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51章 土之真意

1151章 土之真意


  五色蛟头棍被困于阵内,双方一阵激烈的斗法,直至数个时辰后,六只金焰虎头蚁闪电般后退,五色蛟头棍上面蛟吟大作,意犹未尽的进一步逼近邙宵家主。

  邙宵家主吓了一跳,身体连忙后掠上千丈远,怪叫一声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这好不容易把这几只虎头蚁养到现在,可不能被你打坏了。”

  “我还没尽兴呢,哪里逃?”项狂一听邙宵家主不打算斗了,眼珠子一瞪,顿时勃然大怒。身后显得十分骚包的火红披风列列作响,五指向前一抓,五色蛟头棍一颤,一道土晕色的光圈轻飘飘地飞出,只是灵光一闪,便将那六只金焰虎头蚁都罩入其中,顿时六只金焰虎头蚁速度大减,似乎陷入了泥沼中一般。

  “虎头蚁,给我遁!”邙宵家主骇了一跳,大喝一声,便要控制金焰虎头蚁遁走。

  六只金焰虎头蚁身上光芒再闪,正是各自施展遁法的迹象。

  “走得了吗?”项狂咧嘴一笑,那土晕色的光圈荡起一层一层的波纹,如同湖中的涟漪一般。似乎直接便粘在了金焰虎头蚁身上。

  陆小天瞳孔一缩,脸上一片震惊之色,这是什么法术,陷在其中甚至连遁法都遁不走,真是闻所未闻!

  “土之真意!你竟然领悟到了土之真意!”岂止是陆小天,便是邙宵家主这个大修士亦是被骇了一跳,看着项狂失声道。

  嗖嗖嗖,金光闪过,还是有两只实力最强的金焰虎头蚁遁出了土黄色的光晕圈。另外四只却是任凭其如何如何挣扎,却始终如同落水的普通野兽一般,也只能在漩涡中挣扎。

  未及多久,那土黄色的光晕陡然间一阵波动,轰然间溃散,这四只被陷进去的金焰虎头蚁惊喜而后怕的低吼连连,忙不迭地朝邙宵家主电射而去,环绕在邙宵家主身边,看着项狂的眼神带着难以掩饰的惧意。

  “他娘的,这玩意还是整不利索,真是愁死老子了。”看到这光晕突然不受控制的溃散,项狂毫无形象地骂咧了几句,挠了挠那异常拉风,爆炸式的发型,嘴中喃喃了几句,忽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便自顾自地陷入了一阵沉思。

  邙宵家主刚要开口,看到项狂这副样子,连忙又闭上了嘴。

  陆小天自然也识趣的不出声,同时对这造型奇特,不拘小节的项狂也有几分佩服,这种情况下竟然进入顿悟的状态,还真是个纯粹的修仙者。

  项狂眼中时不时的眼神一阵闪烁,似乎在思量着什么。陆小天也细细回味着方才这两个大修士之间的一战。邙宵家主手段绝对不弱,尤其是那六只金焰虎头蚁结成的六合大乾阵,玄妙异常,威力无穷。

  而项狂单是那五色蛟头棍硬生生破了邙宵家主的六合大乾阵。而方才邙宵家主口中的土之真意,更是惊人,被那蕴含了土之真意的土黄色光晕圈中之后,六只金焰虎头蚁竟然连火遁奇术都无法顺利施展,三只实力稍弱的直接陷入其中,另外三只也耽误了小片刻。这还是项狂胃口太大,想要一下子圈住六只金焰虎头蚁,若是只想控制一只,恐怕效果比起眼前会好得多。

  也不知自己的瞬移之术碰到项狂的这一手之后是否会被克制住。也许只有试过才知道。金木水火土,风雷冰,任何一系,领悟到其中真意,便已经凌驾于普通大修士之上。哪怕是其中极少的一部分,其威能也远非寻常修士斗法的手段可比。

  邙宵家主,项狂两个大修士这种斗法自然不可能使出全力,不过对于陆小天而言,却也颇具震撼,邙宵家主不仅饲养出了高阶灵虫,而且还能控制灵虫成阵,灵虫不同于灵兽,以及其他一些妖兽,除了个别现象,普遍灵智都会低一些。想要形成相对完善的合击已非易事。更何况使其通略阵法之妙。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项狂的五色蛟头棍虽是未有什么离奇的变化,招架进退之间,朴实无华。却能生生击溃六合大乾阵。想要做到这般,更是不易。一力降十会。

  项狂这一入定,便是日升日落,一连十数日静立不动,陆小天与邙宵家主各自打座,谁也不敢轻易打扰项狂,毕竟也不知其到底是顿悟,还是若想到什么,万一打断其思绪,惹恼了对方,自是得不偿失。毕竟项狂的实力如此深不可测,惹了他,挨上一顿暴打,对于这性情古怪的项狂而言,绝非不可能。

  “他娘的,还真是琢磨不透。”次日清晨,东方吐出鱼肚白,项狂长长地出了口气,语气里带着几分懊恼。

  “到了你这个地步,想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又岂是易事。”邙宵家主叹了口气,看似在说对方,其实也有些替自己婉惜。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能上升的空间实属有陷,而项狂,已经是项国千年难得一出的人物。虽是要先他一步,但也终究也在化神期前止步。

  “哼,都怪你,打个架都不肯尽力,之前你要是再使些力气,老子打得痛快一点,说不定就顿悟了。你说,老子这么大的损失你怎么赔?”项狂眼睛向邙宵家主一瞪。

  “这,这如何能怪我呢,我这小身板也不够狂兄你打的。”看到项狂那熟悉的表情,邙宵家主面色一变,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退,心中暗自叫苦,数遍项国诸多大修士,眼前这项狂算是他最不愿意打交道的人之一了,一合不合便动手,完全不顾大修士的威严,整就一个世俗凡人中的泼皮一般。

  “你不行?那便你了。”项狂眼珠子一转,又看向陆小天。

  “他,他更不”

  “你要是不想让我胖揍一顿就把嘴给我闭上。”项狂眦牙一笑,饶有兴致地看着陆小天,扫了邙宵家主一眼威胁着道。陆小天身上的气息虽是不强,不过他用神识扫去,却发现此人法力虽是不甚强,却也十分凝练,更让他有几分惊异的是他的神识触及到对方身上时,竟然隐隐有被弹开的迹象,能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可不是一个寻常的元婴修士能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