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65章 烈猴酒

1165章 烈猴酒

  “哪两个可能?”许沁问道。

  “此人要么是海外苦修之士,要么见过其真实手段的人都死了。”

  “嘶,你这么说倒是真有可能,若不是在项都,又是在黑狱之内,这般凶险的斗法会发生什么倒是着实说不清。如此厉害的人,七妹你是如何碰到对方,又与对方结怨的?”

  许沁忍不住问道,一个如此厉害的敌人,在项都碰到也便罢了,毕竟这是皇城之内,稍微大一点的动静都可能引起各方注意,就算有过节,也不敢做得过于明显。毕竟皇族中的强者可不是吃素的,就是大修士到了项都,也得老老实实,只不过在项都如此,出了项都,哪怕是在项国其他地方,碰到一个如此厉害的敌人,也是异常危险的。

  只是当许沁问起两人是如何碰面的,项倾城禁不住面色一红,却是没有直接回复许沁。

  许沁看到项倾城的面色心里泛起一阵古怪,项倾城不说,可看这表情,只怕事情另有蹊跷,倒并非普通的结仇那么简单。

  “且先回去吧,那青色灵火之中隐藏的什么,居然能伤害到我的明光通灵剑镯,我得回去查阅一下,窨是何物。”项倾城自是不会将与陆小天相遇的第一次那尴尬的场景说给许沁听,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匆匆朝来进的方向飞去。

  许沁心里犯起一阵嘀咕,暗道上次在玉泉山碰到于雅与此人在一起,于雅那狐媚子对这男子袒护之极,两人关系必不简单,当时在玉泉山,她也没想那么多,只当陆小天是个本事不小的普通元婴修士,只是现在看来,她是大错特错,看来后面得找个机会跟于雅碰个面,问一问关于此人的事情才成。就算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也要沙弥掉连续两次见面带来的不快,如此厉害的人,若非必要,绝不能成为敌人。

  方才那藏剑匣竟然能直接收走他的飞剑,陆小天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连丝毫征召都没有。在这项都之内,受到的约束太多,虽是与人斗了几次,几乎都没有见血,对于这样的斗法陆小天颇为不习惯,以他的脾气,方才与项倾城斗法一场,换个地方,就算未必会取此人性命,也绝对会将那藏剑匣夺来。

  先是那项雨泽,再到方才那易容过的女子,甚至遭遇赵族那几个修士,若非是在项都,若是全力出手,总归能有些斩获,只是碰到的几个要么是背景深厚,不容轻动,要么便是赵族那几个修士,以他的手段,也没办法在不惊动项都元婴老怪注意的情况下,同时拿下三人。于是也只得作罢。

  呆在这项都,虽是地利优越,可以用风险相对较低的方式收罗到不少灵物,可在其他方面有所付出也便在所难免了。陆小天摇了摇头。

  “东方小兄弟,你这可就有些不厚道了,跟我都斗了这么久,也没看到你动用对付倾城那丫头的手段。”

  陆小天才刚收回注意力,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项狂,依旧是那拉风的火红披风,爆炸式的发型。看着陆小天的眼神有几分不满,却又带着浓厚的兴趣。

  “狂兄什么时候回来的?”陆小天这才知道方才跟他斗了一场的女子叫项倾城,此女虽是易过容,不过陆小天早已经浑身上下都看守,倒也当得起倾城二字,人如其名,确有倾国倾城之姿。只不过陆小天疑惑的是此女竟然也一眼瞧破了他的真实模样,看来易形丹对其无效。也许是修炼过特殊的功法,亦或是身上怀有异宝,如同那藏剑匣一般,神效非常。

  “从你们两个动手时起便回来了。那几朵小火苗挺厉害的,就连我也感觉到了几分威胁,那几颗雷珠也不错,来咱们试试。”项狂一副凡夫俗子要拉开架势的样子,撸起袖子便要跟陆小天开打。

  “狂兄你就别笑笑我了,我那点灵火,可是消耗性的,关键时刻用来保命,若是被狂兄你拍灭了,我可是欲哭无泪。”

  陆小天听到项狂的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梵罗真火虽然厉害,确实对大修士有所威胁,可也要运用得当,速度慢且不说,大修士未必会没办法对付,尤其是项狂这种已经领悟到土之真意强者。

  “没意思得紧。”项狂听陆小天如此说,无聊的摇了摇头,“方才跟倾城那丫头交手,感觉如何?”

  “此人实力极强,那剑镯威力之强不在我的剑阵之下,便是我趁其不备,短时间内将其剑镯困住,若其真的拼命,估计还有得打。”陆小天琢磨了一下说道。

  “赢了就是赢了,没那么讲究。你小子就是太谦虚了一点。就算倾城那丫头还有秘术,多半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这家伙,未必会心狠手辣,真拉开了打,倾城丫头对战局的把握不如你。你小子就一怪胎,对了,你那几颗雷珠是什么来历,有些劫雷的意思?不像寻常的霹雳火雷珠。”项狂摇了摇头,又想到陆小天方才与项倾城斗法时所动用的雷珠。

  “雷源爆珠,乃是截取元婴修士劫雷之源炼制而成。威力较之寻常的霹雳火雷珠,雷火珠,确实要强上不少。”陆小天如实地道。

  “雷源爆珠?这手法倒是奇特。”藏独沉吟了一下,然后看陆小天的脸色略微有些古怪。

  “有何不妥之处吗?”陆小天不明白项狂为何这般看他,不由纳闷地道。

  “倾城那丫头是皇族中最有潜力晋阶大修士的人选这一,在剑道上的修为同阶之中无人能出其右,你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在剑道上与她不相伯仲的人。倾城美名远播,慕名而来者不计其数,都被其挫败,听说她立过一个誓,想要成为其道侣,除了她要看得过眼之外,还要堂堂正正的击败她。迄今为止,你是第一个办到的。”项狂揶挪道,“怎么样,你对倾城那丫头有没有兴趣,我看你小子挺顺眼的,实力甚强,却是一点都不虚浮,应该与倾城那丫头挺相配的,若是你愿意,我替你引荐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