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80章 绿衍飞甲虫

980章 绿衍飞甲虫

  陆小天吃惊的同时,此时处在大阵之外黄裙女修与阴鹜青年脸上更是一副惊色。

  “该死,这家伙的实力竟然已经不比元婴中期的修士弱。只用一只元婴催动此阵,怕也无法将其拿下。”

  “我们两个一起入阵,合力将此人击杀。”黄裙女修眼中杀机盎然。“只不过你既要控制阵法,又要阻敌,是否能支应得下来?单凭我一个人,可着实不好说。”

  “放心,这阵法我也不是第一次控制了。”阴鹜青年嘿然一笑,手掌对着巨大的血鼎一划,里面破开一道小口子。与黄裙女子对视一眼后,两人相继没入阵中。

  此时阵法之中,一道道血麒麟的虚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而成。

  嗷----

  血麒麟虚影长啸着向陆小天冲撞过来。

  陆小天眉头一扬,飘渺飞剑迅疾无比地斩出,务麒麟被斩成两截。化作一道血光遁入血色大鼎之中。

  而此时其他血麒麟也先后向陆小天扑杀过来。

  身周的飘渺飞剑一分,接连斩杀数头。待看到黄裙妇人与阴鹜青年相继进入血鼎内,陆小天便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两人刚破鼎而入,陆小天控制着剑阵一绞,将附近的剑血麒麟虚影纷纷绞碎。然后手指一弹,一条黑色滚圆胖乎乎的小虫爬到了那血鼎的鼎壁上。正是陆小天的破阵利器,破界虫。

  阴鹜青年才进入血鼎炼魔阵内部,便感觉到阵法的一阵异样。

  “不好!”阴鹜青年感觉到这血色大阵竟然出现了一丝破绽。

  “怎么了?”黄裙女子面色诧异看了阴鹜青年一眼,按理说这银发修士已经落入阵内,再加上他们两人。这银发青年不过一个元婴初期修士,难不成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阵法受损,快,马上杀了这家伙!”阴鹜青年失态的大喝,不由分说,眼中出现一片绿光,张嘴一吐,五只拳头大小,绿油油的甲虫振翅向陆小天扑来。

  “绿衍飞甲虫!”这飞甲虫本就罕见,不过到了元婴修士这个层次拥有这甲虫也不足为怪,可怪就怪在这阴鹜青年竟然敢将这五只甲虫吞入体内以元婴蕴养。

  要知这绿衍飞甲虫野性难驯是出了名的,一旦失控,反噬元婴,那种元婴受到啃噬的痛苦,丝毫不在他修炼的裂神秘术之下。

  当然,这绿衍飞甲虫一旦养至成年,每一只飞虫都堪比一个元婴修士,具体实力也是视主人而定。这五只绿衍飞甲虫已经接近成熟状态。

  破界虫破除这血鼎炼魔阵还要一点时间。万不可让阴鹜青年打断破界虫破阵。方才用飘渺飞剑斩破麒麟虚影,已经尝试过此阵的威力,再加上这两个元婴初期修士,想要挡下来,恐怕也并非易事。

  五只绿衍飞甲虫扑腾着翅膀而来,陆小天左手一抛,五座镇妖塔陡然间现身,凌空罩下,分别将一只绿衍飞甲虫罩入其中。同时每一座镇妖塔内都放出梵罗灵火,以灵炎灼烧。

  镇妖塔内,绿衍飞甲虫厉叫不已,在灵火中扑腾着翅膀挣扎,虫嘴里释放出绿色的烟雾,与梵罗灵火相抵消。一时间却也无法脱困。

  “师妹,快,动手!否则坏了阵法,一航师兄饶不了我们。”绿衍飞甲虫被困,阴鹜青年又要同时控制血鼎炼魔阵,此时他脸色一片胀红。

  黄裙妇人没有丝毫犹豫,白晰的手掌一招,一只散发着惊人寒气的通灵双刃刀,那双刃刀身形一颤,一道道冰晶形成的刀影斩向陆小天。

  此时血鼎炼魔阵内的血麒麟虚影不断地被陆小天用飞剑斩破之后,各自吐聘团血丝球,化作漫长的丝线,将陆小天身周四侧团团缠绕起来。

  而那双刃法刀所发出的刀气在血光之下,泛动着妖艳的寒芒,却是转过一道圆弧,斩向破界虫。原来方才阴鹜青年大叫着让黄裙妇人尽快击杀陆小天只是个幌子,暗地里却传音让她击杀破坏阵法的破阵虫。

  破界虫让阴鹜青年心里也是一阵惊恐。这血鼎炼魔阵可是项一航花费了偌大的代价炼制而成,比起詹云亮手上的残次品强了不止一个层次。如此威力的法阵,在这银发青年的手里,竟然转眼之间便开始出现破绽,若是不加以阻止,恐怕阵法被破也只是片刻间的事。

  此战的关键在破界虫身上,这血鼎炼魔阵将自己包裹在里面,便是飘渺剑阵,也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就算勉强破阵,也必然要付出些代价,自己的敌人可不光是眼前这两人。还有那元婴中期的项一航,甚至实力若是衰弱得太厉害,连八足魔牛兽也未必不会改变角色。

  血鼎炼魔阵确实不凡,不过单凭一只元婴催动阵法,便想困住自己,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了。

  陆小天低喝一声,飘渺飞剑一分,再次变成八柄飞剑,分镇八方,露出飘渺剑阵的最终形态。

  嗖嗖嗖.....

  飞剑,血麒麟吐出的丝线相互交错,大量的丝线被斩断,而那森寒的刀气,在飘渺飞剑的搅动下,也寸寸断裂。

  阴鹜青年面色大急,原本以为这血鼎炼魔阵已经厉害无匹,谁知道这银发修士的剑阵亦是霸道非常,便是在阵法之内,尚且能发挥出这偌大的威力,不仅能扛住血鼎炼魔阵之力,而且还有精力挡住黄裙妇人的攻击。

  噗!血鼎壁在破界虫的啃噬之下,出现一只被咬开的破洞,此时巨大的血鼎灵光一阵不稳,阴鹜青年虽是竭力催动阵法修补这漏洞,却远不及破界虫破坏的速度来得快。

  血鼎阵如同一只巨大的皮球,忽然破开了道口泻了气一般,威势大衰,阵法之力的形成的一只只血麒麟虚影变得更加黯淡。

  陆小天不失时机的进一步催动阵法之力,组成飘渺剑阵的飞剑凌空一搅,将血麒麟彻底搅碎,然后余势未消的朝黄裙妇人飞去。

  黄裙妇人面色大骇,眼见自己二人,再加上血鼎炼魔阵都不是这银发修士的对手,更何况阵法已经被破去,没有了血鼎炼魔阵对这片小空域的压制,对方的剑阵声势大作,黄裙女子哪里还敢逗留片刻,转身便舍了阴鹜青年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