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46章 纠葛

  “也好,那我就暂时代为保管。”陈鹤年一听,觉得陆小天所说的有道理,陆小天现在虽是表现出了不凡的战力,但最为重要的还是巩固境界,后面恐怕还会有明显的提升。

  “诸位,不速之客已经被打发走了,咱们回去,继续,这次我把那点存货全部都拿出来,大家喝个痛快。”陈鹤年高兴之下,也是难得的大方起来。

  “罗潜,你回去,继续闭关,准备好了过来找我。”陆小天对罗潜吩咐了一句道。

  “是,师叔!”罗潜点头,此时心境已经恢复如常,一干元婴老怪在场,他呆得也是浑身不自在,此时罗潜只想着早日结婴便能见到苏晴,也无意刻意去讨好这些元婴修士。

  “宠辱不惊,性情沉稳,虽说被那劫生蛊王伤了本源,不过有陆道友在,怕也会有一份机缘。”姬千水看着罗潜离开,称赞了一句道。

  陈鹤年也讶然看着罗潜离开,此时的罗潜与之前在思晴谷中已经判若两人,虽是苍苍白发,但身上的颓废却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经历了生离死别,世事沧桑之后的那份沉稳大气。还有因为要见苏晴,欲向上奋进的进取之心。陈鹤年原本也颇为看重罗潜,后来无法取出劫生蛊,再加上罗潜已经近乎废人一个,他也便放弃了,没想到现在竟然重新焕发了生机。

  “陆师弟是不是对罗潜说过什么?”

  “早年我还在炼气期时,罗潜还找过我麻烦,算是不打不相识,后来倒也结下了交情,有能力,自然要帮上一把。”罗潜能摆脱生死蛊的纠缠,现在改头换面,陆小天也颇为欣慰地笑道。

  “陆道友确实是一个念旧的人,我玄冰门的一个后进弟子吕锋,对陆道友也是赞不绝口。”玄冰门的邝云真人也道。

  众元婴修士好奇之下发问,这才了解了当年陆小天在筑基期时,还有过这样一段故事,对陆小天倒越发佩服了几分,毕竟都是从炼气期挣扎过来的,陆小天并没有恃强凌弱,并且对于一个小辈还能讲信用,比起大多数人而言,已经是强了不少。

  后山禁区这边的动静不小,陈鹤年也巴不得此事早些传开,提振一下灵霄宫的声望,吸引更多的人加入灵霄宫。于是乎陆小天在贺典当日便击杀了一个上门挑衅的元婴修士的事,便如同旋风一般刮开了。这些人自然不知道劫无涯被镇压在塔内。并没有被陆小天真正杀死,不过毁了肉身,连劫生蛊王都被镇压,在众人眼中,无疑跟殒落没有区别了,难不成对方找上门来,陆小天还会放了对方不成?

  灵霄宫当时便掀起了一阵热潮,气氛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陆小天作为灵霄宫的传奇,以前在炼气期,筑基期,还有金丹期时的事迹都被挖掘出来,整理成册,让灵霄宫的弟子津津乐道。

  毕竟陆小天不仅在筑基期与金丹期内横扫无敌,打服了数大修仙界的同阶修士,力挽狂澜。更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结婴成功,而且结婴之后,同样手段惊天。灵霄宫的风头之劲,一时无两,便是在古剑宗,青丹宫的同道面前,灵霄宫的弟子也能抬头挺胸。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在贺典当日,一干元婴修士纷纷离去,陆小天将啸天南单独叫到一边,问及骆清的情况。啸天南还以为陆小天结婴之后,对骆清重新有了想法。

  啸天南正皱眉要拒绝,古剑宗对骆清十分看重,一旦结婴,绝不会止步于元婴初期,就算陆小天现在晋阶元婴,也不能耽误了骆清。只不过接到陆小天给的东西之后,啸天南不由面色有些尴尬。

  向陆小天告了声罪之后,匆匆离去,骆清无论是资质,还是修为,都没有任何问题,唯一让古剑宗几个老怪物担心的是骆清在心魔一劫,恐怕难以度过,原本陆小天没有回来便罢了,偏生陆小天此时回来,这些元婴老怪自然知晓骆清心魔的根源。若非担心心魔这一层原因,早在陆小天之前,骆清便可尝试结婴了。

  只是这心魔并非普通的法器能解决的,否则以古剑宗独步望月的炼器手段,打造几件宝物,还不在话下,雪阴造化晶这种奇物,宗内另外一个老怪有自己的子嗣,不愿意拿出来,现在有陆小天提的雪阴造化晶,骆清结婴自然也便多了几分把握。可让啸天南奇怪的是,陆小天自己没有用,竟然留给了骆清。两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骆清修炼了那极为玄妙的剑道,与陆小天两人结成道侣倒也不错。实际上啸天南却是想岔了,当初从星河老怪手里交换到的那颗,陆小天已经用掉,这颗是后来才炼制出来的。

  将后来自己结婴之后又重新炼制的雪阴造化晶交给啸天南之后,陆小天也松了口气,人与人之间的迹遇,玄之又玄。早年陆小天对骆清,交情不错,但由于追寻仙道,各自拜入仙门之后,联系自然也便断了,后来骆清为了给自己复仇,不顾自身安危,陆小天心里也着实有些感动。

  只是后来陆小天被迫离开望月,骆清身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早年在筑基期拜下的金丹师傅殒落,兄长骆清战死,为了复仇,而自己又杳无音讯,一步步到现在。

  反倒是罗屏儿,陆小天早先对于罗屏儿的美艳也有几分侧目,但也没有多少非份之想,却是阴差阳错有了夫妻之实。东方仪的情况也差不多。

  说起来东方仪,陆小天私下里也问过玄冰门的邝云真人,东方仪一百多年前,因为私下里将周通打成重伤,被玄冰门拘禁在悔过崖,后来派人去看时,已经没有了东方仪的踪迹,现在更不知道去了哪里。

  对于这些感情上的纠葛,陆小天素来刚明果断,也没个太好的办法。

  一切顺其自然吧。带着这样的念头,陆小天再次闭关。此时几大修仙界联手共抗鬼族,陆小天作为新晋的元婴修士,有一段巩固修为的时期,而灵霄宫早先阵亡了陈鹤羽,陈鹤年也受伤不轻,再加上天剑山一战灵霄宫作出的贡献,暂时得以喘息。

  一年之后,收到罗潜的传音,陆小天径直出了洞府。

  “陆师兄,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罗潜此时气色比起以前要好了许多,只不过陆小天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如同得了场大病,尚未全愈的样子。罗潜心里一惊,连忙问道。

  “练功出了点差岔子,现在已经解决了。无妨,你已经准备好了?”陆小天看向罗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