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78章 意外的提升

1178章 意外的提升

  “这块古甲到底有什么来历?与那龙鹿有何关系?”跟项一航约定好,待其离开之后,陆小天手掌一翻,一块黑青色古甲出现在手心,仔细观察之下,陆小天发现这古甲边缘有棱角,似金非金,似石非石,应该是某物上破裂的碎块。上次神识刚浸入其中,便感觉到一股扑天盖地的龙威碾压而来,古甲之内,蕴含的一丝龙鹿真元给陆小天一股发自内心的畏惧和压力。

  让陆小天觉得十分不舒服,所以时至今日,陆小天并未找到关于其记载的情况下,也并未再用神识进一步试探。起初,陆小天也是觉得这古甲不凡,却不知其具体来历,只是现在看来,怕是多半与灵墟秘境中的隐秘有关。

  陆小天眉头一皱,神识再次浸入古甲之内,仍然是滔天的威压扑天盖地涌来,陆小天神识一滞,这尚且只是一丝龙鹿真元,便让他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强行运转元神抵挡这种不快感,陆小天仔细观察这古甲内的一切。

  一直持续了数个时辰,陆小天将古甲内的一切都细细打量最一遍,仍然一无所获,陆小天皱眉从里面退出。

  “咦?”从古甲内退出来的一瞬,陆小天发现自己的主元神虽然略有疲惫,却是有了少许增长,陆小天这一惊可是着实不小,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他的主元神比之寻常的元婴中期修士也丝毫不差,若是在副元神的加持下,与寻常的大修士相比,也相去不远。到了这种程度,想要再有所精进,都是极难。需要的是平时日复一日的积累,需要的是不断对术法,对天地之间的感悟。

  像这样不过短短数个时辰内,便能明显感觉到元神的精进哪怕只是细微的一丝,都是极为惊人的。

  “这古甲竟然有这般神奇的作用。”陆小天又惊又喜,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接下来的时日,陆小天对这古甲反复进行尝试。之前的惊喜才算是消退下去,除了第一次能感觉到明显的精进之外,第二次效果便大打折扣。再到后百,进步几乎微不可闻。

  “看来元神的强大除了极少数顿悟,没有丝毫捷径可走,唯有日复一日的苦修。”再次得出这个结论,陆小天微微一叹,不过这古甲也并非完全一无是处,至少对于元神的作用比起没有要来得强。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意外之喜。忽然须弥戒指一颤。陆小天神识一动,一只褐色令牌从里面飞出,正是项狂给他出入黑狱的通行令牌,当然,此令牌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可以作为传讯之用,只不过没有灵犀法螺那般灵便,只能项狂找他时才能沟通双方,项狂那边若是不主动,陆小天却是无法联系到项狂本人。

  “陆老弟,你怎么还不回来,几天不打,我这身子骨可是快生锈了。你再不来,我可是要去逮你。”项狂粗犷的声音从令牌中传来。

  “我就来,不过若是有尾巴跟过来,我要是打不过,到时候还得劳烦狂兄你动手。”陆小天嘴角一跷,已经有几天的功夫,项一航已经给他送消息过来,萧劲雷早已经到了项都。只不过项一航既然已经么下里跟陆小天达成了合作的意向,在皇族那边便替于雅说了些好话,陆小天暂住之地毕竟还是于雅的小苑,又是在项都中心区域,并不似侯烈那种新开衙建府之地略显偏远。再加上邙宵家主的帮衬,陆小天不外出,萧劲雷倒是一时间也不好直接打上门来。陆小天自然不可能一直闭门不出。不过若是能顺势坑萧劲雷一把,那便再好不过了,以项狂的好斗,若是萧劲雷找上门去,想到萧劲雷可能吃憋的样子,陆小天也不由有几分恶趣味。

  “什么?有人要对付你?至少也是大修士了吧,此人是谁?”项狂声音里面带着几分惊喜地道。

  “萧劲雷。”对于项狂这家伙,陆小天便是真想利用,也得把事情摆明,否则项狂发起火来,他也承受不住。

  “你竟然惹上姓萧的了,还真会挑人,此人虽然阴险像个娘娘腔了些,倒是真有几分本事,比起邙黑炭还要稍强一点。有好长时间没跟他碰过面了,不知道这些年他那雷法修炼得如何。你把他引过来,他娘的,我也有些想见识这萧劲雷的手段了。”项狂有些按捺不住地道。

  “这,狂兄你那黑狱萧劲雷怕是清楚得很,我真往你那边去,他只怕会有所警觉。况且去你那黑狱路途不近,若是中途被他截住,我可斗不过他,不如咱们换个地方如何?”

  陆小天原本便想借项狂之手教训萧劲雷一二,也是想让萧劲雷明白,自己交好的可不仅仅只有邙宵家主这一个。只是项狂并不欠他的,直接跟项狂也不好开口,岂知他还是有些低估了项狂的好斗。项狂如此热情,陆小天感觉若是不给项狂找一个好对手,创造一个好机会着实有些对项狂不住。

  “也是,不过也还需要一个由头,萧劲雷那小子本事虽是不错,却也滑头得很,他不比邙黑炭,若是没有合适的由头,到时候他一推脱,我倒是不好下手啊。这可着实烦人得很。”项狂语气有几分郁闷地道。

  “项华好歹也能算是皇族,那侯烈与萧劲风合谋,强行拘禁项华,这项华虽然身份并不尊贵,好歹也是郡王府世子,皇世血脉。萧劲雷的兄弟萧劲风与侯烈公然合谋,为了一点小事扣押项华,我前去上门讨要,萧劲雷不分清红皂白威胁于我,狂兄出手,也是为了维护皇族威严,小惩大戒,旁人听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陆小天义正严辞地道。

  “说得好!我项室皇族的威严岂能轻侮,若是我没碰到也便罢了,不过那萧劲雷主动找上门来与我撞上,少不得要跟他理论一二,这事就这么办。咱们约个地方,你把萧劲雷引到那里去。”项狂那边一拍大腿兴奋异常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