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66章 灵火克星

966章 灵火克星

  陆小天再次运转梵音清心咒,避免两人受到太大的冲击,空中的剑雨调转方向,便再次向八足魔牛兽袭卷而去。

  此时红光一闪,詹云亮再次动用那神异无比的遁法挡在了八足魔牛的身前。

  陆小天伸指一弹,两缕灵火在空中一翻,变成火鸾幻灵,飞掠过去,给骆清与花盈夫人两个助阵。

  骆清与花盈夫人也很快回过神来,一时间剑光四射,飞玉钗,往往纵横。只不过这八足魔牛兽虽是十阶,头顶那一对牛角,更是奇硬无比,无论是骆清打出的剑气,还是飞玉钗,一经撞到魔牛角上无一例外地被弹射而回。

  两人与火鸾幻灵合战这八足魔牛兽,一时间也无碍,看到两人未露败绩,陆小天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此时对面的詹云亮两只断臂一抬,大量蓝色火焰中,似乎闪动着星芒的灵火潮涌而出,向陆小天袭卷而来。漫天火海,滚滚而发。

  火海中,顿时三柄冒着蓝火的短刀破海而出。

  果然还是有些后手的,陆小天祭出飘渺飞剑,与对方的蓝刀绞杀在一起。

  刀剑相争,一时不相上下,不过那奇寒无比寒云冰火却是攻势未减。

  “碰到自己也算是这家伙倒霉。”陆小天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忽然劲风一闪。

  “不好。”陆小天只觉得后心处一凉,甚至还未来得及反应,一股森冷便迫体而来,陆小天意念一动,背后为一层古银色的战甲所覆盖。同时陆小天吞下剩下的十阶铁棘背妖猊精魄,至于那十一阶的寒蛟精魄已经消耗得所乘无几,反倒是这只最早得到的留到了现在。

  叮!

  却是詹云亮动用了方才那诡异的遁术,来到陆小天身后,突然打出一只冰火毒针。岂料这毒针并未像想象中的那般直接洞穿进入陆小天的身体,而是被其表面的一层古银色战甲凭空挡住。

  詹云亮顿时大吃一惊,他用这招阴死过几个元婴修士,没曾想陆小天这个看上去修为一般的人,竟然直接给挡住了。

  陆小天背上双翼一展,蝠王法翼猛地一扇,朝詹云亮快速迫近过去。

  詹云亮连忙再次遁走,看陆小天身上冒起的庞大妖力,詹云亮可兴不起跟陆小天近距离争雄的打算。

  陆小天沉着脸,一拍灵兽袋,里面呱地一声,正是早已经兴奋得不知所已的小火鸦。

  对付拥有灵火的修士,小火鸦可算是难得的克星了,而元婴修士的灵火,对小火鸦而言,无疑是大补之物。

  如此多的寒云冰火,便是陆小天身处其中,有梵罗灵火作为支撑,也感觉到一阵阵不适,其是换个人,估计会更难受。

  小火鸦振翅飞于陆小天头顶数尺之地,鸦嘴一张,那大量的寒云冷火便如同退潮一般退入小火鸦的口中。

  “不!”詹云亮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如此离奇的一幕,那小火鸦的实力看上去与普通的火鸦无异,竟然将他修炼了数百年之久的寒云冰火直接吸入腹中。这可是他最大的神通,没有了这寒云冰火,詹云亮一身本事便去了大半。

  詹云亮连忙想要将灵火收回,不过此时八柄飞剑却是直接自头顶降落,八道飘逸而凌厉的剑光从不同的角度向他对射而来。

  “剑阵!”詹云亮骇了一跳,哪里还有功夫再将灵火收回。急忙控制三把火刀拼命抵挡。同时身后再次展出一张血红色的披风,将其身体裹在里面。

  噗噗....数道剑光斩在披风上,竟然未能将其斩破。对于詹云亮如此轻易地落入剑阵之中,陆小天也有些意外。

  呱呱,小火鸦将对方的寒云冰火尽皆吸入腹中,满间地叫了几声,重新没入陆小天的灵兽袋内。

  锵锵....詹云亮那三把法刀哀鸣数声,直接在剑阵中被绞碎。

  詹云亮痛叫连连,身后的披风也支撑到了极点,噗地一声,几道剑气没入其中,身体倾刻间被斩成几大块。

  里面与詹云亮外貌几乎一模一样的尺许高大的元婴逃逸而出,陆小天暗道对方那火遁之速委实神识,万一要是没有功法书谱,或是玉简之类的,岂不是与自己失之臂交。

  一念及此,大量的梵罗灵火将剑阵四周的空间包裹住,詹元亮的元婴在剑阵中左冲右空,元婴速度奇快,好不容易突出剑阵,陡然间四周又化为一片火海,几乎没有生路,詹云亮痛叫一声,连忙退了回来,现在他不过是元婴状态,可无法与这灵火相抗衡。

  正一片绝望之迹,火中一只大手所化的幻影凭空抓来。此时詹云亮心底已经绝望,被那大手抓入手中。陆小天脸上露出几分笑意,贴了张符纸在詹云亮的元婴上,然后将其装进一只大号的封魂瓶内,原来自己的那只禁魂珠珠,却是禁不住修元的元婴。

  收起詹云灵的储物戒指,陆小天注意力转移到另外一边,陆小天暗自心惊,这八足魔牛兽实力当真不俗。花盈夫人与骆清两人联手,再加上两只火鸾幻灵,打得山谷两侧灵木倒塌,山石崩碎。亦未能分出胜付。

  火鸾幻灵吐出的灵火攻击被八足魔牛兽直接用吼声给震了回去,难以近身。

  “谷中的东西给你们也无妨,既然那詹云亮已死,我也没跟你们斗下去的必要了。”八足魔牛兽头上的角往上一顶,便将骆清斩来的剑光撞碎。八足一阵涌动,一道妖风刮起,卷着魔牛兽迅速遁走,魔牛受了些伤,但并不影响行动,迅速地退出了山谷。陆小天几人也并没有追击的意思。

  “这妖物好生厉害,与寻常的妖兽不一样,极为难缠,若非陆道友击杀了詹云亮那厮,咱们恐怕还得苦战一番。”花盈夫人收回飞钗,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汉,眼中仍是一片忌惮的神色。

  “陆道友,现在熟悉此地的在詹云亮已死,咱们后面该怎么办?”

  “采下这几株碧霄灵草,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恢复一下法力,是走是贸。到时候再做决断。”陆小天想了一下说道。

  骆清认同地点头,方才接连两场斗法确实是消耗不小,而且与鬼族,还有这八足魔牛兽的斗法中,骆清也是获益不浅,毕竟结婴没有多久,没有一次与敌人交手的经验都是极其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