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38章 出言挤兑

938章 出言挤兑


  “听闻陆道友得以元婴证道,老夫几人听说之后,喜不自胜,只是未曾收到贵宫的请贴,不请自来,还望陆道友不要见怪。”天蚕邪尊等人相继而落,拱手向陆小天笑道。

  “天蚕道友客气了,今天灵霄宫开门纳客,自是没有将天蚕道友等人拒之门外的道理。”陆小天打了个里面请的手势,“几位请进。”

  “原来天南道友,还有姬道友也在,看来陆道友这面子不小啊。”天蚕邪尊看到啸天南与姬千水两个实力不弱于自己的人之后,一对三角眼微眯道。

  “陆道友的意思是今天不是开门纳客的日子,便要将我等拒之门外了?”天蚕邪尊还算是客气,不过劫生教的教无涯语锋却是十分尖锐地道。

  “有些事自己心里清楚就可以了,何必说出来。”陈鹤年眉头紧皱的功夫,陆小天看到劫无涯等人变了颜色,打了个哈哈道,“开个玩笑,劫道友不要当真,请进吧。”

  劫无悔被陆小天当众顶回来,脸上闪过一丝青气,开玩笑,谁会跑过来无缘无故的让你开个玩笑,不过今天本身也并非过来给对方庆贺,等过了这一阵,再扫了对方的面子,看这小了再拿什么嚣张。

  “鹤年道友勿慌,左不过对方是过来闹事的,刺他几句也无妨,若是对方早些走,还能省事。难不成你好言相向,对方就肯安安静静坐下来跟咱们把酒言欢了,这点,你倒是没有陆道友看得明白。”

  啸天南见陆小天语锋犀利,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天蚕邪尊几人的反应,给陈鹤年传音道。

  “听闻你们灵霄宫的老祖擅于酿制仙酒,尤其是白霜露堪称一绝,想必今天应该备了不少,何不早些随上来,让人一饮为快!”

  金阐教的解兵老祖大咧咧地看了一眼桌前已经摆放好的灵果,不屑一顾地道,“这等粗浅的灵果,鹤年道友还是撤了吧,老夫以前在南荒呆的地方虽是不比你们望月修仙界,但这点灵果还真看不上。”

  “咱们来者是客,岂能向主家提要求,自然是有什么用什么,毕竟客随主便,陆道友,这解兵老怪快人快语,不要见怪。”天蚕邪尊也是入内坐下。

  “天蚕道友不愧是大修士,修行的年月一久,为人处事也更明晓事理,白露霜我灵霄宫自是有不少,不过几位远道而来,在我望月修仙界人生地不熟,回去的路程也是不近,若是让几位喝高了误了路程,反倒是我灵霄宫考虑不周了,我看这酒还是免了,元华,这几位老祖吃不惯咱们灵霄宫的灵果,还不快些撤下,给几位老祖换几壶灵茶。”

  陆小天向大殿门口的潘元华吩咐道。

  “是极,这白霜路酒劲醇烈,几位还是不要喝酒误事了,我古剑宗离灵霄宫倒是不太远,多喝几壶倒是不打紧,潘元华,把酒上到我这边来。”啸天南闻言忍不住哈哈一笑。

  “青丹宫离灵霄宫也近,给我这边也添一壶。”姬千月脸上也挂着笑意,飘然入坐。

  “我灵霄宫近几百年,确实境况不好,这次陆某能够结婴,也是消耗了灵霄宫不少元气,古剑宗,青丹宫等派这次前来参加陆某的贺典,尚且捎来了不少礼物,以解我灵霄宫燃眉之急。不知几位来我灵霄宫道贺,可曾携贺礼前来?”

  陆小天不顾面色铁青的解兵老祖,以及劫无涯等人,又自顾自地说道。同时暗中打量了这劫无涯几眼,便是此人毁了苏晴的肉身,另外又给罗潜种下劫生蛊,虽是被罗潜毁了半边肉身,不过看他完好无损的样子,估计也是动用了什么天材地宝,竟然恢复得如此之好,而且也晋阶成了元婴修士,看其现在的气息,只怕晋阶也不久。

  按原来的计划,若是这劫无涯还只是金丹修士,罗潜一旦突破到元婴期,便可利用自身的法力,将那劫生蛊灭掉,只是现在看来,恐怕事情又平生波折了。劫无涯到了元婴期,体内的劫生蛊自然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便是元婴修士被种下此蛊,也不能幸免。罗潜哪怕是突破到元婴期,恐怕也无法按照陆小天原定的设想完全恢复。

  啸天南一口酒刚喝到嘴里,听到陆小天的话,差点喷出来,陆小天如此说也便罢了,偏偏还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对面解兵老祖,劫无涯,千青老祖等人没想到陆小天如此直接,简直跟出声赶人已经没有区别了。

  “灵霄宫的待客之道,我算是见识了,也罢,既然如此,咱们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眼下咱们对鬼族,虽是暂时达成了联盟,不过之前彼此结下的梁子太深,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扯平的。今天索性便作个了断,也好过日后面对鬼族时,因为彼此算计误了大事。”此时便是天蚕邪尊脸色也禁不住垮了下来道。

  “怎么着,难不成你们想要在此闹事不成?不要以为这次是帮我们望月修仙界在抵挡鬼族,若不是鬼族来袭,你们几大修仙界,能不能在我望月站住跟脚还是两说。”啸天南直接将酒坏磕在桌子上道。

  “天南道友言重了,既然是几方同时定下的联盟,我们又岂会出尔反尔,只是将以前的一点不快消除,毕竟咱们修仙之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眼下虽是联盟,但那股冤气憋在心里,也是憋得慌,今次我们劫生教与星月魔宗联袂而来,便是想化解以前的冤气,当然,你们也可以拒绝,我们转身离开便是。”

  千青老祖微笑着说道,原本他们便是来找碴的,打算先给对方个难堪,然后再提出挑战。只是没想到陆小天语锋如此犀利,不给他们找碴的机会,虽不是直接开口赶人,但也差不离多少了。

  几个没想到反过来被陆小天挤兑,坐在这里尴尬非常,于是也不再藏着揶着,索性把事情挑明了。快点把事情解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陆小天这些人不欢迎,他们又岂愿意死皮赖脸地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