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71章 联手?

971章 联手?

  那次若不是自己运气还不错,修复了离雪千月阵,使得此阵多了一次使用的机会。想要从对方好几个金丹修士手中脱身还真不是件易事。

  再后来,又与项思成两人为争抢结婴果而大打出手。总之,项国皇室内斗不止,而自己跟两边都有些过节。

  “对方有多少人,实力如何?”换作一般没有仇怨的人,若是有足够的利益,杀了也便杀了,只是杀了其他修士,再把对方给这八足魔牛兽吃掉,陆小天心里便有些别扭了。

  当然,既然是项国的皇族,得罪自己不少回,这次权当就是讨回点利息了。

  “有六人,实力强的一个应该是十一阶的实力,按你们人族的境界划分,是元婴中期。还有三个元婴初期,以及两个不过是金丹期的小辈,可以忽略不计。我挡住那个元婴初期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能如此快地收拾掉詹云亮,那三人连詹云亮都有所不如,又有两个同伴。想必收拾另外三个元婴修士,应该是不在话下。”八足魔牛兽头头是道的分析了一遍情况。

  “事先跟你说清楚,我那两位同伴不会参与到这次的交手中去。”陆小天顿时面色一黑,他刚有点想法,这家伙竟然说要力敌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这也未免太乐观了一点。

  “为何,你们不是同伴吗?之前还一起出手对付本牛跟詹云亮那小子。”八足魔牛兽奇道。

  “你以为谁都像我这般看得惯你生吃人肉。”

  陆小天翻了记白眼,虽说对方的灵智已经与常人无异,可修为提升了,与生俱来的生活习惯与思维方式却是极难发生改变。

  “这样,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只是如此一来,事情就麻烦了。”八足魔牛兽硕大的蹄子轻轻踩踏着,一副苦恼的样子。

  “这样,我先去看看情况,看这几人有没有落单的时候。”

  “也好,到时候你传音给我。”

  陆小天点头,看着八足离去,眼中露出几分古怪的神色,看得出来,这八足魔牛兽对于人肉算是情有独衷,只是对方是不是真的要拉他对付项国皇族,还是想要趁机对付他,暂时都说不好。八足魔牛兽看上去粗犷,可能想到借刀杀人这一招,便说明其绝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

  原本就算是要动手,陆小天也绝不会现在就过去,毕竟火遁印才刚刚炼化,而且重新吸满梵罗灵火的力量,恢复恐怕还需要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并非可以无限制使用。

  而骆清与花盈夫人两个倒也并非一定会拒绝他的要求,一方面也确实是八足魔牛兽生淡人肉有些渗人。另一方面,自然是要将两人留作后手,毕竟八足魔牛兽明知他有三人,在之前一战之后,还敢找过来,必然是有所凭恃。

  陆小天正考虑着其中厉害,忽然一道清冷的剑意如月下湖水,泛波而来。

  陆小天惊闻回顾,只见远处苍莽的空中,一道窈窕曼妙的身影凭虚而立,如凌波仙子,身上衣襟飘飘。那清澈的眼神,如同一口古井,不泛微波。

  如果说之前刚结婴不久的骆清,给陆小天的感觉像是冰山一般的冰寒,而眼下那股刺人的冰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幽若远山的疏远,冷漠。似乎天地之间的一切,已经再没有东西能让骆清有所眷恋。

  此时骆清美艳不可方物,却又让人生不起一丝亵渎之感。骆清双手摊开,身体缓缓上升,身上的剑意如同冰川上那高悬的皎皎寒月般升起。

  一道,两道,三道影子从骆清体内飘飞而出,一直飘出第九道,象征九圣之意。正是骆清所修炼的《九圣清心月霄诀》,此时的骆清已然入境,那九道影子凌空飘飞,一道道剑意,几乎要将那一片空间封锁起来一般。

  骆清向陆小天遥遥望来,那冷漠的眼神如同一柄利箭,刺向陆小天的双眼之间。

  忽然间,陆小天那道沉浸于悟剑石碑之内的副元神如醍醐灌顶一般,扫开石碑内那重重的迷雾。空中的飞剑较之以前,似乎多了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与自己更多了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镇妖塔上陆小天能清晰的感觉得到,所以动用七级浮屠,威力尤大。而在飘渺飞剑上,却是一直未曾如意。只是出于对飘渺剑胎那奇强无比的杀伤力,陆小天一直未曾放弃过在这方面的努力。

  此时看到骆清入境,陆小天若有所感,在悟剑石碑中又有所得。与骆清那边清冷,淡漠的剑意比起来,另外一道近乎虚实之间的飘渺剑意自陆小天身上荡漾而出。

  花盈夫人原本尚在修炼之中,陡然之间被两股惊人的剑意所惊醒。身形一闪,便到了洞外,正好看到陆小天与骆清两人身上喷勃而出的剑意,不由面色一阵复杂,两个都是才结婴没有多久的修士,可实力进境之快,远超寻常修士的想象。

  骆清身形一动,一剑朝陆小天虚空斩来。

  陆小天眼神一凝,虚空一划,剑气在空中灵动向前。

  一道冰冷如寒月,一道飘逸如清风在空中交错而过。各自溃散。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一道道剑气纵横狂舞,充斥着方圆数里内的空间,骆清一步踏出,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一眼看去,那九道影子中,几乎难分真假。往往一剑刺去,将那影子穿,却发现并非实体,而剑气过后,虚影如初。

  两人在空中交手无数次之后,忽然停歇下来。几缕青丝自骆清的耳边落下。

  骆清手一伸,几缕青丝飘荡,落入手中。两滴晶莹的泪珠自眼眶中滑落,没有愁怅,没有悲伤,脸色依旧冷漠。

  “青丝已断,陆师兄,你我虽近在咫尺,却已然天各一方。珍重!”言罢,人影飘动,那白色丽影御风而去,两滴晶莹的泪珠自空中落下翻滚,咚滴落在地面的一汪水潭中荡开一层细细的波纹消失不见。

  “骆清妹子,骆清妹子!”花盈夫人连忙在后面叫唤,可骆清在空中的影子已经淡化得接近于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