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31章 婴成!

931章 婴成!


  陈鹤年由原来的忐忑,到现在也是惊喜万分,虽说元婴大劫才过去一半,后面的心魔劫凶险程度不在雷劫之下,但至少在陈鹤年眼里,陆小天性情之坚毅,反而是最不需要他担心的。这点文长云也是这般认同。

  修仙之人,毕竟都不是傻子,陈鹤年在灵霄宫搞这么了出戒严,有违平时的作风,再加上灵霄宫唯有老祖出没的禁区之内,那骇人无比的天象,使得整个灵霄宫上下的修士都在暗自猜测,是谁在渡劫。

  自白鹤城返回的苗若琳私下里找元敏问过,元敏只是支支唔唔,却也说不明,毕竟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虽未亲眼所见渡劫之人,但整个灵霄宫,最有希望晋阶元婴的,大家心里都有数。

  无声之中,灵霄宫也形成了一片暗流,各自放下了手中的事务,巴望着那雷劫消散的方向,心里忐忑不已。便是早已经不理俗务的罗潜,偶尔也会皱眉看一下那劫雷消散的方向。

  只是时间一直持续下来,劫雷消散之后,却也没个所以然,如果渡劫成功,灵霄宫再添一尊元婴老祖,对于此时势弱的宫门而言,自然是天大的喜事,万没有不公开的道理,就算是失败了,总该也有个结果。只是众人一连等了几天,也没能等出个所以然。各自心里也是焦躁一片。

  五天之后,就在灵霄宫所有人心里一片焦虑之迹,灵霄宫的禁地内,几道宝光冲天而起,庞大的灵压如山呼海啸而来,一股远超金丹修士的气息凝如山岳。阵阵梵唱之音,剑啸之势。

  陆小天的神识自那凶险万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早已经吞服下去的雪阴造化晶已经化作虚无,这心魔劫之险,万胜那劫雷几分,既有东方仪,罗屏儿的玉体横陈,惹得他欲念横生,骆清离开时的幽怨,伤感。苏晴沦为鬼族的凄婉。

  又有玄魇鬼王的滔天凶威,赤云桑,灭绝阴尸老怪这些人的诅咒。

  不过最为凶险的还是在丹王城外猎杀数以万计的金丹级妖兽,绵延无迹的冤魂,几乎便要将他吞没一般。当初的杀意虽是消退,但杀孽太重,陆小天在无尽的冤魂中,几乎无从招架,最后陆小天用仅剩下的一缕灵识控制七座镇妖塔,光华大作,分镇七方,将这滔天的冤气镇压下去。才得以脱身。

  这股力量经过劫雷的洗礼之后,已经变得精纯之极,比起以前在金丹期时,如天壤云泥之别。不仅精纯,而且浩大无比。

  化开的灵力沿着体内筋脉如江河般奔涌不息。剑珠,剑胚,镇妖塔,还有裂地刀碎裂而成的一团金色光影纷纷回到体内,接受这法力的反哺。至于紫叶真邬,之前也帮陆小天抵挡了几道劫雷,已经化成一颗圆色的种子沉于丹田之内,那种子皱巴巴地,此时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吸收养份。

  再次流回丹田之内的圆球之内。

  忽然间,陆小天只觉得憋闷不已,仿佛自己被关在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内,受到束缚。

  下意识想要伸展手脚,体内丹元之力与极品结婴丹所化的药力完全融合之后,所形成的一个圆球形物件,而玄婴封魂法阵形成的外壳在陆小天的伸展之下,卡嚓一声,出现了些许细小的裂纹,似乎得到了释放,陆小天的元神挣扎得更加厉害。外壳接连碎裂,脱困而出。

  此时元神前所未有的强大,脱困之后,陆小天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圆球,而是有手有脚,元神一动,便脱离了这新生的躯体,陆小天看到对面一个半尺来高的幼婴,眼耳口鼻与自己一般无二,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只是小了许多。

  “这便是元婴!”巨大的惊喜从心底深处涌来。百劫之后终得婴,元神重新遁入元婴体内,双目一睁,陆小天便觉得这元婴就是自己本身。

  意念一动之下,元婴自头顶钻出,这一刻,陆小天觉得眼前的天地都不一样了,以往修炼时,陆小天能感觉到灵气的浓郁和衡薄,此刻通过元婴本体,陆小天甚至能看到那天地之间淡淡的雾气在飘动,灵气浓郁的地方雾气也便浓一些,反之则要稀薄一些。

  方圆十里之内,树叶婆娑,流水潺潺而动,一花一叶,均逃不过自己的感知,细致入微。

  元婴一动,倒至数里之外,速度快如惊电,迅如疾风。

  半晌之后,也许是元婴离体的时间太长,又才刚成婴,眼前一黑,险些跌倒在地。陆小天吓了一跳,连忙又回到了体内。

  身体上烧焦的皮肤寸寸掉落,转眼间,之前那如同黑炭一般的外表,完好如初。

  陆小天缓缓睁开双眼,自从结婴之后,这天地便有些不一样了,以前修的多数是自身,而成就元婴,似乎与这天地,多了一份若有若无的联系,玄妙异常。一花一叶,一虫一兽,都是如此清晰。

  “扈元华,立即给各大仙门发请贴,五日之后,我灵霄宫大摆宴席,请各派代表观模我灵霄宫前任宫主结婴庆贺大典!”陈鹤年此时心花怒放,

  随着陈鹤年的声音在整个灵霄宫震荡开去,此时还留在灵霄宫内的修士顿时一片欢腾。四处俱是一片欢呼之声。

  陈鹤年听得脸上也是起了些笑意,若是换个人结婴,肯定没有这般效果,陆小天担任灵霄宫宫主的时间虽是历任宫主中最短的,但对整个灵霄宫的影响力,在历代宫主中,却是无人能出其右。

  此时尚留在宫内的罗康,还有以前与陆小天相熟的朱玲,冷巧玉等人,均是一怔,继而一片狂喜的神色。

  至于元敏等与陆小天有旧,羡慕之余,也是大为松了口气。

  “师弟,恭喜恭喜,如今正式踏入元婴大道,成为望月修仙界最为顶尖的修士之一。”陆小天这边方才起身,陈鹤年便大笑着朝陆小天飞掠而来,“未经许可,我便擅自定下庆典的日子,还望师弟不要见怪。”

  陆小天听得一怔,对于陈鹤年的态度多少有几分不习惯,以前高高在上的元婴老祖,忽然称他为师弟,这落差确实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