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82章 紫叶真邬的玄妙

1182章 紫叶真邬的玄妙

  “也罢,便试一下这小子的剑道造诣究竟到了何种程度。”项狂神色凝重,左掌向前一推,一圈圈的土黄色光芒如同水面的波纹一般荡开。向陆小天圈了过去。

  此时在烈猴酒的作用下,陆小天的法力有了相当幅度的提升,甚至快触及到突破到元婴中期的门槛,使得陆小天能更进一步的发挥出剑胎的真正锋芒。

  飘渺剑尊遗留下的剑胎,能横扫元婴修士,大修士以下遇到必死,便是鬼王后期境,强得离谱,一怒之下便能屠城的玄魇鬼王,也不过飘渺剑胎的一剑之敌,若非经由传送阵离开,也得含恨剑下。

  也许陆小天此时法力境界都还远不及项狂,可飘渺剑胎那初露端睨的锋芒,却是项狂也难以轻视。

  这次出手动用土之真意,项狂亦是没有保留,事实上以他现在的境界,对土之真意尚不能完全掌控,便是他想有所保留,亦是不大现实。

  陆小天此时借烈猴酒之助,实力大进,有所触动之下,短时间内几近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以人为剑,以剑为身,剑锋所指之处,陆小天有种错觉,几乎可以忽略空间的桎梏。似乎没有了束缚,天下之大,无不能抵达之处。

  只不过这种畅快的感觉很快为之一滞,一圈圈黄色的波纹荡漾而来,陆小天如同陷入一个无尽的泥沼之中,这泥沼有着无尽的吸缚力。

  这种吸缚力有些像陆小天当初在巨石一族星陨洞中所遇的重力一般。黏性十足,却又是不同的。在星陨洞内,只是一种极为纯粹的重力。吸扯着人往下掉,而这土黄色光晕中的吸缚力,却是没有方向可言,时上时下,似左似右,却又似乎是无处不在。甚至陆小天感觉不到这土之真意厉害在何处。

  可这却又是土之真意真正厉害的地方,正因为感受不到其力道所在,只觉得浑身陷入一个莫名其妙的泥潭中一般,无从察觉出破绽,自然也是无法破解。陆小天此时算是知道当初邙宵家主跟项狂斗法时的那种无奈,身处这土之真意之内,便是想施展遁术脱身亦不可得。

  陆小天左挣右突,发现破开这土之真意,倒是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之所以说是个办法,确实是个途径,在无法弄清楚这土之真意的情况下,唯有以蛮力破开。之所以不是个办法,是因为比拼蛮力,一力降十会,让他跟项狂这个大修士去比拼谁的法力更精深。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主人,要破解这糟老头子的手段又有何难。”此时一道声音在陆小天体内响起,正是一直寄居在陆小天体内的紫叶真邬。

  “有何办法?”陆小天一怔,紫叶真邬是他极强的助力,虽说没有多大的攻击力,可关键时刻,若是身处灵草灵木繁茂之地,便可以抽取这些灵物的生命精华,转移自身所受到的攻击。

  另外通过紫叶真邬,陆小天对地下的掌控力不逊于地面,甚至要更加精细入微几分。

  陆小天心中一动,紫叶真邬立足于大地,而这项狂又是土系修士,或许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主人不要反抗,闭上眼,用心体悟。”紫叶真邬话音稍落,一团绿莹莹的光团化作无数绿丝分散至陆小天四肢百胲,来到陆小天皮肤层下,陆小天顿时便觉得身体忽然会呼吸一般,感受到四周浓郁之术的土系灵力。甚至能感受到这土系灵力的脉动,时强时弱,有的地方灵力多,有的相对稀薄一些。

  不过总体上来看,这些灵力看上繁复,分布却是极有规则,只是相互间配合尚不是十分紧密。似乎有少许破绽可寻。

  “这难道便是项狂施展的土之真意?是了,项狂对这土之真意控制尚不是十分完善。亦有破绽可寻,只是以自己现在的境界根本察觉不到破绽罢了,没想到紫叶真邬竟然能察觉得到。”陆小天心头一喜,想到紫叶真邬的能力大多是要立足于大地,对于土系灵力原本就十分偏爱,有这方面的天赋也未尝不可能。这紫叶真邬倒是真的神异得紧。

  原本陆小天被困在这黄色的光圈之内,如同一只被困在密室中的困兽,根本找不到出路。可现在,在紫叶真邬的帮助之下,却是发现这密室实际上是有出口的。若是强行闯出去,以他的实力,哪怕是力竭而亡,也不可得,可走正确的道路从出口出去,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只见与陆小天合而为一的剑胎只是微微一晃,几个古怪的扭动,便从那土黄色的光晕中闪出,直奔项狂而来。剑胎电闪而来,项狂脸上大为吃惊,放弃了对土黄色波纹的控制,伸掌向前一拍,蛟吟阵阵,五色蛟头棍迎面将陆小天一棍击退。

  “怎么可能!”吃惊之下,土黄色的波纹溃散,项狂一棍击退了陆小天却是并没有再进行攻击。看着陆小天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东方老弟,你这是怎么办到的。”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甚至我都不知道你那土之真意到底是怎么回事,受力点是哪里,只是一通左冲右突,也不清楚怎么就突出来了,也许狂兄这土之真意本身便不完善吧,否则凭我的实力,怎么可能挣脱得开。”

  陆小天一脸茫然地摇头道,同时心中暗自一惊,方才只顾着找项狂这土之真意的破绽,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层面。他自然知道方才是如何看出这土之真意的破绽的,并不是自己的本事,而是借助紫叶真邬的天赋能力。只是紫叶真邬的事,陆小天自是不会跟项狂说。

  “这倒也是,这土之真意现今我也只是一知半解。”项狂挠了挠脑袋,却是没有了跟陆小天继续打斗下去的兴趣。他倒是没有怀疑陆小天的话,这土之真意,乃是他修炼到了元婴后期之后一次极为偶然的机会领悟到的,非同小可,却也玄奥异常。连他的境界都不甚清楚,萧劲雷,邙宵家主这样的大修士落入其中也难以脱身,更何况陆小天这个才不过元婴初期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