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79章 分开遁走

979章 分开遁走

  “消耗了不少,对方处心积虑之下,想必不是等着看咱们葬身此处,便是想要找算趁咱们元气大伤,来拣便宜,咱们先离开此处。”八足魔牛兽语气罕见的严肃。

  “也好。”陆小天点头,他与八足魔牛兽一路追踪过来,却是没有想到那项一航竟然提前发现了他们两人,而且设下圈套,便是自己不小心也着了这项一航的道,天下之大,能人异士果然不少。

  长期以来,陆小天不时碰到那些实力远超自己的修士,偶尔被那些老怪物算计一把也没什么,毕竟隔了一个大境界,无法了解对方的手段。不知者上当自然容易。

  现在自己已经晋阶元婴,还被这项一航如此算计,险些葬身蟒腹,陆小天懊恼之余,心里也升起了几分警惕。

  陆小天与八足魔牛兽迅速的离开此地,避开项一航而走。

  只不过项一航却并不未让陆小天如意,紧咬着这一人一牛的尾巴而来,脸上露出几分狰狞的笑意。“原本以为是老冤家转到了我的背后想要捣鬼,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再加一头畜牲,真是胆边生毛,竟然打老子的主意。既然被发现了,便都留下来吧。”

  “你说的是詹道友吧,确实是他让我们前来探路的,只是没相到会着了你的道。”

  陆小天灵机一动,打算先诈这家伙一下,此时哪里还有什么詹云亮,连元婴都被他抓起来了。只不过这项一航身边原本也有几人,现在却只看到了他一个追来,另外两个元婴修士却不见踪影,吃过之前被算计的亏之后,陆小天心里自然起疑。虽然同样也是逃跑,不过陆小天却稍稍落后了八足魔牛兽一点。

  “詹云亮?”项一航面色一紧,冷不防的向四周看了几眼,不过很快,项一航又反应过来,此前他已经将周围察探了一遍,詹云亮绝不可能在附近,再说就算詹云亮来了又能如何,加上眼前这一人一牛,也不过才两个元婴初期,一头十阶妖物而已,而且对方从妖褐蟒的嘴中脱身,势必消耗不小。

  “就算詹云亮来了又能如何,如果他老老实实在前面开道,我还能容得下他,现在竟然打起歪心思,留着也没什么用,如果来了,正好一起收拾。”

  项一航冷哼一声。

  “好大的口气,待老子与詹云亮会合之后,再杀你个回马枪。”八足魔牛兽也不傻,一听陆小天的语气,便知陆小天是在诈这项一航,为了让这项一航多一点忌惮,八足魔牛兽也是睁嘴说瞎话。

  项一航面色阴沉,也不答话,陆小天心头一凛,项一航身上的气息绝对不弱,元婴中期,不能等闲视之。

  陆小天给八足魔牛兽传了一句话,八足魔牛兽略一犹豫,便点头,与陆小天分开而行。

  项一航看到陆小天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正是他布下口袋的地方,脸上闪动着冷意,便径直追八足魔牛兽而去。

  “陆兄,记得尽快。这家伙气息非同一般,我消耗不小,恐怕不是此人对手。”此时八足魔牛兽不忘给陆小天传音道。

  “成,你先拖住此人,待我布好阵法之后,再寻过来。”陆小天回道。向着远处御剑疾飞而去。想要布置血鼎炼魔阵,得先将血鼎柱立好位置,而且还要让项一航不至于发现,自然得费一番功夫。

  八足魔牛兽与项一航很快不见了踪影,耳盼是呼呼风声。陆小天眉头一凝,发现两道人影,一左一右,朝自己扑来,正是项一航手下那两个元婴修士,鹅黄裙女子,还有一个眼神阴沉的男青年。

  看样子不将这两人甩开,是无法脱身了。

  陆小天又转了个方向,正要利用飘渺飞剑的速度将这两人甩掉,岂知那眼神阴沉的青年伸手一抛,三道血色大柱从天而降。

  这是血鼎柱!陆小天脸上闪过一丝惊色,对方竟然毫不犹豫地动用这血鼎炼魔阵,难不成手里的元婴多到可以肆意使用的地步?

  “别乱用,咱们手头上的元婴可不多了。”黄裙女修对阴鹜青年传音道。

  “师妹放心,这阵法动用的代价不小,我不过是吓他一吓,缓其速度,此人实力尚不知如何,速度着实不慢,真到万不得已,也只有动用这血鼎炼魔阵了。”阴鹜青年回道。

  只是陆小天是何等眼力,只是略微一错鄂,便判断出这阴鹜青年只是虚张声势,这一滞之后,陆小天速度再增。

  “找死!”阴鹜青年面色一沉,原本只是想吓陆小天一下,减其速度,再与黄裙女子合力击杀此獠。没想到对方反应之快出乎意料,他们两个竟然追之不上。别无选择之下,他只有选择动用血鼎炼魔阵了。

  阴柔青年取出一只元婴,对着三道血鼎柱的上空一抛,元婴化作一道惊人的亮光,让人肉眼无法直视。那亮光只是一闪,便没入三道血鼎柱之内。

  嗡,三道血鼎柱光华大作,血光汇聚成一片,在上面形成一只巨大的翻天华盖,与三道大柱联成一体。如同一只巨型的血红色大鼎,将方圆数里都罩在其间。

  陆小天御剑飞行,速度极快,一时也停不下来,直接撞到了鼎壁上砰地一声,反震回来。

  陆小天面色一沉,几道飘渺飞剑合为一体,直接斩在鼎壁之上。

  锵!鼎壁被划出一道深痕,只是这占地数亩的巨大血鼎血煞之力惊人,上面血光流转之下,竟然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这阵法的恢复之力竟然如此惊人。陆小天面色一阵阴晴不定,剑珠剑胚八道合力的攻击已经完全不逊于一个元婴中期修士,这阵法形成的大鼎防御如此之强不说,恢复力更是惊人。

  按照他从詹云亮手中得到的阵法概述,血鼎炼魔阵如果不是提前布好,威力会大打折扣,眼前那阴鹜青年也不过才用了一只元婴为引,又是突然间动用此阵,按理说威力不应该有这般大才是。难道詹云亮不是项国皇族的嫡系,得到的血鼎炼魔阵也是有缺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