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59章 相斗,修炼

1159章 相斗,修炼

  这段时日以来,陆小天收罗的东西有不少,体修新近突破,需要再巩固一下根基,更何况还有项狂这样一个绝顶强者当陪练,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暂时自是不必要再去灵墟秘境中冒险.当然,等实力足够之后,项都再无其他的机缘,自然还是要离开此地的,只是眼下时机未到而已.

  "哈哈,好,那便一言为定了."项狂闻言大喜,"来,小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这坛寒阳醉请你了."

  项狂又取出一坛年份双多了一百多年的寒阳醉递给陆小天.

  "来而不往非礼尔,既然狂兄是好酒之人,我这里也有两坛灵酒,狂兄与邙宵兄且尝尝."

  陆小天谢过项狂之后,也取出两坛醉仙酒.

  "这酒香倒真是迷人!"陆小天才将醉仙酒取出来,项狂这个好酒之人,立即吸动着鼻子。双眼放光,伸手一抓,便将一醉仙酒摄入到手中,大口灌了几下。

  “好酒,咦,不对,你这酒似乎还对法力有些影响。小兄弟,你这酒是什么来头?”

  “对法力有些影响?”邙宵家主接过另外一只酒坛,豪饮了几口,脸上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情,“确实有些影响,不过几乎微弱得可以忽略,怕是金丹修士所用之物吧。”

  “不错,早年酿了,是准备在金丹期时用的,没曾想酒还没用上就已经结婴了。”陆小天笑道,“不过虽是派不上用场,这醉仙酒的取材都是上乘的,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没有多大问题。”

  “对我们虽是无用,不过已经能让一个金丹修士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恢复法力,亦是颇为珍稀之物。可惜,可惜。”邙宵家主连道数声,若是能让元婴修士也达到恢复法力的效果。这灵酒的价值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可惜个什么,这天下万物,皆有定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用直须用,无用莫强求,顾虑那么多干什么,你这些年,修为少有增长,心思都用到家族里面去了,若是不悬崖勒马,这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项狂大口喝着灵酒道。

  陆小天听得若有所思,这项狂话语虽是简单,却也蕴含着其为人处事,甚至是修炼的一种态度。不无借鉴之处。

  “东方先生,以后若是有需要劳烦你炼丹时,还望能行个方便。”一顿开怀畅饮之后,邙宵家主离开前,暗自给陆小在传音道。毕竟陆小天要在黑狱中呆的时间不短,还要时不时跟项狂打一场,对于项狂的本事,他是再清楚不过,陆小天为俗事牵扯,在炼丹上自是会大受影响。

  “等闲的丹药邙宵家主也不要拿到我这里来,若是有值得我出手的丹药,且送过来便是。另外我需要的东西,还需要邙宵家主帮忙收罗一二。”

  陆小天点头,暗自应声道,那关于蟠桃的丹方,以及十二阶的妖兽精魄,亦或是其他一些需要的东西,自是越多越好。

  邙宵家主听到陆小天的首肯,心里大为松了口气,拱手离去。

  陆小天短时间内也没有离开黑狱的想法,项狂除了好酒,好斗之外,对于一些外物都不甚在意。黑狱中那座洞府倒是便宜了陆小天。

  入住了洞府后,陆小天便在黑狱暂住了下来。项狂确实不负好斗之名,第二天便前来向陆小天邀战,陆小天与其打了一场,项狂在只动用了元婴初期的实力下,依旧打了个平手,奈何不了陆小天的飘渺剑阵。

  而陆小天亦是对项狂的五色蛟头棍也颇为头痛。不过项狂毕竟已经是大修士,对于法力的运用远甚于陆小天,而且蕴养那五色蛟头棍的时间亦是没有可比性。从这方面来讲,陆小天实是吃了些亏。

  时间往后推移,项狂与陆小天斗法是越斗越起劲,飘渺剑阵名为剑阵,有阵法的痕迹,但其核心却是那股飘逸出尘的意境。阵法虽有痕迹,与意境相结合,却是千变万化,并无固定的路数可寻。

  项狂有时打得兴起,为了试探陆小天的底线,难免有时会动用更多的法力。只不过随着陆小天对于剑阵的体悟日渐加深,倒也能险险支撑住。

  项狂真正感兴趣的是这千变万化的飘渺剑阵的诸般变化,只不过由于斗法的次数越多,陆小天毕竟法力的恢复远不如项狂这个大修士,后继无力时,对于血罡之力的控制在这种强压下,倒是越发熟练起来。法力上的境界毕竟已有根基,并非可一蹴而就,而体修却是才突破到十阶不久,根基未稳,可在与项狂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手之中,必须双管齐下,使得陆小天在体修上的进境颇快,根基迅速的巩固。

  原本项狂以为陆小天毕竟还是个炼丹宗师,便是修炼,多少也会以炼丹为重,只是事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陆小天修炼起来,似乎也并不落下他多少。

  项狂在黑狱中只有三件事,修炼,与陆小天斗法,亦或是闲暇时分饮酒,自从喝了醉仙酒之后,项狂的嘴也愈发的养刁了。隔三岔五便会向陆小天讨要一些。好在当初陆小天在结界内配制了大量的醉仙酒,一时间存货倒也还能供应得上。而陆小天修炼之余,也喜欢与项狂一起依着酒兴而谈。时不时会与项狂聊到一些修炼上的事,项狂倒也并不忌讳,每每陆小天提出的一些疑惑,项狂作为一个大修士,都能给出一些独特的见解,让陆小天获益不少。

  项狂所掌管的黑狱中,虽也关了一个大修士,不过受伤颇重,不堪一战。其他十一阶妖修,亦或是元婴中期,实力却也罕有能与陆小天比肩者,在这黑狱内,项狂一则找不到更好的对手,二则对于陆小天一心向道的态度也颇为认同,一来二去,两人的交情倒也日益深厚起来。

  对于这黑狱,项狂只是个甩手掌柜,除了自己修炼,其他的事是不闻不问,也不管那些被看押者的死活,反倒是陆小天,偶尔会四处走动几下,论及对这黑狱的了解,项狂这个主人,倒是远不如陆小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