魔阵虽是悲壮,但也是无可奈何,一旦此阵崩塌,兵败如山倒,局面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偏就陆小天此时杀到,通过这看似狂傲的举动,重新将士气拉了回来,顺事着将战月盟的嚣张气焰狠狠打压下去。

  这些元婴老怪这些眼力自然还是有的,因此才会格外对陆小天高看一眼。

  “有陆小天缴获过来的这五艘战般,这些尸鹫遭遇突袭之下,已成散兵游勇,空中敌人的船队覆灭在即,算是扳回一城,只是小辈们组成的荡魔大阵,在数百炼尸的猛攻下然是支撑不住了,若是不能赶在对方舰队彻底败亡之前,此阵一破,局面仍然难以收拾。”陈鹤年高兴过后,忧心忡忡地道。

  “那小子倒是鬼精得很,连咱们这帮元婴老祖的命令都敢违抗,其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这样一个家伙,若是必败之阵,难道他还会上前来送死不成?也许还有什么后手也说不定。再说,若是不惜那五艘战船,也未必不能将战线给稳定下来。”

  啸天南眼中精光闪过,前面几句话有些安慰自己人的成份在,只不过真要是舍了这五艘战船,降下高度,拼着让战月盟的巨型弓弩将其射毁,动用灵炮将那些炼尸轰掉,以现在已经回复过来的士气,再加上陆小天这个强得离谱的金丹修士,稳住战线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