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76章 项一航造访

1176章 项一航造访


  “我去的地方你们两个小家伙去不了。等哪天修为跟上来了再说,要不然就老老实实呆着。”陆小天说道,别说是这两个小家伙,换个根基不深的元婴初期修士去了那黑狱之中也会颇为不自在。

  鱼小乔见陆小天态度坚决,嘟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现在给我说说看,侯烈抓你们两个是为了什么、”回到于雅的小苑之后,陆小天看向项华问道,鱼小乔他知根知底,看着她长大,唯一特殊的地方便是她的至木灵体,只不过鱼小乔境界太低,她的至木灵体远远还派不上用场。

  能被侯烈看中的自然是项华身上的隐秘,早在当年陆小天隐居红鱼镇的时候,项华曾要求拜他为师,当时拿出来的一些东西可不是区区一个筑基修士能拥有的。这几年项华并无奇遇,侯烈软禁项华怕是多半为了此事。

  而且让萧劲风,墨占青等人插足,怕也不是简单的出于跟侯烈之间的交情。

  “师傅明鉴,当初弟子曾送给师父一块古甲,对方多半怕是为了此物而来。他们只是逼问晚辈此物的下落,倒只是尚未来得及多问,师傅便闻讯赶来。杀了他们个措手不及。”项华如实说道,“当初此物乃是晚辈与另外几个修士一同历险所得,当初同行六人,已经殒落四人,还有一人不知所踪,没想到在镇威侯府又碰到了,应该便是因此泄漏了消息。晚辈当初也只觉得那古甲有些奇特,便送与了师傅,倒是不知道对方询问此物的真正原因。”

  陆小天点头,就算侯烈等人知晓那古甲的用途,也不会跟项华一个筑基小辈多说。至于鱼小乔怕是被殃及池鱼了。原本项华颇为倾慕那侯惜羽,只是当初项华虽是长宁郡王府世子,可实际上身份低微,项华苦修十数载,却是没想到侯惜羽与萧家的萧阳好上了。反而还摊上这么一大摊子事。不过看项华似乎也并没有为此神伤,也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回过神来,陆小天暗道自己这个师傅可不怎么称职。

  “去寻你师叔,他会照看你,今日我与萧劲雷起了争执,后面怕是会麻烦不少。跟你师叔汇合之后,深居简出,若是遇到紧急情况,我无暇赶回,可以暂时投奔邙宵家。”陆小天想起萧劲雷那双森寒冷酷的眼,知晓萧劲雷绝不会善罢甘休。

  “萧劲雷?萧家家主?”项华骇了一跳,怔怔地看着陆小天。

  “除了此人还会有谁?师兄你没见萧劲风还被胡子叔给打趴下了吗?”鱼小乔理所当然地道。

  “累及师父,给师傅竖下大敌,弟子罪该万死!”项华扑地拜倒在地,打了个寒颤,这萧劲雷成名以来,其声名可不仅仅是大修士这么简单,便是其他大修士也不愿意招惹萧劲雷,便是因此此人心狠手辣,一旦动手,很少会留下活口。萧劲雷成名以来,竖下不少仇家,可无一能奈何得了他,便是项华,也知晓此人的厉害。

  “这些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既然收了你做弟子,我难不成还能看着你们被抓不管。你要记住,实力不够,尽量不要惹事。真碰到了麻烦。立场所限,敌人的强大,也不是你畏惧的理由。”

  “不惹事,不畏惧!弟子谨记。”项华一脸虔诚,再次拜伏于地,陆小天点头,没有阻止项华的动作,受了他几拜,忽然面色有异,留下两人去找罗潜的话,便飘然而去。

  鱼小乔再看看仍然还跪伏于地的项华竟然双目带着些许晶莹,不由心里有些讶异。她自幼便跟着陆小天,鱼小乔将陆小天对她的宠溺视作理所当然,却不知道项华自幼生长在人心叵测的长宁郡王府,被当作异类,母亲亡故,父亲对他放任自流,兄弟离心。现在自己的恩师却是不惜得罪萧劲雷这样的大修士也要将其保下来,项华心里如何会不有所触动。

  “师兄你用不着行此大礼,胡子叔看着面冷,不过胡子叔心地最好了,既然胡子叔肯收你为徒,便是对你的认可。不管敌人是谁,胡子叔都会维护我们的,若非如此,罗师叔哪里会因为咱们只是胡子叔的晚辈便舍命相护。”在陆小天面前的时候,鱼小乔总是一副娇蛮精灵的样子,可在背后,却是对陆小天极为维护。

  不过项华听了却是极为认同的点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入侯门深似海,当初的长宁郡王府,莫不是心机深沉,勾心斗角之辈,可陆小天身边的人,像夏吉夫妇潜心酿酒,罗潜师叔等人潜心修炼。他与鱼小乔受到这些人的庇护,一直防范心甚强的项华,忽然意识到这段时日以来,自己竟也从未担心过身边的人会对他有什么不利的举动。

  便在于雅送鱼小乔与项华两人去罗潜与乔蓝修炼之所时,小苑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陆小天静立于小苑的一处草坪之上,伸手轻抚着身侧枝敏叶藏的绿桂枝,眼皮子微微抬了一下,“自从数年前的合作之后,咱们两个素无交集,今日你前来寻我有何事?”

  “陆兄,久违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方才在镇远将军府,我可是暗地里对你有所维护,你便不道谢一番吗?”一道衣着华丽的身影漫步进入小苑之内,距离陆小天十数丈外停下伫足。来人竟然是宣王项一航。

  “宣王的心机我早就领教过了,绝不会做无用之举,有事说事吧。”陆小天直接了当的道。

  “陆兄果然是痛快人,想必你现在心里有些奇怪,为何侯烈,还有其身后的人,竟然会拿住项华与鱼小乔两个小辈吧。”项一航微微一笑道。

  “愿闻其详。”陆小天点头。

  “实是为了一块古甲。”宣王目光灼灼地看着陆小天道,“当时项华与几个筑基小辈历经一处险地,运气好,遇到一妖兽所衔的修士手臂,那手臂之上,有一只须弥戒指。此人也是历经莫大的凶险,到头来却为妖物所噬。不过其须弥戒指却是落到了这几个筑基小辈的手里。几人一番瓜分,后来在这处险地也是遇到了其他的危险。死的死,伤的伤。可那须弥戒指中的一块古甲,据另外一个幸存者所言,却是落到了项华的手里。”

  “这些项华已经与我说过了,有什么问题吗,你们要去找那古甲,尽可去便是了。”陆小天耸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