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30章 杀到

1130章 杀到


  这蚀骨妖虫一旦成了气侯,寻常元婴修士的护体灵罩被其欺近之后,也是绝难防住。当然,一条妖虫,想要对付一个元婴修士自然还有些不够,不过若是碰到棋鼓相当的对手,一旦被牵制住,此虫的厉害便显露出来了。

  原本罗潜虽是有伤在身,但在项雨泽手底下还能坚持一阵,甚至抽身而退也未尝不可能,可此时被蚀骨虫一口咬中,顿时一股深入骨髓的疼痛让罗潜浑身冷汗直冒。那蚀骨妖虫刁钻得紧,一口咬中罗潜之后,便立即钻入罗潜体内。深入骨髓。

  罗潜痛得身体在空中一阵翻滚,作为一个元婴修士,几乎都无法在中空立足,此时别说是与项雨泽斗法,便是自保都已经成为奢望。

  “可惜,若是没有受伤之迹,也不至于被这蚀骨妖虫一击得手。”罗潜心里没有害怕,却是有些懊恼。

  “师,师叔!”鱼小乔看到眼前这个同样断臂的男子因为救他中项雨泽的暗算,不由呐呐地叫了一声。

  “死残废,我说过,今天要废了你,敢管本王的闲事,真是活腻了。”项雨泽张狂的大笑一声,“先啃噬他剩下的手足,我要让这个残废变成人彘!”

  所谓的人彘便是要去掉罗潜剩下的双足,左臂。然后再废掉双眼,不得不说,项雨泽心思委实狠辣之极。

  “蓬!”罗潜痛哼一声,脸上冷汗滚滚直下,蚀骨妖虫在项雨泽的命令下啃噬了罗潜的左腿,转眼间,腿骨已经变得如朽木一般的左腿直接炸列。

  不过便是在此时,罗潜陡然双目一睁,左臂伸指成刀向右腿上一划,整只右腿脱体而落。那绿影尖叫着想要再次钻入罗潜的身体。

  罗潜双目如电,眼神冰冷,口一张,一道紫电自口中飙出。

  “尔敢!”项雨泽顿时惊叫一声,没想到他看不起的这个残废竟然非同寻常,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捕捉到蚀骨妖虫在体内钻行的轨迹,并且果决无比的斩去自己的一腿。看到那道紫电,项雨泽亡魂皆冒,他能感受到蚀骨妖虫传来的恐惧。

  哧....紫电打在绿影上,那绿影凄厉的尖叫着在空中翻滚,露出不过两寸来尺,深身绿色绒毛,丑隔无比的身体。现形时,已经奄奄一息,比起相当于炼气期的低阶妖物亦是颇有不如。

  项雨泽目眦欲裂,想不到这个雷系修士竟然修炼出了本源雷力。不惜消耗本源之下,将他豢养了两百多年,消耗无数心血的蚀骨妖虫一击几乎打回了原形,想要再养回去,不知道得再费多少功夫。

  于雅看向罗潜的眼神也不由带着几分钦佩之意,蚀骨妖虫一旦入体,极少会有被再赶出来的情况,而罗潜此举看似简单,换个人却是绝难办到,可如此精准的判断出蚀骨妖虫的位置却是比起自截一肢的勇气还要来得更为艰难,稍有瞬息犹豫,便会错失良机。而自始自终,于雅在罗潜眼里,竟然丝毫未看到害怕。

  吐出本源雷力之后,罗潜一下子似乎苍老了数十岁。伸手虚空一招,抓回雷枪,此时将蚀骨妖虫逼出体外,哪怕四肢已经只剩下左臂,罗潜依然可以行动自如。

  “狗东西,我要你死!”项雨泽凌空一棍挥击过来。

  “快走!”罗潜面寒如铁,却是暴喝如雷,虚空一枪指去,项雨泽之前挥出的烟圈被一道雷柱打散。雷枪再挥,间不容发之迹,挡住了项雨泽打来的晶黑长棍。

  “师叔!”鱼小乔悲怆地大呼出声,双目泪如泉涌,纵是第一次相见,纵是此人胡子邋遢,却是不惜性命地维护她,鱼小乔第一感觉到自己是如此渺小,元婴修士的争斗,别说是插手,若不是罗潜与项雨泽都有所控制,她这机的筑基修士哪怕是在余波中想要活下来都难。

  噗.....晶黑长棍所化虚影轰往罗潜胸口,罗潜横枪便挡,一股巨力打在雷枪上,枪杆弹飞,打在罗潜胸口处,罗潜如同断线的风筝从空中落下,雷枪有灵,在空中一晃,颤巍巍的回到罗潜身侧,哀鸣不止。

  “前辈!”项华亦是双目湿润,激动得难以自持,飞身上前托住了再也无法维持自身的罗潜。

  “项雨泽,你真想结下死仇不成?”于雅厉喝出声,此时的她仍在与十阶黑狼傀儡激斗,看到罗潜受此重创,纵是不相识,她也能感觉此人与自己主人之间的情谊之深。身临其境之下,感触越深。越是如此,于雅深知主人一旦赶至此地会如何震怒。

  “死仇?死了不就没仇了。敢伤我的蚀骨妖虫,就得拿命来填,纳命来!”项雨泽丝毫未将于雅的威胁放在眼里,在大喝一声,晶黑棍杀气萦然,直接打向已经如同血人一般的罗潜头顶,竟然将项华也罩入进去。

  棍影如山,罗潜无再战之力,只是在这莫大的压力下,项华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这恐怖的重压挤爆一般,此时别说是抵挡,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提不上来。

  “师叔,师兄。”鱼小乔双目猩红,打出剑符,被项雨泽一掌将剑意拍散。

  重重棍影如泰山压顶从罗潜,项华上方落下。

  “死!”项雨泽冷酷无比地道。

  只不过项雨泽脸上的冷酷很快化作惊颚,只见一柄裹在透明光罩内的小剑汹涌而来。破开了如山的棍影斩向他的头顶。

  “主人!”仓促之下,于雅几乎惊喜的要叫出声。这剑意她再熟悉不过。

  “胡子叔!”绝望之下,鱼小乔看到这剑胎,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胡子叔已经来了,那如山的棍影,让她几乎透不过气的压力顿时烟消云散。

  只不过于雅,鱼小乔惊喜之余,却是心头一颤,只见平时素来面泰山崩而不色变的陆小天面色有如万年冰山一般冰寒。

  “果然!”于雅醒悟过来,方才那胡子邋遢的男子与自己这主人之间的情谊只怕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来得更深。

  “前辈终于来了!”项华看到陆小天出现的那一瞬,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