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063章 追踪, 酒坊

1063章 追踪, 酒坊


  “此事稍后再说。”陆小天吸了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怒气,眼下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行藏,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将他想要的东西截走,这股郁闷自然是难以消去,只不过对方有如此神异的隐身之法,连真幻冰瞳也无法看破,而且血鼎炼魔阵似乎也奈何不得对方,处心积虑之下,将东西取走,也确实在情理之中。

  陆小天伸手一拍灵兽袋,小白犬在白光中现身而出,陆小天伸手虚空一抓,几滴在空中已经化开的血珠被他用法力重新凝聚起来。

  小白犬闻了那几滴血珠的气味之后,兴奋地叫了数声,便欲向远处追去。

  陆小天嘴角微微一跷,还好,追灵犬还能追踪到对方所在的方位,便算是暂时看不到对方,有追灵犬在,也不是毫无办法。

  当然,在追击那宫装妇人之前,还得将眼前的各种灵草分一下,否则失了灵髓晶体玉,其他灵物又未拿到,岂不是亏大了。

  不过此时,陆小天已经不愿意在此地再做纠缠,也没有再多言,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灵草圃内,昊元钥草的那些幻影,在真幻冰瞳下无所遁形,陆小天伸手连探,好几株昊元钥草分别被摄入手心。

  牛覃眉头一跳,刚要有所动作,一株昊元钥草便凌空向他飞来。

  牛覃见状大喜,连忙将此物接下。而乔蓝,八足魔牛兽也分别得到了一株,各自惊喜地接下此物。罗潜自然也不例外。

  得了昊元钥草之后,牛覃便自觉地与赵欣拉开了一段距离,陆小天所中意的灵髓晶体玉已经被别人截了胡。放出追灵犬,明显是想追上去。陆小天已经给了他昊元钥草,他犯不着再去犯对方的忌讳。

  罗潜,乔蓝,八足魔牛兽收到陆小天的传音之后,在灵草圃内各自一阵忙碌。

  陆小天取了几株碧沉木,将那带有碧沉竹的巨木也收入结界之内,收了几种结界内没有的灵花。便不再耽搁,向小白狂吠的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乔蓝,八足魔牛兽一脸不舍地看了才不过收罗了小半的草药圃。然后紧跟着陆小天与罗潜飞离。两个得到的好处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计,便是修炼到元婴中期,都消耗不了如此多的物资,自然犯不着再留在此地涉险,若非有陆小天在,牛覃,赵欣可不会跟他们好好相处。

  牛覃,赵欣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尤其是牛覃,显然没有料到陆小天竟然会走得这么匆忙,还给他与赵欣留下了如此多的灵物。

  三人一兽,在空中疾进,通灵法器的灵光一光而过,不时惊起大量的飞禽与地面的走兽。惊惶地看着天空中滑过的惊人灵压。

  陆小天脚踩飞剑,左掌平托,一团柔和的气劲托着小白犬。小白犬搭着耳朵,尾巴摇来摇去,不时用鼻子向空中嗅几下,然后兴奋地吠几声。

  陆小天便按着小白犬所指的方向一路追踪。

  三人一兽一路尾随宫装妇人逃走的路线,出了古月洞府和云门秘境。

  就在几人冲出云门后不久,身后再次化作幻冰峰的云门一阵晃动,只见为首的人正是赵欣,另外尚有几个实力强横,不在赵欣之下的老者与壮年修士。

  “三足鼎,夫族修士同时出现,看来我族蛰伏了这些年月之后,又要迎来多事之秋了。”为首的褐须老者着蓝衣,右胸碎云图案,头束飞云鹤冠,一双眼睛长如丹凤,看着眼前寂寥的旷野,微微一叹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既然对方找上门,正好清算当年的旧帐。”一个颇显年轻的元婴修士,赵星冷哼一声说道。

  “挪移镜落入外族人之手,此人非除不可。”

  “此人实力不俗。非大修士难以击杀此人。此时又出了云门秘境。眼下鬼族,妖族异动频频,大修士要坐镇族中,本不宜轻易出动,不过此人不能等闲视之,挪移镜更不能流落在外。也罢,便由老夫走一次吧。”褐须老者赵中磊眼神一闪,作下决断。

  “项族在外立国,夫族神秘难寻,这次却突然出现在我赵族的地盘,此事绝不简单,此次外出,必然要弄清楚其中缘由,以防将来不测之祸患。”

  赵星几人纷纷点头,赵欣目光闪动,眼中带着几分冷意。

  且说陆小天等人一路追击宫装妇人,数次差点追上此人,却被其利用熟悉的地域逃脱。看着再次消失于碧空之中的宫装妇人,陆小天面色一阵难堪,这宫装妇人速度并不及他,每次追上来,对方都动用秘术摆脱,不过这种秘术代价非小,每次追上来时,陆小天都看到对方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宫妆妇人也没想到陆小天会追得这么紧。

  宫装妇人似乎十分此地的路线,出了幻冰峰所形成的云门秘境之后,一路几经折转。双方开始了这种亡命的追逐。

  --------------

  数年后,红鱼镇镇上,此时赶集的红鱼镇人流车马往来不息。

  镇上两侧街道,卖竹编的凡人小贩,赶马车的车夫,穿着显赫的达官显贵。两侧街道是林立的商铺。跟赤渊大陆其他大多数地方一样,便是红鱼镇,也有修仙者,世俗武者所设的商号。

  往来的人群之中,修仙者往往是那些身份地位高贵的人。不过也有一些经于盘算,胸有韬略,却没什么武力值的世俗凡人爬到高位的。身份甚至比起一般的低阶修仙者还要高。

  此时虽是寒冬腊月,大地飞雪,却也压抑不住来往寻人赶集的热情,修仙者不惧严冬,依旧衣着或是简单,或是华丽,世俗凡人则是严装素裹,包得严严实实。

  穿过红鱼镇最为繁华的街道,到街北的醉人间酒坊。

  醉人间酒坊,十分具有情调的名字,可酒坊却是破破烂烂,酒坊正门歪歪斜斜的横梁上,下是醉人间三字,正面左侧,不胜人间一场醉,右侧,奈何倾尽一生痴。

  这酒坊虽是在相对破落的巷子里面,不过在附近这大街小巷,也算是薄有声名,一是因为醉人间的楹联,一则是因为此坊的佳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