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07章 扑朔迷离

1107章 扑朔迷离


  金丹级妖兽与筑基修士间的庞大差距,一览无余。

  项华心中一紧,他手上虽有陆小天给的数张灵符,可在眼下的局面,便算是灭掉这两只金丹级冰鳄又能如何,转眼间又可能碰到其他危局。

  毕竟陆小天给的灵符不多,七阶灵符已经应付不了眼前的状况。

  两只金丹级冰鳄一路碾压过来,众筑基修士一片恐惧,纵然车队中金丹修士不在少数,可要么是距离太远,远水不解近火,要么是还要照顾其他的亲近一些的晚辈。

  与他们这一行十多名筑基修士无亲无故的,别人在这种险境中何必要多出这把力气。

  无尽的黑夜中,地面积雪反射着各种灵光,可见度倒也极高,远远的看去,尽是厮杀的人群与数量更多的妖兽潮。

  “小乔,情况不对,你跟着我,别走掉了。”项华一咬牙,眼看着两只金丹级妖鳄杀近,便要祭出陆小天给的八阶,九阶灵符灭杀妖鳄。

  “师兄,你的灵符还是留着吧。”鱼小乔撇了撇嘴道。

  “可是。”项华还想再说什么,顿时嘴巴一张,双眼中尽是惊讶之色,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合嘴,只见一只牛首巨人傀儡,手持重锤从灵光中闪现。方才现身,便一锤凶悍无比地轰烂了那只七队妖鳄的脑袋,将那七阶妖鳄砸进了冰冻的泥土里。

  另外一头八阶妖鳄看到这巨大的傀儡,眼中露出惧意。四肢缓缓地后退。

  还未等它害怕多久,那牛首巨人傀儡身体表现出与体形不一致的灵敏与迅猛,巨大的体身自空中一跃而起,双手持锤,自上面下,击打向剩下的这头八阶妖鳄。

  八阶妖鳄眼见对方速度比它还快,避无可避之下,凶性大发,大口一张,一蓬冰雾将空气都冻结起来,冰雾之中,一道粗大的冰柱打向黑色大锤。

  轰!冰柱与黑色大锤相击,冰柱化作无数冰渣,黑色大锤自冰渣中落下,将冰妖鳄的妖丹一锤轰飞,巨锤去逝未止,一锤同样将这只八阶妖鳄轰进了冰土中。

  方才还凶悍无比的八阶妖鳄,此时身体半截已经扎进了冰土的抗洼中,下半身尚且还无力地挣扎了几下才软趴下来。

  “鱼小友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傀儡,为何不早拿出来,累得我等提心吊胆,凭白担心了好一阵。”

  那手持丹元法器的褐须老者也是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原以为自己已经是筑基巅峰,手里还有一柄丹元法器,在这十几名筑基修士里面是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一个。

  没成想这修为看似最弱的少女鱼小乔,虽是闷不吭声,却是不声不响地取出了一只如此厉害的傀儡,方才那两只金丹级妖物,任何一只都足以压得他们十几个筑基修士透不过气来。却被这只牛首巨人傀儡简单地两锤给当场轰杀。

  别说是褐须老者等十几个筑基修士,便是更远一些的金丹修士,看到这牛首巨人傀儡,也是一阵目瞪口呆。在场如此多的金丹修士,又有几人敢说能像这牛首巨人傀儡一般,轻易轰杀两头金丹级妖鳄?

  “你以为我不想,出门前我胡子叔说了,没有遇到生命危险,不能擅动傀儡。”

  鱼小乔撇了撇嘴,脑子里浮起那个独臂满年胡子的中年。只是很快,这个印象又支离破碎,变成郡王府内,胡子叔服下通血生肌续骨丹那一刻满头银发飞扬,面相清秀,身形挺拔,眼神深遂的青年男子。

  “是极,出门前师妹曾受到家中长辈叮嘱,此次出门以磨砺为主,不得轻易动用自保的手段。还望各位见谅。”项华在郡王府诸多世子的排挤中成长到今日,心性自然比起鱼小乔要成熟一些,余光扫到几个附近金丹修士的贪婪之色,再次将家中长辈强调了一下。

  果然,听到项华这般说,几道贪婪的眼神不甘地收了回去。转而变成了忌惮与敬畏的神色。眼前这牛首巨人傀儡能轻易灭杀金丹级妖鳄,至少是九阶傀儡,甚至可能是九阶中的极品。而驱动这傀儡的亦是极品灵石。能将这样的傀儡给家中筑基小辈。

  哪怕是金丹后期强者,又岂有将其送人的道理。拿在手里便是一尊绝强的助力,能将其送人的,恐怕多半是元婴老祖,甚至还是个极为厉害的元婴老祖。普通的元婴初期,刚结婴的修士,能有这种手笔的人也不多。

  再说项华,虽是没有拿出多厉害的宝物,可法力雄浑悠长远甚同阶,在筑基后期修士中也是顶尖的高手。能调教出这样的后辈,也非易事。

  “原来项兄与鱼小姐背后竟然有这等家势,怪不得,怪不得。”褐须老者纷纷拱手,眼里一片羡慕。

  项华摸了摸鼻子,鱼小乔受那前辈的重视自是勿须多言,连这样的九阶极品傀儡都给了鱼小乔。想到自己都得了前辈不少宝物,以鱼小乔与那前辈的关系,恐怕除了这九阶傀儡之外,其他的好东西只会比他更多。

  看这些人的姿态,分明是将他看成是哪个元婴老祖的弟子,对此项华心里也只有无奈苦笑,他倒是想,可人家没收啊。

  看到鱼小乔灭杀了两只金丹级妖物便收起了牛首巨人傀儡,陆小天暗自点头。傀儡是给其在无法力敌的情况下自保之用,若是拿出来显摆,便失去了其本意。

  “如此多的冰系妖兽,又非一个种族,竟然联合攻营,想必不是天灾,而是人为。”尉迟雨眼神一阵警惕,之前已经见识了一个赵族幻术强者,此时又遇到这稀奇古怪的兽群侵袭,便是她这样隐身幕后的元婴强者,心里也并不轻松。

  “吱-----”一道尖利无比的声音响起,陆小天微微一笑,“看来正主来了,却又不是老赵族人,今天这台戏,台上台下的人可真不少。”

  话音未落,一只巨大的冰蝎自空中乘风破云而来。那飞蝎之上,一个黄头巾,身着异服的瘦脸男子,眼神阴鹜怨恨地看着那豪华车撵上尚未动作一下,静观局势发展的俊秀男子元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