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04章 同行者

1204章 同行者


  陆小天与项一航两人才刚隐匿好,几道人影如蝶影穿林而来,这四人身着异服,看上去破烂的披风上尽是青色的鸾羽.脸上也有些奇形怪惨,嘴巴略尖,看上去有些类似一张鸟嘴.不过那眼神,却是如同鹰一般犀利.

  为首那体形微胖,看上去像是带头之人,环视四周一圈,另外几人也是一脸警惕.

  "大哥,我似乎闻到了一丝生人的气息,似乎刚离开没多久."四人中,身材略显娇小,唯一的一名女子声音异常的尖利.

  "隼莺,此地乃是萧家领地周边,偶尔巡山之人路过也不足为奇."另外一名高瘦男子,隼鹰不以为然地说道.

  "但愿如此吧,凡事小心一些,总无大错,咱们几个闭关多年,这次倾巢而出,总要有所收获才是."剩下那个子矮壮的隼雕眼睛眯起时,几乎成一条细缝,不过那细缝中却是绽放着阴狠之色.

  "老四说得不错,小心一些总是好的,这萧家不亚于龙潭虎穴,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出最好,镇河石碑,如此招灾之物,萧劲雷敢挪到领地,非是疯狂之人,便是有绝大的把握,项国六大家族之一,底蕴不可小视,便是咱们四人,也绝无力敌的可能."老大隼鸾正说着,忽然语锋一变,厉喝道,"何方宵小,竟然隐匿在附近,不妨出身一现."

  隼莺,隼雕,隼鹰三人面色同时一惊,当下杀机腾腾的环顾四周,几人杀机暴露之下,四周气息沉凝似一潭千载寒潭之水.冰冷酷杀.

  "大哥,当真有人隐匿在附近?"半晌之后,隼鹰狐疑地道,几人四下搜索,也没有发现出个所以然来.

  "直觉而已,也许有,也许没有,走吧.看来这萧家已经成了是非之地."隼鸾若有深意地说了一句,那满是鸾羽的披风一挥,震荡之下,转眼间消失于远处的山林之中.

  "这厮好厉害的直觉."这四个奇形怪状的人离开之后,陆小天几人才现出身形,项一航一脸忌惮地说道.

  "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如过江之鲫,这几个异人说得不错,萧家已经成了是非之地,看来知悉镇河石碑的人比咱们想象中的还要多一些."陆小天看了一眼现出身形的紫清上人道.

  "多一些岂不更好,正好把这一潭水搅浑了,这几人的实力不弱,为首那人修为怕是不下于我,实力越是强劲,萧家收拾起来自然不易.咱们正好浑水摸鱼."紫清上人冷笑道.

  "但愿如此吧,别让萧家提前发现,启动癸水神雷阵,搂草打兔子把咱们一起灭了.上人打算如何进入萧家?"陆小天将话锋转了回来.

  "老夫已经另有安排,咱们呆在一起,目标太大,还是分开为好,你们不会连萧家的请柬都未收到吧,若是没有,老夫帮你们弄两张也未尝不可."紫清上人说道.

  "这点不劳上人费心了,咱们萧府中见."项一航打了个哈哈,跟陆小天一起联袂而去.

  "按照以往各大修仙家族接待的习惯,元婴修士与受到邀请的金丹修士是分开的.一方面是身份有别,另外一方面,也是对元婴修士进行重点照顾,以防生乱,当然以往这种情形基本不存在,不过此次萧家把一个烫手山芋弄到领地中来.就不知形势会如何了.此次进入萧家的元婴修士必然会受到严密的监视,咱们以元婴修士的身份出现反而不合适,作为金丹修士受邀进入萧家,虽然被安排在外围区域,反而更便于行动."项一航一边御空而行,一边给陆小天解说道.

  "咱们冒名金丹修士的身份进去,不会被人认出来?"陆小天知道项一航必有方法,若是他未服用烈猴酒,有易形丹在,这压根不是问题,只不过现在易形丹效果大打折扣,却是行不通了.

  "像萧家这样的大型家族,直系萧家之人已经有数十万之多,开枝散叶这么多年,支系更是不少.一个如此规模的家族,所涉及的行业几乎延延到了项国所有的角落.沾亲带故,与萧家有所往来的小型家族不知凡己,别说是这些外围的小型家族,便是萧家之人,萧家的元婴修士也未必能认全.有些要召入萧家以示恩惠之意的,也有前来巴结的.他们能分辨个明白?咱们此行,不过是顶替另外两人而已,有请柬在手,又有一起随行的人,光明正大的进入,当然,这身装扮需要改变一二,陆兄你这一头银发倒是醒目得很,当初在青鼎城击杀魔族星使时,你那易容之术出神入化,多半是因为易形丹的缘故,现在为何不用?"项一航给陆小天介绍完之后,有些诧异地道.

  "与修炼的功法有点冲突,这段时间用不了."陆小天胡乱找了个理由道.

  "原来如此."项一航倒是没有多怀疑,毕竟陆小天与萧劲雷结怨是人尽皆知的事,陆小天不用易形丹怕是多半如此了.

  一段时间后,两人来到绿鼎州城外的一座小镇。此时绿鼎州已经是人满为患,萧家嫡子,天赋极为惊人,未来极有可能是继承萧家家主之位的有力人选。前来观模其婚礼的人不在少数,当然,如此多的修士出没于此,婚礼之外,也有不少人天南地北的人聚到一起另有要事相谈。

  此时在云阳镇,往来的修士比起往日也要多了不少。陆小天以墨啼草的汁液染黑了那一头银发,又以黑头巾裹住。再以缩骨之术对面部的长相稍作调整,单从外表,已经很难再找到之前的痕迹了,只不过遇上修为高深,亦或是精于此道之人,还是可以识破的。

  此时在云阳镇靠东边的云风坳内,一处规模并不大的肖记酒肆,里面人极为稀少,相比起别处人来往往的情况显得另类,却也并不特殊,不少手上阔绰的修士会包下一处地方,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此时里面三兄妹看上去神情有些焦虑。不时会往外张望一下,满桌子的酒菜也无人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