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93章 众议

1193章 众议

  “牛兄,你怎么不去了?”乔蓝讶异地看着牛昆道。

  “师兄的敌人是大修士,连师兄都不是对手,牛兄再赶过去,就不是活动筋骨,而是被对方抽筋拆骨了。”罗潜的脸仍然如同以往一般,不苟言笑的摇头道。

  “我向来还是服从陆兄弟安排的,岂能脱离队伍单独行动。”牛昆翁声道。

  乔蓝与于雅两人忍不住娇笑出声。

  “什么,先秦遗藏!”回到小苑之内,包括于雅在内的数人,听到这四个字时,均是面现惊容直立而起。

  “不错,此遗藏非同小可,只不过也是异常凶险,便是大修士,亦是风闻而动。想要加入到这寻宝大军中,凭我们的实力,也不过是开胃小菜,随便碰到股敌人,都有可能全军覆没。”陆小天并没有隐瞒在座的数人。

  “机会与危险并存,跟着陆兄弟你,哪次不是在刀尖上跳舞,也不是没跟大修士级别的强都对阵过,既然陆兄弟你没有退缩,直接跟我们说如何办便是。”牛昆搓着手兴奋地道。

  “切忌不要擅自行事便可。眼下我与项一航联手,可应付一般的大修士威胁,我与项一航在明,你们几个在暗。咱们分开行动,又不要分开太远,好方便随时策应。另外探寻先秦遗藏是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期间几位要尽可能提升实力。”陆小天说道。

  “我快要到元婴中期了。只不过比起陆兄还差了不少。”乔蓝道。

  “他娘的,我也快要到十一阶了。不过跟陆兄弟你比,估计也有段距离。”牛昆一拍脑袋道。

  “我还早得很。”罗潜摇头道。

  于雅则是报以苦涩一笑,在场诸人之中,便是以她的战力最低了。

  “能突破是好事,各自努力吧。”陆小天点头,对于乔蓝与牛昆快要晋阶他并不奇怪,原本遇到两个时,一个结婴多年,一个早就是十阶妖兽。又经历了这么多磨难,现在灵物供给充足的情况下,突破原有的境界是顺理成章的事,如此一来,队伍的实力又有所增强了。

  “我这里有些雷源,之前你先是疗伤,后来又在体悟,便没有给你。想必应该对你有些用处。”陆小天当初渡动成为十阶体修时,截取了不少雷源,自己炼制了一批雷源爆珠还有大量剩余,正好给罗潜这个正宗的雷系修士用。

  “好纯正的雷源,好狂暴的力量,如此顶级的雷源师兄从何而来?”罗潜甚至还未接到手里,作为一个雷修,已经能感受到这雷源的强横之处。

  “能对你有用便成。”陆小天一笑道。

  “有用,这雷源对我所修炼的功法,大有助益。”罗潜脸上难得的出现几分兴奋的神色。

  于雅眼睛扑眨了几下,这雷源的来历她作为亲眼目睹之人,是再清楚不过了。当初主人渡劫时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那种忖度的天劫所截取的雷源,自然是最顶级的,更强的也恐怕只有化神天劫所诞生的雷源了。只是化神天动,想都不敢想,更何况去打这雷源的主意。

  “有用就好。”陆小天点头,又将赤河镇河石碑的事跟诸人大致说了一遍。

  几人听得又是兴奋,又是期冀。

  “主人,这镇河石碑,奴家倒是听到过一点捕风捉影的传闻。”于雅忽然说道。

  “什么传闻?”几人包括陆小天在内,同时感兴趣地道。

  “据传当年鬼火真人詹天渝曾数度出入险地,为的便是此物的下落,听说这詹天渝似乎寻得了一些极为有用的信息。只是那传闻不清不楚,后来传言之人也离奇暴死。詹天渝自险地归来数十年后也已经殒落。此事便不了了之了。”于雅说道。

  “这不等于是没说吗?死无对证?”牛昆一拍额头道。

  “也许可以从詹天渝的后人身上着手,这詹天渝可有什么后人?”罗潜问道。

  “詹天渝殒落之后,詹家就此失势,后人中只有一个叫詹云亮的元婴修士,天赋颇高。”于雅道,“只是后来詹云亮也不知所踪,相传是进入了灵墟秘境。具体不知而知,若是此人在,也许知道一些关于镇河石碑的消息。”

  “詹云亮?”陆小天眼中闪过几分怪异的神色,而牛昆更是直接看向陆小天怪叫道,“怕是没什么用了,那小子早就被陆兄弟干掉了。”

  “好了,你们且回去,提升实力为第一要务。此次探寻先秦隐秘之凶险,远超以往任何一次。不仅仅是人族的大修士,妖族,魔族,甚至鬼族,都可能风闻而动。”

  陆小天告诫几人之后,便与于雅一同返回小苑,而牛昆等人也回到之前一直隐居的鱼龙混杂之地。

  “詹云亮,于雅要是不说起,自己还真把此人给忘了。”回到小苑的密室内,陆小天伸手划过一道灵光,詹云亮的元婴在灵光中出现,当初有言在先,他也一直未将詹云亮的元婴用于血鼎炼魔阵。还是后来去青鼎城之前,陆小天问过詹云亮一些关于项国的事。

  “詹兄,久违了。”看着詹云亮的元婴,陆小天微微一笑道。

  “不知这次陆兄找我何事?”詹云亮语气干巴巴地道,他实在是有些被陆小天关怕了,动则数年,甚至十几二十年不与他有任何交流,被封禁在狭小没有任何自由,且看不到脱困希望的细小空间内,若非他也是元婴修士,心志非同一般,换个寻常人,恐怕早就被关疯了。

  “听说詹兄的先祖对先秦时期便存在的九曲赤河镇河石碑有所认知,刚好我对此物也十分感兴趣,特地向詹兄讨教。”陆小天开门见山地道,这詹云亮被他囚禁,自是不用多客气。

  “镇河石碑?现在又传出了此物?”詹云亮双眼一眯,语气里十分意外地道。

  “看来你果然是知道些内情了。”陆小天心中一喜,“詹兄不介意将这秘密与我分享一二吧。”

  “可以,不过我有条件,此事之后,你需得寻得一个火系炉鼎,让我夺舍重生!”詹云亮正声道,“被你关押了这么久,我可不想一直被这么关下去直到寿终正寝。”

  “那便要看你提供的消息对我是否有价值了,项国如此之大,项都更是人才汇聚,不乏修炼天赋上佳之辈,你提供的消息越有用,我帮你寻得一个上佳炉鼎,也并不难。”陆小天没有直接同意,也没有否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