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082章 郡王府相请

1082章 郡王府相请


  项华自从与陆小天达成交易之后,便甚少回郡王府,只有给母亲祭奠时,才会悄悄回去,郡王府对其并没有什么归属感,只是上次回去祭奠时,不巧碰到了余贯中。

  在余贯中这个金丹后期修士的眼里,项华又没有刻意修习隐匿气息之法,他的修为自是藏不住。一个原本修炼不甚快的庶出世子,修为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如此地步,自然引起了余贯中的注意。

  听说了此事的项安是又嫉又妒,费了不少心思,才说动长宁郡王派人手过来相请。若非有何重山几个金丹修士压阵,他才不敢来这醉人间酒坊,高阶对于低阶修士的压制太严重了一些。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二哥不觉得自己太过份了一些吗?”

  听到项安诬陷他偷盗郡王府的灵物贩卖之后换成丹药提升修为,项华顿时震怒不已。看着项安得意的神情,心里闪过几分杀意。这十一年他消耗的丹药几乎是个天文数字,便是郡王府,又有什么灵物值得这个数目?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暂时还只是怀疑,又没说一定,只是请七弟还有这位东方前辈去郡王府询问一二,七弟若是不肯,莫非是做贼心虚不成?这位小姐,如此小人,不必与其为伍,在下长宁郡王府二世子项安,不知小姐芳名?”

  项安慢条斯理的同时,眼中带着几分得意。

  “连自己的兄弟都陷害,你才是最不要脸的人。”鱼小乔冷哂一声,对自命不凡的项安不屑一顾。

  “老夫此次前来,并非是来逞口舌之利的,东方道友,老夫只问你一句,郡王爷的邀请,你去还是不去。”何重山颇有几分不耐地问道。

  “既然如此,看来也只有走一趟了。”陆小天听闻,微微一笑,并没有将何重山话语里的威胁放在心上。

  “如此便好,也免得老夫动手,到时候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陆小天的举动在何重山眼里分明便外强中干。眼见得陆小天服软,何重山对陆小天越发轻视了几分,若真有本事,也不会被人斩去一臂,看来余贯中有些言过其实了。

  “胡子叔,大不了跟他们鱼死网破。”鱼小乔杏目圆睁,却是不愿意就此服软。

  “东方前辈,你那具傀儡我给带过来了,若是想走,以东方前辈的修为,再加上那具傀儡,应该有几分把握,一旦入了郡王府,可就是进了龙潭虎穴。”项华暗中给陆小天传音道。

  “你们两个小家伙,本事不大,脾气不小,怎么说你们怎么做便是,就算进了郡王府,凭这些人,还真奈何得了我不成。我只是不愿意断了这份清修而已。”

  陆小天淡声回了一句,这几句话里面,真话至少占了一半,方才灭掉残余的碧琼妖息,受到碧琼妖息的垂死挣扎,剑胎再次解体成八只剑胚,并且在体内乱蹿,此时才勉强压制下来,虽然拍死眼前几名金丹修士并没有多大困难,不过杀敌七分,自损三分,在此前前后后蛰伏了十几年,为了眼前这一时半会导致未竟全功,未免有些不值。

  项华与鱼小乔微微一怔,两人可不是一无所知的世俗凡人,就何重山几人放出来的气势,根本不是筑基修士能比的,这可是四个金丹修士,竟然还有这种语气,若是换个人,两人准会觉得对方是在胡吹大气。可眼前之人对于两人而言,却是不敢直接质疑,只是心底多少有几分忐忑。

  “想必这位道友自以为有几分手段,若是觉得手底下够硬,不妨现在动手也成。我也想见识一下郡王府请的打手法力几何。”

  陆小天收势而立,一股剑意如同旋风般横扫出去。那股剑意骁锐无比,似乎能直击心灵一般。几个郡王府修为稍弱的筑基修士除了二世子项安被何重山及时护住之外,纷纷如同被利剑切入身体,吐血倒飞。

  至于四个金丹修士,也是面色齐齐一变,尤其是那对脸上长有胎记的兄妹,额头上直接冒起了冷汗,看着眼前这独臂胡子眼中开始出现畏惧之色。

  何重山由方才的些许轻视,眼神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面上有几分火辣辣的,方才还出言挤竞,此时尚未动手,何重山也能感觉到这独臂胡子剑意的厉害。

  普通庸手绝不该有这般气势,直接用剑意便击伤了几个筑基修士,就算是他见识过的金丹后期强者,又有几人能达到如此地步?

  又是一个双鬓微白的老者御刀风驰电掣而来,“东方道友,且莫动怒!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你们人多势众,我动怒有何用。“看到郡王府唱红脸的人出现,陆小天顺势收起了剑意,脸上淡然一笑。

  “东方兄息怒,郡王爷乃是诚心邀请,并非怀有敌意,东方兄一入郡王府便知。“余贯中面带笑意,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何重山冷哼一声,这郡王府所请的诸多金丹修士中,便以他跟余贯中的修为最高。两人自然是竞争关系,经项安一鼓动,再加上余贯中的反复相让,这才了解对方的用心,怕是有意让他出这个丑。

  “既然如此,便往郡王府走一趟。且看看长宁郡王是何意图。“陆小天点头,既然吓住了何重山等人,自然不会再主动动手,气势一收,便尽全力调息体内的伤势。

  方才与这些人对峙时,他已经感到有一股强大的神念在这边扫过,怕是长宁郡王府的元婴强者,真拉开了架势,些许金丹修士微不足道,与元婴修士开打,就算是赢了,也是得不偿失。

  “如此甚好。“余贯中朗声大笑,也不多理会何重山的态度,直接做了个请的手势。

  陆小天伸手一指,一股气流将项华与鱼小乔拉了过来。

  两人看到陆小天淡定的眼神,心下稍安,于是跟着余贯中等人一路赶往郡王府。

  一入侯门深视海,长宁郡王府占地甚广,郡王府四周,皆筑厚墙,高达丈许,这点高度,对于世俗武者也是轻而易举,更遑论修仙之人,象征意义多过实际用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