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39章 条件

  “要说过节,恐怕还是我与你们的过节比较大,劫生教,星月魔宗,哦,还有这位解兵老祖,与我陈师兄也有过一场赌约,输得不轻,你们又打算如何解决?”

  陆小天扫了一眼众人道。那天蚕邪尊气息异常强大,陆小天自忖不是对手,只不过有啸天南与姬千水两人压阵,自然是万无一失。既然对方摆开了车马,陆小天也有心趁着现在,找机会把罗潜身上的劫生蛊给解了。

  至于对方所说的什么了结恩怨之类的,多半是虚话,陆小天灭了星月魔宗与劫生教那么多人,若非鬼族入侵,双方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口头上说得再好,对方一旦逮到机会,照样会下死手。

  此次前来,化解恩怨都是虚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要么是为个利字,要么只是要落灵霄宫个面子,或者将灵霄宫打压下来。

  “好,就喜欢陆道友的快人快语,陆道友早先夺我星月魔宗的飞天战船,又以我宗之战船,平灭劫生教大营,若是正面交锋也便罢了,只是陆道友怕也使了些手段,我两派难以心服,陆道友之前在金丹境横扫无敌,现在结婴,成为我道中人,想必手段也是不弱,刚好我星月魔宗与劫生教也有新晋的元婴修士,不妨咱们再来比过,陆道友以为如何?”星月魔宗的魏北源紧盯着陆小天道。

  “荒唐,你们两派新近的结婴修士我也有所耳闻,已经结婴数月之久,陆师弟才结婴不过五天,你们也好意思前来挑战。”

  陆小天尚未答话,陈鹤年便拍案而起,转瞬间便明白了这些人的意思。这些人与陆小天结怨甚深,想要趁陆小天才结婴之迹,前来打压,若是能趁机将陆小天击伤,拖沓陆小天的修炼自然最好,若是不能,至少也要给灵霄宫个难堪。

  “陈师兄说得对,我凭什么接受你们的挑战。”陆小天嘴角一跷,激将法可激不死人,双方的仇怨也不可能化解,接不接受挑战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听闻陆道友在收集空冥剑石和涅骨剑幽兰,想必陆道友是剑道中人,不凑巧得很,这两样东西,我们刚好就各准备了一份。”千青老祖冷笑一声,与解兵老祖对视了一眼,各自取出须弥戒指里面的东西。

  陆小天双眼一眯,果然是这两样灵物,之前自己在古剑宗已经获得了一块,再加上这块,足以在丹田内组成八颗剑珠,最终完成飘渺剑阵的组合。

  自从上次天剑山大战结束之后,陆小天便放出风去收集这两种灵物,空冥剑石倒是够了,不过涅骨剑比兰穷极整个望月修仙界都没能凑齐,可见此灵物的稀缺程度。空冥剑石就算手里的已经足够,不过多准备一点在手里也有备无患,毕竟剑珠,剑胚也有可能在以后的斗法中出现损伤,重新祭炼很可能还要消耗这两种灵物。

  “陆道友,意下如何?”解兵老怪追问道。他手上的涅骨剑幽兰还是从天穹界的一个元婴修士手里交换过来的,付了一定的代价,便是为了今日。

  “陆师弟,对方处心积虑,没安好心,万不可中了这几人的计,空冥剑石和涅骨剑幽兰虽然难得,但师弟你还有大把的寿元,只要花时间去收集,总有弄到手的时候,不必急于一时。”

  见陆小天脸上露出意动的神色,陈鹤年心中大急,连忙劝道。

  “师兄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陆小天听到陈鹤年的提醒,兴趣却并没有因此打消,花些时间去搜集,花多久?

  这两种灵物不仅罕见之极,而且是剑修眼中的至宝,便算是到了其他人手里,也未必会交换给你。剑是连古剑宗这样传承了数万年之久的大宗门,也只拿了那么一块给自己。错过了眼下的机会,想要再收集,得等到何时。

  “此次比试,陆道友全凭心意,可比也可不比,陆道友为我们望月修仙界出过大力,没有谁强迫得了。”

  青丹宫的姬千水微微一笑道,陆小天气息内敛,较之大多才结婴的修士更加凝练,但毕竟才结婴不过五日,这点时间,稳固现有的境界都不够,与人斗法,吃亏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你们带来的修士里面,新晋的结婴修士,也就劫无涯一人,我便是跟劫无涯比了,你们星月魔宗日后会不再生事?”

  陆小天心里已经拿好了主意,当然,并不能马上答应下来,事前还得捞取足够的好处。

  “我尚有一位师弟,不愿意进入你们灵霄宫,就在灵霄宫之外数百里内,也是一位剑修,如果陆道友不打一场,这空冥剑石和涅骨剑幽兰,入得我那师弟手中,你事后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魏北源笑道,一听陆小天的话,便觉得陆小天动心了。

  “陆道友,对方来者不善,又准备充分,不可不防。”啸天南自然也能听出陆小天的意思,在场的元婴修士没有一个傻瓜。

  “天南道友放心,此事我知道厉害。”陆小天传音回去。

  啸天南点头,他言尽于此,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如果陆小天执意要比,也便由得陆小天了。毕竟他无法代替陆小天作决定。

  “不知你们想怎么个比法,花这么多心思收集这涅骨剑幽兰与空冥剑石,难不成就是为了出口气?早点把话挑明了,划下道来,我看能否接受,如果接受不了,此事就此作罢。”陆小天淡声道。

  “自然不是单纯的比一场,这空冥剑石与涅骨剑幽兰价值奇高,便是我们元婴修士得到也是全属运气。自然需要你们灵霄宫一方拿出些灵物作赌注,比如说之前赢我的那两颗结婴丹。”解兵老祖图穷匕见道。

  “休想,若只惦记老夫的结婴丹,老夫交换给你们便是,倒是不用费这般心思。”

  陈鹤年怒声道,心里颇为不舍,现在灵霄宫家底就数这几颗结婴丹最为珍贵了,给了陆小天一颗,他手上也只剩下三颗,运气只要不是特别差,应该还能为灵霄宫添一位元婴修士。

  只是结婴这种事机率并不算太高,陈鹤年也不想因此寒了陆小天的心,交换两颗,已经是他能承受的极限了,相信经历此事,陆小天日后也能安心为灵霄宫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