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081章 伤愈

1081章 伤愈

  “前辈对小乔你真是没得说。”

  乘上鱼小乔取出的飞梭,项华心里更是一阵羡慕,现在他已经到了筑基后期,论境界与实力,要超出鱼小乔一截。比及御剑飞行的速度,鱼小乔是怎么都及不上他。毕竟双方修为的差距太大。

  可鱼小乔取出的这只乌飞梭,既可用灵石驱动,亦可用法力驱动,论及速度,便是他这个筑基后期修士也比不上。

  有一件这样的飞行法器,便是面对自己不敌的情况,也可以乘上飞梭逃走,不至于到走投无路之地。

  此时对于那自称东方的独臂前辈,项华心里是好奇到了极点。可偏生又不敢多问一句,双方仅有的交流,还只是交换功法的时候,整整十一年,他跟那独臂前辈说的话加起来也没超过一百句。而鱼小乔肯叫他师兄,无非是少女心性,见陆小天在磨砺他的斗法经验和实力,这才顺口为之。

  只是项华却很清楚双方之间的差距,自己这十一年,从未间断地吞服丹药,而且无不是丹药中的精品,赤竹丹从未间断供应,在筑基修士中,恐怕便算是皇族最为嫡系的几个皇子,待遇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十一年,若是用灵石去买这些丹药,会是一笔如何惊人的天文数字。虽明白双方只是一种交换,对于陆小天的举动,项华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感激的。至少对方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将他当成平等的交易对象。

  只是项华对于陆小天的身份,多少会忍不住去猜测,至少对方肯定是个极为高明的炼丹师,再加上这具傀儡,元神能远离本体两百余里,绝非等闲金丹修士的手段。

  总之,这位蛰伏在红鱼镇,练了他十一年的独臂前辈,不管是实力,还是财力,都远远超出了一个金丹修士的想象。

  “那是当然,他是我胡子叔。”鱼小乔一脸骄傲,悬即又有些担心,“这飞梭可真是慢得紧,也不知胡子叔怎么样了。”

  “前辈实力深不可测,红鱼镇连找个金丹修士都难,更何况是与前辈匹敌的对手。”

  项华安慰了鱼小乔一句,对于鱼小乔的话听得有几分无语,这飞梭还慢,他全力御剑飞行都比不上。

  “可胡子叔也从未出现连傀儡都顾不上的情况。”鱼小乔关心则乱,一双秀目里面满是焦急。

  几百里的距离,对于筑基修士也算不得远,更何况这乌飞梭速度极快。小片刻的功夫,醉侧酒坊便已经近在眼前。

  只不过抵近了酒坊,项华心里却是咯噔一声,只见酒坊内一片狼藉,而外面则站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几个人。正是长宁郡王府的四个客卿金丹修士,为首一人长马脸,丹凤眼,身着银丝蟒袍。束手而立。此人便是新近被长宁郡王邀请过来的金丹后期强者,碧波截魂手何重山。

  另外三个修士有一个白发老妪也是金丹后期,一对脸上长有手掌大青色胎记的兄妹,则是金丹中期与初期。

  而除了这四名金丹修士以外,还有几个筑基修士,其中一人,便有一直与他为难性情阴沉刁钻的二世子项安。

  而酒坊内,满脸胡子的陆小天断臂处让人一阵独目惊心的伤痕,衣衫褴褛,面色极为苍白。看样子像是吃了不小的亏。

  “你们是谁,竟敢对我胡子叔无礼!”绿影闪过,鱼小乔惊怒交加地从乌飞梭上一跃而下。挡在陆小天的身前。项华也沉着脸降落在鱼小乔旁边。

  “这小镇之上,竟然也有如此绝色佳人。”项安看到豆蔻年华的鱼小乔降落时,不由双目一亮,眼神一经落到鱼小乔身上,便有些移不开了。

  “登徒子!”鱼小乔俏目含煞地瞪了项安一眼。

  “听闻东方道友颇擅酒道,我家王爷有意相邀,还请东方道友入郡王府作客。”为首的何重山一派高人风范,朗声说道。

  鱼小乔正待言语,被陆小天伸手阻住。

  “我一介草民,入不得郡王爷法眼,现在我也有伤在身,几位还是请回吧。”陆小天知道几人必有来意,先是出言拒绝道。

  “郡王爷有请,你不过一个金丹修士,不要给脸不要脸。”何重山身后的那对兄妹中的胎记兄长冷声道。

  “看来今天是非去不可了?”陆小天微微一笑,十一年过去,他每日不绰地控制剑胚短暂合为剑胎,借助剑胎之威消磨掉碧琼妖息。这碧琼妖息倒不是比剑胎强出这么多,而是陆小天法力有限,每次凝结剑胎的时间极为短暂,而剑胎消耗法力又多,十一年的时间,真正要算起来,用剑胎对付碧琼妖息的时间加起来却也是极短的,倒是陆小天自己,长期在打座与恢复法力中渡过。如此水磨豆腐的功夫,方才一剑之下,已经将最后一缕碧琼妖息斩灭。

  只是这碧琼妖息也是极为难缠,最后的殊死反扑之后,竟然使得并不稳定的剑胎差点暴动。陆小天灭掉这最后一缕碧琼妖息,自从与三首蛇妖碧琼一战之后留下的创伤,便已经彻底解决,只是剑胎在碧琼妖息的反击之下的暴动也使得陆小天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压制下来。

  当然,这种拉锯式的争斗当中,陆小天的法力倒是比起以前又凝练了不少,而且对于剑胎的控制,较之刚修复剑阵时,亦有了不小的提升。

  这醉仙酒坊的一片狼藉,乃是他自己所为,倒并非对方出手。当然,对方一次出动四名金丹修士来请他,也足可见来者不善。

  此时伤势已经解决,压在心头多年的一块巨石被搬开,陆小天大为松了口气,眼下体内法力紊乱,倒是不宜与人动手。当然,语气上自然不会太过示弱。

  “这是自然,实话跟你说吧,项华的修为提升得太快,我怀疑他偷盗了郡王府的灵物,拿到外面变卖成丹药借以提升修为,这项华又与前辈你长期搅到一起,自然引起我父王的怀疑,这次请前辈到郡王府,也是给前辈自证清白的机会。”

  项安原本对陆小天颇为畏惧,难得这次逮到机会,这项华在郡王府诸多子女中排行老七,却是庶出,为婢女所生,再加上资质在诸多世子也只能算是中上,并不拔尖,自是不受郡王所喜。

  由于地位低下,项华得到的王府资源,在项安以及其他世子郡主的排挤下,微乎其微,以至于只能和其他冒险修士一般,需要外出历经艰险才能收罗到修炼所需灵物。

  双方得到的资源不一样,项华的修为也一直落后于项安以及其他几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