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37章 不请自来

937章 不请自来

  “成,这事好说,今天是灵霄宫数百年来的大喜之日,一坛白霜露还是舍得的。”陈鹤年应承下来,不过自然是只有一坛,这白霜露酿制不易,他手上的存货也只有几坛而已。

  “好好,陆道友,别来无恙,当初在天剑山碰到你,就知你非池中之物,没想到不过才这么一点时间,你就结婴,成为同道中人了,可喜可贺啊。”星河老怪大笑着道,“可惜前几日突遇急事,中途离开,未能等到陆道友功成的一刻,甚是遗憾!”

  对于陆小天,星河老怪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元星宫还有一两个资质十分不错的金丹修士,用之前交换到的结婴丹,再添一位元婴修士的可能性非常大。

  “还得多谢星河道友前半程的护法。”陆小天闻言一笑。

  “鹤年道友,我可是听说了你会给星河老怪几坛白霜露,可不能少了我那份。”

  古剑宗的炼器宗师岳辰冈,本身也是元婴初期修士,一个粗膀腰圆的虬须老者,踏空而来,粗着嗓子嚎道。

  “岳道友,你可莫讹我,方才我分明才答应了一坛。”陈鹤年连忙分辨道。

  “罢了,一坛就一坛,我也不搞特殊。”岳辰冈哈哈大笑道。

  陈鹤年气得胡子一跷,他配制这白霜露可是容易,除却今天招待贵客的,方才已经给了星河老怪一坛,手里也没有多少存货了。

  “见者有份,鹤年道友,都是来给你灵霄宫道贺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青丹宫的姬千水,手持拂尘,青衣道冠,一副仙风道骨之象,人影一闪,便已经落在主峰大殿之前。

  “罢了,罢了,我再拿出三坛来,你们胃口好就直接用肚子装回去。多的老头子我也没有了。倒是姬道友,百忙之中能抽出身来,实在是让我灵霄宫蓬壁生辉。”

  陈鹤年被几个元婴老怪一挤兑,若不是今天是灵霄宫的贺典,只怕早拉下脸来了,不过眼前的姬千水能来,陈鹤年还是吃惊不小,对方可是大修士,竟然来参加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贺典,而且还是在与鬼族对阵之时,姬千水能来,可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也罢,就如此吧,陆道友,百闻不如一见,之前在天剑山,便想见上一面,只是被诸事给拖沓了,今天既然是陆道友的贺典,自然不能错过。”

  “哈哈,姬兄,看来你的脚程比我还是要快一些。”又是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远空之中,如狂风而至,正是古剑宗的狂风刀啸天南。

  不仅是陈鹤年,便是星河老怪看得也有几分呐闷了,古剑宗不是已经来了一个岳辰冈,这份量已经不低了,要知道岳辰冈不仅是元婴修士,更是一个炼器宗师。地位在一门之中,也是仅次于大修士的存在。这段时间,其他门派结婴的修士也有一些,各派大多都只派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过去捧场。可到了灵霄宫,这里,岳辰冈来了不少,古剑宗与青丹宫还各自到了一个大修士,这可就有些非同寻常了。

  “陆道友,年余不见,你我已经是平辈相称了,我师兄见识过你渡劫时的动静之后,料定陆道友日后必将成为我望月修仙界的另一擎天壁柱,特地让我前来,恭喜,恭喜。”啸天南大笑着落至姬千水的身侧。

  原来如此,星河老怪醒悟过来,自己除了交易给陆小天那星河护元法阵,助得陆小天结婴成功,彼此间建立了一份交情之外,也未尝没有因为陆小天的潜力刻意拉近双方关系的意思。

  只是古剑宗与青丹宫做得更直接一些,难被两大宗门同时看好,看来这陆小天的潜力还真是不可小视,恐怕还要超过自己原来的预料,难不成对方真的能成为大修士?星河老怪脑子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各位道友能前来参加在下的贺典,陆某荣幸之至。”陆小天并没有在望月修仙界呆过太久,或者说没有进入过元婴修士的圈子,以前纵然是在望月,实际上大多数时候也是在苦修,自然不了解星河老怪等人的心思。

  “也不全是为你来的,除了陆道友新晋之喜外,鹤年道友与鹤羽的白霜露也是一绝。可惜鹤羽道友不幸殒落,日后这白霜露的技艺,也不知是否有人能继承得下来,我们几个也是赶着个好时候,否则以后可就没得喝了。”啸天南大咧咧地说道。

  “几位道友都提及白霜露,想必有不凡之处,师兄可不能厚此薄彼,趁着现在都在场,干脆拿出来大家喝个痛快,也好过事后被人敲了竹竿。”陆小天说道。

  “对,对还是陆道友明晓事理。”姬千水等人抚掌大笑道。

  紧接着,没过多久,万兽宗的花盈夫人,一个雍容的中年妇人,玄冰门的邝云真人等一众元婴修士纷纷赶至。

  灵霄宫自修仙界大战以来,也迎来了最为热闹的一次。

  “星月魔宗,魏北源真人,劫生教千青老祖,无涯老祖,金蚕谷天蚕邪尊,金阐教解兵老祖到!”灵霄宫山门处,雷万天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鹤年等人听得却是面色一变,客有好客,也有恶客,这星月魔宗,劫生教自然是恶客临门,而且是不请自来的恶客。

  “鹤年道友,你请了这几个?”啸天南一脸古怪地问道。

  “天南道友说笑了,请这几个人来,我不是自找不快吗?”陈鹤年苦笑着说道。

  “灵霄宫开门纳客,也没有将人拒之门外的道理,既然他们来了,请过来便是,这么多道友在场,难不成还能让他们翻了天。”陆小天淡然一笑道。

  “哈哈,说得不错,就算想要来闹事,也得多带几个人。这两三个,能济什么事。”啸天南十分豪爽地抚掌一笑。

  “鹤年道友放心便是,倒是陆道友方才新晋,尚且不落我望月的威风,我们这些个老怪,难道还能看着别人上门打脸。”姬千水也是嘿然一声,啸天南开了口,他自然也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

  陈鹤年听了,顿时松了口气,有两个大修士给灵霄宫站台,自然可保无碍,否则在这种场合被人打脸,以后灵霄宫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