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26章 结婴1

926章 结婴1


  陆小天在这山涧边上一坐便是半年之久,时值寒秋之时,白露化霜,地面,附近的树木之上铺满晶白一片。

  此时便是陆小天的身上,也结了一层白霜,法力震荡,白霜雾化,化作一缕缕水汽。此时四周夜色如水,明月高悬。

  陆小天伸手一挥,四块上面刻着星芒的阵盘落于四周。为了应付这次元婴雷劫,陈鹤年还花费不少精力,从古剑门弄来了一件青纱缦的防御宝物。是古剑宗炼器宗师岳辰纲的得意之作,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去炼制,据陈鹤年所说,这青纱缦是以一条十一阶的妖电鳗的元神为引,以妖电鳗的鳗的鱼皮为材质,炼制的一件雷系防御宝物,妖电鳗据有吞噬雷电之力。

  当然,并不需要像其他丹元法器一般,用元神花费动则数十上百年的时间去蕴养,便能发挥出偌大的威力,自然也是有缺陷的。这青纱缦是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没有了。

  自从寿元相对要长一些的陈鹤羽在望月城一战中殒落之后,这陈鹤年为了给灵霄宫再增加元婴修士,也算是舍得下本钱。原本赶赴天剑山参战时,陆小天对这两个老怪确实心有不满,不过拿了陈鹤年用宝物,还有人情换来的这青纱缦之后,也算是抵消了。

  摆好了自元星宫交换得来的阵盘之后,陆小天并没有太多其他东西需要布置的。

  再次盘坐下来,手掌一托,一颗普通的结婴丹没入口中,那结婴丹的药力在体内化开,药力汇成的洪流,如同一只重锤,轰击在九色金丹之上。陆小天痛得眼前一黑,虽是通过陈鹤年的口述对碎丹的疼痛有一定的认识,却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仿佛体内随时会炸开一般,如果不是他以前经历过元神切割的那种痛苦,恐怕此时还真坚持不过来。

  在结婴丹所化药力的巨大冲击之下,九色金丹表面出现了一丝细小的裂纹,但整体却仍然丝毫不为所动,四周大量充斥着结婴丹所化的药力,陆小天面色一变。以前在结丹的时候,哪怕结丹不成功,也是可以停顿下来的,总结经验,然后准备充分之后,再次结丹。

  陆小天都不记得自己结丹反复试过多少次,前前后后拖沓了几年才成就九色金丹。谁知结婴却完全是另外一副情形,现在连九色金丹都碎出了一道裂痕,如果不能一口气冲到元婴境,金丹受损,境界大跌,想要重新将修为拉回来,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一旦中止,如果金丹破裂,又不能碎丹成婴,岂不是说以后再无结婴的机会?陆小天暗自一咬牙,陈鹤年那老怪怎么没有跟他说过这种情况?不过很快,陆小天又回过神来,也许这是他的九色金丹太过坚固,想要碎丹,难度会更大一些。

  用结丹时的老一套已经不管用了,至于陈鹤年所传授的经验之谈,也只是针对大多数情况而言。自己体内这九色金丹本就与常人迥然不同,如果死抱着前人的经验不放,别说是结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普通的结婴丹不行,那便来极品的。陆小天将丹田内的庞大药力尽数导入结界之内。然后二话不说,再次服下一颗极品结婴丹。幸好体内有结界这样的存在,否则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将这庞大的药力导出,马上进行第二次碎丹,恐怕他结婴的举动也就到此为止了。

  金丹碎裂的那股绞痛感让陆小天疼得牙齿都几乎咬碎。浑身震颤,这次九色金丹上面的裂纹比起上次要多了一些。

  仍然还未碎丹,陆小天双目一片血红之色,浑身上下冷汗滚滚而落。

  金丹碎裂之痛,相当一部分尝试结婴的金丹修士止步在这一层。非有大毅力者不足以挺过去。

  而这仅仅是第一层考验,陆小天结成九色金丹,达到金丹后期之后,法力上的优势逐渐发挥出来,很少有金丹修士能挡得住他一击,以前享受过九色金丹带来的好处,而现在,便是承受弊端的时候了。

  事上没有尽善尽美之事,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只不过此时陆小天却再次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将中品结婴丹的药力直接导入结界之内后,一股前所未有的灵力如九天玄雷落下,打在九色金丹之上。

  轰!陆小天感觉连自己的五道元神也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炸开,晕乎乎一片,意识碎裂,神识空白一片,仿佛有无数只虫蚁在蛟咬自己的元神,刹那间便能感觉到千万次疼痛。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黑暗中似乎有一个声音,放弃吧,放弃吧,只要放弃,你就不会再受到这种神识碎裂成千万片的痛苦。一切都将结束。

  荒山之外,此时陈鹤年眉头紧皱,忧心忡忡地看着陆小天所在的那片地域,为了防止陆小天受到打扰,陈鹤年早早地给整个灵霄宫下了禁令,就连后山禁区之外的灵兽,灵禽来往都受到了严厉的限制。

  整个灵霄宫,此时知道陆小天已经回来的,也只有陈鹤年一个。除陈鹤年之外,就连雷万天也只知道此前陆小天离开白鹤城,去与鬼族作战。不知道此时有人在灵霄宫渡劫。

  可见陈鹤年对陆小天这次渡劫委实重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远远的夜空之中,阴云开始聚集,一次来一点,远不像以前他渡劫时一气呵成。直到陆小天吞下极品结婴丹之后,原本清朗,明月高悬的夜空,忽然间狂暴的雷云汹涌而来,滚滚雷电在厚得惊人的云层中如龙蛇游走。

  惊人的天象却是再也瞒不住,看到这惊人的变化,便是陈鹤年这个元婴修士也骇了一跳,嘴里喃喃地道,“怎么这小子的劫云如此恐怖!”

  细想自己当年渡劫时,恐怕连这十分之一都不到。陈鹤年内心焦虑万分,如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

  可此时他虽是担心陆小天的状况,却是万万不敢用神识去察看陆小天现在的情形,一是任何元神的试探,对于此时正在渡劫的陆小天而言,都会是一种骚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