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73章 百花露,小白

973章 百花露,小白

  “追灵犬也有许多种,妾身的这只是追灵犬中的珍品,现在还在幼年时期,便已经能嗅到百里以内的范围。以后待其成年之后,能发挥的作用会更大,只是豢养这追灵犬确实不易,追灵犬不食烟火,普通的兽灵丸倒是肯服,只是兽灵丸对追灵犬也没有太大的帮助,仅能维持其平时生存所需罢了。”

  “妾身这里有一葫芦百花露,采集百种灵花的花瓣再配以晨露,炼制而成,有些类似灵酒的味道。最为追灵犬所喜,长期服用此物,追灵犬也能提前晋阶。这追灵犬极为贪口腹之欲,这一葫芦给它一顿也喝得完,不过每日给三滴,便可满足其对于灵力的需求了。”

  花盈夫人取出一只白玉葫芦凌空向陆小天送来。

  “百花露?不知这百种灵花是何物?还是只用一百种灵花配以晨露炼制便可?”

  陆小天接过白玉葫芦,心里一动,收集百种灵花的花瓣,对于寻常的修士而言,其难度自是非同寻常,通常也只有一个仙宗门派,拥有大量的灵田,草药圃,批量种植才有可能做到。

  “理论上用一百种灵花便可,至于具体的花种,倒是没有特别严格的要求。”

  说完花盈夫人又给了陆小天一只玉简,玉简中正是百花露的炼制之法。这百花露倒是适合不少灵兽用,炼制之法不难,难在材料。很多人便是知道法门,也只能望而兴叹,又不是什么有助于修炼的独门秘法,若是陆小天能弄出来喂养她这追灵犬,对于她而言,反而是件好事。因此花盈夫人自然是乐得大方一些。

  这追灵犬毕竟只是借用,对于花盈夫人的心思,陆小天多少也知道几分,但不管如何,花盈夫人肯将这追灵犬借给他,还送了一葫芦百花露,总是得承对方的情。而眼下陆小天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确实需要此物。

  “多谢道友相助,日后花道友有需要的地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不会推辞。”陆小天点头道。

  “陆道友客气了,贵我两派原本便交好,后来又承蒙陆道友出手相助,才幸得从鬼族手中脱身,以咱们的交情,区区追灵犬算不得什么。”

  花盈夫人闻言,脸上露出笑意,嘴上虽是如此说,却是在等陆小天说这句话。整个望月修仙界看上去很大,但这也是对于那些炼气,筑基修士而言,到元婴期这一层,实际上圈子就很小了,下面以前打打杀杀,近两百年来对外战事不断,望月各派关系在外在的威胁下,空前紧密。

  见识到陆小天的惊人潜力,花盈夫人自然是想尽力拉拢,骆清与陆小天的纠葛花盈夫人看在眼里,心里对骆清也是羡慕得紧,看陆小天的情形,对骆清分明是不讨厌,甚至还有几分好感。

  只是以陆小天淡泊的性子多半不会主动。可惜自己已经过了这个年龄,虽说对于修仙之人而言,这点年龄上的差距也不算无法接受,但也得对人,至少能入得眼前陆小天眼界的,可不仅仅是容貌而已。花盈夫人替自己可惜,更多的也是在替骆清可惜。

  带着几分这样的想法,花盈夫人沿着骆清离开的方向疾飞而去。

  陆小天摸了摸下巴,衣袖一挥,一股柔风卷起追灵犬,在之前八足魔牛兽出现的地方降落,陆小天也不管这白茸茸的追灵犬是否能听得懂,用神识在白玉葫芦中分出一滴百花露,弹射向追灵犬。

  “汪汪!”追灵犬毛茸茸的身体一跃而起,显得憨萌之极,嘴巴张开,舌头一卷,将那滴百花露卷入口中,狗脸上露出几分享受之极的神情。

  将那滴百花露吞入腹中之后,追灵犬又眼巴巴地看向陆小天,摇头摆尾,活脱脱世俗乡野之间养的一条家犬一般。

  陆小天想起以往还是孩童时分,未被送入雷刀门之前,自己也养过一只白色的家犬,起了个俗气但充满乡野气息的名字,小白。小白十分听话,虽只是普通的犬只,却极为灵性,后来一次进山走丢了,陆小天还伤心了好一阵。

  想到以前孩童时分,陆小天脸上露出几分追忆的神色,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踏入仙道如此之久。家人,石青山这些人没有灵根,早已经作古。

  “就叫你小白吧,记住这里的气息,以后只要听话,能办成事,我便赏你百花露。”收回那有些怅然的心绪,陆小天看着眼前的追灵犬,也不管这小家伙是否能听得懂,直接吩咐道。

  “汪汪!”追灵犬摇头摆尾地点头,一副十分热切的样子,鼻子在四周嗅了嗅,似乎是在将这里的气息记下来。

  白玉葫芦中的百花露还有不少,能用一段时日,待里面的百花露用完了,自己再另外酿制一些。

  数日后,一片平坦的草地上,追灵犬小白在草丛间打滚撒欢,追逐着低阶的灵蝶。不远处,陆小天盘膝而坐。身前一只火遁印气息更加深遂。

  陆小天取出封魂瓶,将詹云亮的元神放出来,“八足魔牛兽说有几个项国皇族的人,一行六人,除了那两个金丹期,另外四个元婴修士实力如何?”

  陆小天伸手往身前一指,眼前灵力翻滚,凝水成镜。镜子之中,陆续出现四个人的身影。为首一个是一名左脸上有一个大黑痣的中年男子。顾盼之间,自有威势,此人也是气息最强的一人。

  两个金丹修士可以忽略不计,另外三个元婴初期修士,两女一男。两日前,八足魔牛兽又来过一次,催陆小天与它一起动手。

  陆小天想着熟悉紫宵火遁印,并没有直接答应,而是一边熟悉火遁之术时,另外也亲自过去察看了一番,离得有点近,还被那黑痣中年发现了点端睨,若非见机走得快,恐怕就被那中痣中年直接带人给截住了。

  “项一航,这家伙也来了,好得很,果然是对我不放心,竟然暗中安排了这几人。”看到水镜术中的几人影相,詹云亮先是惊讶,紧接着面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