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010章 苍阳血鼓, 大荒歌

1010章 苍阳血鼓, 大荒歌

  从骆清,袁昊几人杀出来之后,人族在元婴一级的数量便几乎与鬼族拉平了。

  只是相对而言,低阶修士上的劣势依旧明显。

  便在此时,望月城中,一只巨大的血色大鼓升腾而起,那血色大鼓现世,一股荒凉而热血的气息如水银泻地铺彻望月城方圆数千里的战场。

  那大鼓方圆各有十余丈,一个双目已瞎的老者,看修为,竟然又是一名元婴修士,只是此人已经形同枯稿,身上的生机已经几近于无,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的人。

  一眼望去,如风中残叶,随时可能会凋零下来。紧随着双目已瞎的老者,另外又有十四五个气息几乎完全一样的元婴修士。

  “苍阳血鼓!”

  鬼族中的大能之士,看着那升腾而起的血色大鼓,顿时惊叫出声,上古蛮荒,百族林立。古修士征战天之南,地之北,为后族的繁衍打出一片天地。无数古修抛头颅,洒热血。

  战鼓之声,震动黑夜,唤醒黎明,征战之人,身披残阳,挺拔不屈的人影,在征程的道路上拖得老长。

  苍阳卧道,血洒蛮荒,白骨葬青山,征战的鼓声从不绝断。

  “我人族能屹立万族之中无数载而不衰,与天地同存而不朽。又岂是尔等阴暗之族所能轻侮!今日便让尔鬼族,见识我辈先贤荡妖除鬼的气魄。”

  “浩浩玄黄,剑震蛮荒。巍巍乎,苍阳卧道,洋洋乎,血泣长空......”

  双目已瞎老者,另外十四名生机,寿元已经所乘无几,不堪一战的元婴修士齐吟大荒歌。

  大荒歌与那散发着亘古荒凉之气的苍阳血鼓交相辉映。

  “苍阳血鼓早已经随着古修士消失于此界,尔等手上也不过一件仿制品而已,我鬼族又有何惧哉!”敖都鬼王厉声咆哮,将不少被震慑住的鬼族震醒,鬼族的低阶修士虽是占据多数,可一旦士气落入下风,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哈哈,苍阳血鼓的真品虽已不在此界,但古修士那股开拓进取,血战不休的精神却是万古长存,便是这件仿制品,也可让我等体悟当年古修先贤征战蛮荒的胸襟与气概!”双目已瞎的老者等人仰天长笑,接着继续吟唱着大荒歌。

  “诸位道友,我等余日无多,最长的也只剩十数年寿元,已经不堪一战,有生余年,能一起体悟古修士当年的心境,也算是一大幸事。”

  “击鼓!”

  “浩浩玄黄,剑震蛮荒。巍巍乎,苍阳卧道,洋洋乎,血泣长空......”

  嗵!十数位已经进入风烛残年寿元所剩无几的元婴老者联手一击,打在那血色大鼓之上。

  一曲大荒歌,苍凉而大气,磅礴中带着悲凉中的进取。征战中的人族,包括陆小天在内,似乎都看到当初树木参天,妖鬼横行的蛮荒,人族只占据一隅之地,古修士感悟天地之力,开始在诸多种族的争斗中顽强生存,利用手中刀剑,开拓生存空间。无数人倒在了征战的路途之中,血染残阳,却又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

  热血,危机,混杂着壮志未酬的悲凉.......

  “巍巍乎,苍阳卧道。洋洋乎,血泣长空.......”

  嗵嗵嗵......十数位元婴修士奋起残生之余力,共击血鼓。将无数人带入这悲凉而慷慨的意境之内,胸纳苍凉,血气弥方。随着鼓声一道道深入人的心坎,无数修士齐声吟唱大荒歌。

  陆小天听得心里也是一阵热血翻涌,连法力运转都比平时要快了几丝。心里不由一惊,扫了一眼在半空之中,以残生之力共击大鼓,齐声吟唱的十几位风烛残年的老者,陆小天心里共鸣的同时,也升起一阵明悟,耗用如此大的阵仗,花费这般代价,看来绝不是为了让他们形成共鸣这么简单。

  这苍阳血鼓,取古修炼器之法,虽是件仿制品,但也能引动修士气血,激发修仙者的潜能。只是这苍阳血鼓毕竟只是件仿制品。对于元婴修士的影响微乎其微。

  不过看那些金丹,筑基,炼气修士一脸振奋的神色,精气神,较之从前,均不可同日而语。方圆数千里战场,尽被笼罩在这苍阳血鼓之内。整个人族方面,气势大张。虽是数量较之鬼族要低上不少。

  但苍阳血鼓提升的不止是实力,还将所有修士带入到那股先贤开拓生存空间的悲壮之中。同仇敌忾,共同进取之下,发挥出的实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竟然将鬼族的气势生生地压了回去。

  嗵嗵....鼓声一道接着一道,无数人族血洒战场,但更多的是鬼族的殒落,蓬,一个风煜残年的元婴老者寿元耗尽,法力枯竭,化作一缕飞灰,消失于空中,“苍阳血鼓现世,再现古修征战之气象,能睹此景,此生无憾,可惜,未能亲眼目睹我人族大胜之时,诸位道友,他日祭奠时勿忘传来捷报,老夫先行一步......”

  虚空之中,老者的声音逐渐飘乎,微弱,转而消失不见,但那股慨然赴死的豪迈与苍凉,却是深深地印在了每个人的脑海里。

  “苍洪道友,莫行急,老夫来也......”那双眼已瞎的老者紧随其后,消失于无形.......、

  “巍巍乎,苍阳卧道。洋洋乎,血泣长空。战鬼族于星野,击万妖于莫渊。扫四合之羝嗥,平八荒之夷敌。凤啸九天,浴火问道。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不停的有人战死,但数以万计修士齐吟的大荒歌声浪却是一阵高过一阵。隐隐聚集成一股人族的大气运,浩荡于空,那冲天肆虐的鬼气,竟然隐隐有被压制之感。

  袁昊出手,再次被古剑宗以特殊法门炼制过的烈阳双肱剑如两轮烈日行空,与一名骷髅鬼王激战。

  骆清那边,依旧如一轮冷艳而高贵的孤月,一剑既出,更有一股月华自云层中流露出的神秘,却又不失犀利。

  五六十名元婴修士与鬼王鏖战成一团,杀得天地反覆。低阶的人族在苍阳血鼓的激励下,已经一扫之前的颓势,数千里的战域之内,喊杀声,凄厉的惨叫声连成一片。天上地下,血气漫世,直杀得日月无光。陆小天与眼前的狼蝎鬼王亦是碾转到望月城,然后又从城内斗到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